我感受到了一種卸去重負的寧靜和安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4日】我是一名高級工程師,大學畢業30多年來一直工作在科研第一線,取得了一些成績,多次獲得不同等級的成果獎。我還曾代表中國大陸參加國際考核和學術會議,並贏得了榮譽。像我這樣一個工作在科研第一線的的知識分子,為甚麼會成為法輪大法弟子呢?為甚麼一聽李老師的講法就像著迷了一樣立志要走上修煉的道路呢?這是因為法輪大法是最博大精深的真正的科學,是洞徹一切的宇宙真理,具有超常的神威,像磁石般深深吸引著每一個具有善良本性的人。聽了李老師的講法,看了李老師的書,使我對於社會上的許多原來不理解的問題都能夠理解了,從而對人生有了新的感悟。

過去我總感到做人很累、很苦,生活在人世間,幾十年風雨坎坷,經歷了各種不順利的環境,不公平、不合理的事情,心裏總是不平衡,煩躁不安,內心深處始終都在為探尋人生的意義而困惑。

我們實驗室原來還有三位同事,因放射性實驗工作對健康損害較大,他們自己找門路先後調走了。由於經費困難,沒有補充人員,我成了光桿司令,實驗室的所有工作都落到了我的肩上,我一個人苦苦地支撐著。實驗室的條件十分簡陋,每次做實驗都存在包括發生爆炸和中毒在內的多種危險,並且工作時間很長,做實驗時就像打仗似的精神高度緊張,絲毫疏忽不得,所以每完成一批樣品數據我都像患了一場大病似的渾身難受。實驗室的經費也是一項很傷腦筋的事,像我們這種為基礎學科服務的實驗室如果不是由國家負擔經費是很難維持的,而我們實驗室不僅開展工作的全部條件自己負擔,還要上繳給研究所運行費等,為了解決經費問題,我不得不多方奔走,開拓實驗樣品來源。

每天實驗室的工作已忙得我精疲力盡,回到家還要承擔全部家務。我的丈夫自1993年以來身患多種疾病,其中支氣管炎經常急性發作,並且越來越嚴重,加上原來的高血脂導致的腦供血不足,整天昏昏沉沉,中西藥吃了都不管用。我對他的病思想上壓力很大,日夜擔心加上工作的操心與煩惱,只覺得內外交困,生活得好累好苦。

1993年3月,單位同事好心地向我丈夫介紹法輪大法。當時,煉功點正在放李老師的講法錄像,因為丈夫耳聾聽不清楚,我就陪他一起去聽。沒想到,我一聽就著了迷,李老師講的使我對過去一系列疑惑不解的現象和想不通的問題都開始明白了,尤其是逐步認識到做人的目的是返本歸真,明確了為達到這崇高的目的一定要順應宇宙的特性--真、善、忍並放棄各種常人的執著心。回顧過去之所以活得太累是因為執著心太強烈,攙雜著個人對名利的追求,不顧客觀實際地去爭去鬥,給自己帶來了無盡的煩惱。

學了大法之後,我的心漸漸從名利的爭鬥中解脫了出來。我在常人社會中奮鬥了大半生,如今已開始步入老年,如果不是開始了大法修煉,我可能還在為生活而掙扎。現在得到了大法,明白了人生的真諦,我怎麼能不珍惜呢?從此,我在工作和生活中用大法作指導,排除名利等執著心的干擾,凡是遇到大小矛盾之事,都努力保持安詳平靜的心態去對待,處處忍讓。比如,1995年評職稱時,雖然我的科研成果很突出,但仍沒能評上正研級高工,心裏十分不平衡。雖然所領導已通知我下一年一定給我解決,我還是耿耿於懷。修煉後,我想通了,名利是身外之物,我現在是一個修煉的人了,應該順其自然,不能再為了追求名利和別人去爭去鬥。還有一次,某大課題負責人承諾要承擔我1996年的課題運行費,但後來他又毫無理由地推翻承諾,答應的運行費一分都不給了,導致我當年從7月開始工資只能拿60%了。若不是學大法,我肯定會去找他評理,質問他為甚麼出爾反爾,不講信用。可是,我修煉了,對此沒有放在心上,坦然處之,避免了矛盾。正因為我從內心深處逐步淡化了名利的執著心,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我感到了全身心的輕鬆與解放,思想得到了淨化,煉功時很容易就進入入靜狀態,不像學大法前那樣時刻為工作中的困難、為家庭、為名利而煩躁不安。我的工作效率也大大提高了。丈夫和我一起開始修煉大法,他的身體很快就得到了淨化,健康狀況和學法前判若兩人。

法輪大法使我的人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感受到了一種卸去重負的寧靜和安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