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使我有一個幸福的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26日】很多人都說我從小就有點與眾不同,因為我不喜歡和別的孩子一起紮堆兒玩,總是一個人靜靜地坐在角落裏,並且總是問大人一些在他們看來很古怪的問題,小學四年級的時候,父親看到我在算術作業本上寫的「人生如夢」四個斗大的字而狠狠地教訓了我一頓。實際上我並不消沉,只是太單純,在有些人眼中屬於那種比較傻的單純。

到我二十多歲開始選丈夫的時候,包括我父母在內,沒有一個人不認為我傻到腦子出了毛病。那時的我無論是外表、學識、還是職業都是很出眾的,有很多優秀的小伙子追求我,只是結果太出人意外:我選擇了其貌不揚、家境貧困得結婚不可能有一分錢彩禮只有一大堆負擔的我現在的先生,唯一的理由就是他人善良、對我好。這在以名與利作為衡量標準的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很像一個古老的童話,我們遭到的反對程度之激烈是可想而知的。

但是我依然義無反顧地和他結了婚。初婚的甜蜜時光過去之後,生活漸漸地不像童話般美好,我的內心開始生出了諸多煩惱。這煩惱不來源於經濟的拮据,而在於人們對這種拮据的評價使我不平衡,丈夫的善良和體貼也因此失去了價值。我痛苦地感到自己已經失去了少女時代那難得的單純,向這個世俗的社會低頭了。我仰望晴空,希望靈魂在陽光下不再有陰影,但是雙腳卻被這個大染缸緊緊拖住,無力自拔。我越來越空虛,甚至開始接受那些令我厭惡的無聊男人的邀請來打發時間,後來,我向丈夫提出了離婚。

我很幸運,沒有在這條墮落的路上走多遠,因為就在那一年,朋友給了我一本《轉法輪》,從此我走上了修煉的路。我知道了一個好人、一個品格高尚的人、一個修煉的人應該怎樣生活,應該用甚麼標準來衡量世界上的萬事萬物。如果不是法輪大法,如果不是師父挽救,我幾乎被這個看似物質發達,實質極其敗壞的社會毀掉!現代人嗤之以鼻的、棄之如敝履的正是人類應該珍惜的希望─它不是名利,不是金錢,而是道德。

我沒有離婚,而是做為一個賢惠的妻子開始了新生活,是的,那種感覺就像重新活過的生命一樣純淨,也給這個家帶來了美好與祥和。我生了孩子,那是一個有著天使般笑容的健康寶寶。丈夫不再愁眉苦臉,除了秀外惠中的妻子讓他自豪,他逢人便說法輪大法好。

1999年7.20,江澤民邪惡政治集團開始了臭名昭著的鎮壓與迫害。我多次上訪、講真相,用我煉功以來身心家庭的受益事實證實大法的清白,但它們不許我講真話,我被多次非法關押,也被剝奪了一個守法的自由公民在社會上應該享有的一切。由於造謠媒體的惡毒謊言和邪惡的政治壓力,很多承受不住的常人和他們堅修大法的配偶離了婚,而我丈夫以對我和對大法的了解保護了我。

品行如蓮花一般高潔的修煉者應該有一個安寧和睦的家、充滿尊嚴的生活。修煉無罪,正告垂死掙扎的邪惡:我和所有正法修煉的大法弟子決不容忍你們毀掉法輪大法給與我們的幸福的家、幸福的生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