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前食道癌患者受益於大法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13日】法輪大法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好功法,居然遭到惡人的誣蔑和迫害,許多人受謠言的矇騙,不了解真象,抱著固有的觀念不放,置活生生的事實不顧,從思想上抵觸大法。這是人類道德的墮落,也是人類的悲哀。

下面我用自己的切身體會向世人講清真相,希望被邪惡造謠矇騙的人,能夠清醒過來,停止對大法的誣蔑與迫害。

一、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接觸大法,是在1998年。我岳父母得法較早,10月他們來到我家,向我們洪法。當時我不相信,也不接受。當妻子和岳父母談論大法的神奇時,我就離開,不願意聽。由於自己固執的觀念,使我一度錯過了大法修煉的機緣。

1999年3月,我感到吃飯時不易下咽,到醫院檢查,確診為食道癌。我岳父母知道後,又向我洪法。我為了治病,於3月15日開始住院治療並同時學法、煉功。剛剛接觸大法,大法就在我身上展現出神奇的力量。看《轉法輪》到第三講、煉功到第四天、煉第五套功法加持神通時,就感到手心中有法輪在高速旋轉。一次看到一條丈餘寬的彩帶直通天頂,望不見頭,這個現象持續了幾分鐘。切身感受和看到的神奇現象更增加了我煉功的信心。於是每天早晨、晚上煉功,白天學法。幾天後在晚上睡覺時,兩肋、胸部、腹部疼痛難忍,無法入睡,隨之起來打坐煉功,疼痛頓減或是消失。連續十幾天的時間,天天如此(後來悟到是師父給我調整身體和督促我煉功)。經過一段時間後,我感到身體有了明顯好轉,精神狀態也大大改善。以至醫辦室主任來檢查時,還曾問我是病人還是陪床。一塊住院的病友,看到我煉功後病情有了明顯好轉,也開始煉功。住院一個半月,他們也學法一個半月。通過學法,我逐漸認識到生病是自己生生世世欠下的業力在體內的反映,「但人一有病就吃藥,或採取各種方法去醫治,那麼實質上就是把病又壓進身體裏面去了,……手術也只是摘掉了表面物質空間的肉而已,而另外空間裏的病業根本就沒動,現代的醫學技術根本也動不著……」(《病業》),因此我準備出院,專心學法煉功。自己有了這個念頭,醫生也就通知我出院。

出院時,醫生開了很多藥。我是一個煉功人,不想把病業又壓進身體裏邊去。要真正從根源上清除業力,只有師父能做。於是,我沒有拿藥就出院了。

出院後,不能吃東西,不能喝水,一動就疼得厲害。妻子見我非常難受,勸我還是吃藥或輸液。我說,我要堅持幾天再說。妻子給我找出院時開的藥方,當從衣袋裏把藥方拿出來時,已經變成了一張白紙。我一下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要我堅持,要我承受,要我從根本上消除業力。我一定要堅持下去。

堅持一天後,神奇的現象發生了,變得非常想吃東西,喝水不痛了,吃飯也不痛了。大法在我身上神奇的反映,使我更加精進修煉,學法煉功不止。經過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我感覺已經完全恢復了。於是我開始試著幹活。第一次幹活是給拖拉機裝土,我拿了一個裝卸工用的大掀,別人都讓我用小掀,我說沒事。半天下來,只是感覺很累,除此之外,沒有別的不良反應。中午打坐煉功,出了一身透汗,身體變得異常輕鬆,特別想幹活。於是下午又繼續用大掀裝土,一天下來,沒有任何不良反應,反而覺得身心非常舒暢。

我已經完全康復了,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二、大法淨化了我的心靈

學法煉功,不但把我從死亡線上救了回來,淨化了我的身體,同時也淨化了我的心靈。

原來我是一個千方百計掙錢的人,從不放過一切掙錢的機會,甚至不擇手段。曾經利用開車運煤的機會和過磅人一起合夥偷煤掙錢。學法煉功後,明白了以前所想所做的,都是錯的,是在造業。千方百計達到自己的目的,就會造下業力。師父說:「…一些小的東西,通過個人奮鬥可以發生一些變化。但正因為你努力改變就可能得到業力了,不然的話就不存在造業的問題了,就不存在做好事做壞事的問題了。硬這樣做的時候,他就會佔別人的便宜,他做了壞事了。所以在修煉上一再講要順其自然,就是這個道理,因為你經過努力就會傷害到別人。本來你生命中沒有這個東西,可是在社會中本來屬於別人的東西你得到了,你就欠了人家的。」(《轉法輪》59頁)師父還說:「比如說我們常人有各種不好的心,為了個人利益,做了各種不好的事情,會得到這種黑色物質──業力。這和我們自己的心是有直接關係的,要想去掉這個不好的東西,首先得把你這顆心扭轉過來。」(《轉法輪》127頁)學法煉功後,我再也不去為了個人利益而不擇手段地掙錢了,一切順其自然。

我全家五口人,靠我一個人掙錢維持生活。我自身體康復後,經人介紹,到A市一個個體企業開大車,任務是運送貨物,往返於A市和B市之間。在出車時,老闆派一人陪伴,負責路上吃飯加油等一切開支,回去實報實銷。可是,我經常看到他少花多報,從中賺老闆的錢。一個偶然的機會,老闆讓我自己出車。回來後報帳時,老闆見用錢不多,就問,就花了這麼點?我說,就花了這麼些,我是一個煉功人,花多少就報多少,不能報虛帳。老闆說:你真是個好人!你以後不要太節儉了,你想吃甚麼用甚麼,你自己就買,不要客氣。自此以後,老闆就叫我掌握運輸過程中的花費。如果在煉功前,我會藉這個機會撈他一把。但我現在是個煉功人,要按煉功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

三、師父兩次救了我

在開車期間,大法兩次在我身上展現出神奇的力量,師父兩次保護了我。

一次是開車往B市送貨,汽車在高速行駛,突然前胎爆胎,主車與掛車橫翻在馬路上。我從車窗爬出來,全身沒有一點傷。貨物也沒有損失一件(聽人說,以前翻車貨物一般會被搶),汽車也只是很小的一點損壞。回去後,我和老闆講,如果是由於我的原因造成損失,請你用我的工資彌補。老闆知道,爆胎是與司機沒有關係的,不是司機能夠控制的,也知道我是煉功人,我不會不認真對待他的車的。所以,沒有扣我一點工資。

還有一次,是給一個農村去送貨。在村前加油站附近,我檢查一下是否需要加油。因汽車燃油為柴油,所以我直接使用打火機觀看。當我把打火機移向油箱口時,「砰」的一聲,油汽爆炸。油箱內噴出強烈的火燄,強大的氣流把我推得仰面朝天,當時在心中喊了一聲:「師父保護我!」瞬間我感覺到元神離體,並看到我躺在地上。元神沒有離開,又回到了體內。然後我爬了起來,摸一把頭髮全部成灰,嘴被燒得粘在一起,只剩下一個小口。前胸毛衣、軍用坎肩、襯衣全部燒毀。用手摸一下胸部,結果一塊肉皮掉了下來,一按又粘上了。雖然這樣,但沒有感到疼痛。我照常開車卸掉貨物,才往回返。回去時路過路邊的一個小衛生院,跟車的一定要我去看一看,上一些藥。我到衛生院只是把被燒焦的皮肉用鹽水洗了洗,然後由跟車的人駕車返回。老闆見到我這樣,一定要讓我治療。我說,沒有事,不用治療。老闆的母親說:「這可怎麼向家人交待呀!」我說,沒關係,你們放心,我們都是煉功人,一定不會找你麻煩的。老闆怕燒傷面惡化,危及生命,不好向我家屬交待,再加嘴上只有一個小口,無法吃食物,一定要我治療。我理解老闆的心情,就同意了。老闆給我請了大夫,給我治療。我知道不會有事的。為了讓他們放心,我開始輸液,但把藥偷偷地放在床下。事故發生的第二天,我就學法煉功。第五天,面部的燒傷面結痂並脫落,第十天,身體所有的燒傷面全部結痂脫落,沒有落任何傷疤。在治療中,我告訴老闆,這個事故由我引起的,一切費用從我工資裏扣,如果不夠,我以後給你開車繼續扣除。

我知道,這兩次事故都是生生世世的債主來取命的,是師父保護了我。如果沒有師父的保護,翻車怎麼會不受任何傷!怎會不損失任何貨物!如果沒有師父保護,燒傷怎麼會十天全部痊癒,而且沒有落上任何疤痕!是師父替我承擔了業力,替我還了命。

四、講清真相,真心呼喚

大法淨化人的身體,使多少人擺脫了痛苦的折磨,挽救了多少人的生命!大法使人心向善,淨化人的心靈,使多少人改變了思想觀念,使社會道德回升!每個大法弟子以「真善忍」為標準,在單位裏勤勤懇懇,兢兢業業,在社會上遵紀守法。哪一個善良的人不說大法弟子是好人?

然而一些掌權的邪惡之徒,不顧大法的傳出對社會對人心起到的神奇作用,卻誣蔑大法、誣蔑師父,置國家法律於不顧,不擇手段地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多少無辜的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勞教,多少善良的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邪惡之徒的種種罪行嚴重違反了憲法。他們有的在汽車上貼著「禁止法輪功上車」的字樣,要想上車先罵大法、罵師父;有的對大法弟子家採取斷電、斷水、斷電話等卑鄙手段,還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等等。

我是一個身心受益頗大的修煉者,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生命!在這顛倒黑白、大法蒙難、大法弟子受到無辜迫害的情況下,怎能不為大法、為師父說一句公道話呢?!大法弟子決不能向邪惡低頭,我們要以自己的實際行動證實大法。

2000年正月初五,我和其他大法弟子一起到鎮政府門口煉功請願。結果,我們被戴上了手銬,非法拘留25天。在拘留期間,邪惡分子不擇手段折磨大法弟子:打嘴巴,用電棍電,還極其邪惡地把男女大法弟子混關在一間屋子裏,拉尿不許出屋;把大法弟子銬在木樁上,逼你站在冰上,在零下二十來度的氣溫下,從晚上八點凍到早晨四點……然而大法弟子真正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並利用一切條件向警察及工作人員講清真相,告訴他們善惡有報、人心必須向善的道理。

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我所做的一切離師父的要求還很不夠,應更加積極地加入到正法洪流中去,「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