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的淺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0月11日】這些天,邪惡在妄圖抓我。有一次打坐,忽想起師父講的一段話:「我只是教人向善,同時無條件地幫助人解除疾病,使人達到更高的思想境界。我不收任何金錢與物質報酬。對社會對人民起到了積極的作用。普遍使人心向善、道德高尚。不知是不是因此而引渡我哪?讓我回國是想讓更多的人得法、修心呢?」

結合自己的情況想到,是啊,邪惡為甚麼要抓我回去呢,是因為我致力於洪揚宇宙真善忍大法嗎?是因為我把真實的情況講給人們揭穿壞人的謊言嗎?是因為我不放棄自己的信仰嗎?是因為我不服從那些掌握國家大權的人的邪惡政策嗎?可我想想自己,我這樣做沒錯啊,我走的正的很,不論是按舊宇宙的理還是新宇宙的理來衡量,我都正得很,邪惡有甚麼理由抓我呢,它們沒有任何的理由,應該被抓被判刑的是那個邪惡的政治流氓集團,是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兇手。

我發自心底的把這些話向那些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邪惡講去,毫無保留。那一刻,就覺得心裏有一層隔膜似的東西「突」的一下破了,自己進入了一個沒有邪惡沒有迫害的自由的世界,可以隨意的做正法的事,而邪惡就根本進入不了自己所在的世界,更談不上甚麼迫害了,心裏無限輕鬆。

同時自己想起自己及好多功友這麼長時間來堅持的每天的學法、發正念、保持正念等時,竟還有那麼多常人的功利目的:為了不被抓、為了安全、為了做事順利、為了效果好、為了不讓邪惡鑽空子等等,這不是有為嗎?這樣學法能有提高嗎,似乎把學法發正念當作一種武器一種工具,往更深層挖,這沒有做到完全否定舊勢力的理,沒有完全站在否定舊勢力的基點上,抱著有求的目的(不管目的是甚麼)學法、發正念,不是想使自己強大嗎,自己強大了,正念足了,功力強了,邪惡不敢碰自己,不是這種心態嗎,我們要和舊的勢力比這些嗎,我覺得我們應去強大的一念應是「即便我們有執著邪惡也沒有資格迫害我們」。

有的大法弟子覺得自己做了很多正法的事,令邪惡害怕,因而如被抓「肯定」會被非法判刑,絕食、抵制都沒用,還有的覺得這麼多弟子被判刑、勞教、被關押,這一切邪惡的局面就成了正常的了,暫時無力去改變它,而等著法正人間時才能如何。上次眾大法弟子倡議齊力清除另外空間操控首惡的邪魔爛鬼,要在法正人間之前創造一段和平的洪法時期,以救度更多的世人,開始自己也是有懷疑,覺得這可能嗎,能實現嗎,但很快便不遺餘力的投入進去,覺得這是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何等徹底何等有力量啊。可全世界大法弟子又有多少冷靜地堅信此倡議並全力付諸行動呢?我們也太小看自己了吧,我們是大法弟子,我們應堅信自己在法中的正悟,不給自己的正悟抹黑,我們在正法中把自己的正悟毫無保留的一貫到底,從生命的最本源到最表面,不存一絲的懷疑,邪惡又有甚麼理由不滅呢。

近日又重讀我們老家一位功友從勞教所帶出的家書,他上面寫到,「……其實不管別人看起來多麼嚴重,在我個人看還遠遠沒到我的承受力,甚至不算承受、如同兒戲……現在回想起停止絕食那天,雖然從我內心裏並沒有非要絕食到最後(生命結束或法正人間)的意思,但從外邊我還是妥協了,妥協的根本原因是覺得時間也差不多了,最好還是活著去見師父。」──?!

這位功友對我們那兒影響很大,因為7.20以來他一直走的非常正,總是事事走在前頭,對邪惡從沒有過絲毫的妥協,幾次被抓,都是堂堂正正的闖出來。這次被抓一度使我們大家難以接受,覺得這樣堅定竟還被抓?我也想,在正法還未到人間之前,舊宇宙的理可能就是這樣吧,就要有人被抓。近日重讀,似看到了他的問題所在(當然,這首先是邪惡對我們的迫害),我感到他還有默認舊勢力的安排的因素在裏面。

我們不屈地承受巨大的迫害對嗎?我們為甚麼要承受呢,我們有必要在舊勢力的迫害中體現我們的堅強不屈嗎?即便通過舊勢力的檢驗我們便合格了嗎,合的是誰的格,達到的又是誰的標準?我們絕食也好、捨命也好是抵制邪惡的迫害,是鏟除困住我們的另外空間的邪惡,是要求無罪釋放,邪惡就是要困住我們,而我們就是要打破它們的安排,這一念我們非常非常明確嗎,我們的這一念貫徹到底了嗎,像定海神針一樣直插到底了嗎,有保留嗎,有猶疑嗎?

明慧網連載的「回歸之路」一文中,這位北京的功友在決定絕食衝出勞教所時有一段話,「一個月來,我學習了師父的新經文,我悟到不應該再消極承受,不應該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師父在《大法堅不可摧》中告訴我們:『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是應該用正念闖出去的時候了!……我知道自己悟性差,耽誤了那麼長時間,錯過了多次機會,而邪惡喪盡天良的造謠,毒害了那麼多人,不知道真相的人們還在等著我出去講清真相,還有被迫妥協的學員有待於我的幫助,我又怎麼能再繼續消極承受下去呢?由於一開始思想中認為進了勞教所,已經被判了勞教,就很難出去,這種觀念,恰恰是接受了舊勢力的安排。而我們助師正法的誓約,又怎麼能在勞教所裏履行呢?我進勞教所不服從邪惡的要求,沒有一個字的筆錄,沒有一個簽名,不照相,沒參加過一天勞動,可是我這只是做到了一半,而根本上,我就不該在勞教所裏呆,是要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呀!當認識昇華上來後,我一下就悟到了,我一定會衝出魔窟!」可見,歸正自己後正念的力量是何等強啊,又有甚麼能擋的住呢。

我們的威德不是在接受邪惡迫害的過程中建立,而是在清除邪惡迫害的過程中建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