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存的執著與舊勢力的破壞──我對舊勢力的殘暴本質的一點認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13日】最近看到網上心得體會中,經常談到目前大法弟子尚存的執著和舊勢力以此為理由進行破壞的相互之間關係的文章。有大法弟子提出,即便自己有執著,也不允許舊勢力藉此執著來破壞。但是也有的大法弟子不太理解這種想法,認為是不理智或是沒有向內找。

我贊同前一種認識,即不許舊勢力以大法弟子的執著為藉口破壞(但也決不是說自己以此為藉口放縱自己、不去自己的執著)。師父在法中告訴我們,「在史前歷史過程中也一直在按照正法時期弟子的偉大造就著你們的一切,所以安排中當你們達到一般圓滿標準時,在世間還會有各種常人的思想與業力,目的是一邊做著正法的事一邊在講清真相中為你自己的世界圓滿而收集可救度的生命,圓滿你們自己世界的同時也就是在消去你們最後的業力,漸漸去掉人的思想,從人中真正走出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我理解這是師父的安排,是我們應當同化的真正的安排所在。我們身上所存在的執著和業力,實際上是我們在此空間救度眾生過程中同時應該修去的。而舊勢力卻利用大法弟子還沒有修去的執著對大法弟子進行所謂的「考驗」,直接干擾師父正法,干擾大法救度眾生,因此完全是迫害。

而且,我想在這世上的人,人人內心都有執著、有惡的因素。但是舊勢力的殘酷和邪惡就在於它們要用殘酷的迫害放大這些惡的一面,讓一個生命內心的惡控制這個生命的全部,讓這個生命走到法的對立面。誰心裏沒有惡?但是誰又願意屈服於心裏的惡進而被其支配?乃至背離大法?而舊勢力就是要這樣做,我覺得這清晰地表現了它們極為殘暴的本質。

對於勞教所裏的法輪功學員,它們瓦解式地放大其內心一切存在的懷疑和不堅定,甚至讓其罵師父、罵大法、在被洗腦後迫害大法弟子。我覺得沒有任何執著、缺陷應當得到這樣一個結果。對於大法弟子是這樣,對於常人呢,他要是執著錢,舊勢力就利用經濟利益安排他們迫害大法。德國、冰島政府、美國某些大公司都是這樣的受害者;他要是執著地位,就用連坐來安排他們迫害大法,中國的那些甚麼「書記」,甚麼「長」之類的就是這樣的受害者……

在東北一個臭名昭著的勞教所裏,警察讓一個「普教」(普通勞教人員簡稱,非法輪功學員)訓練我們大法弟子走隊,其實是一種體罰和迫害。這個「普教」在此之前,了解了很多大法真相,覺得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是比較有希望得救的一個。但是由於他是武警出身,他覺得訓練走隊是非常正常的,覺得走隊走不好上去踢打也是很正常的(因為中國軍隊中體罰很嚴重)。作為一個常人,他沒有意識到走隊是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也沒有認識到自己去踢打走隊走不好的學員是犯罪。(註﹕他不是因為我們大法弟子修大法而打大法弟子,而是因為他覺得大法弟子走不好隊而踢打大法弟子,而這也是軍隊中的陋習,與此同時,他認為大法弟子都不錯,都是好人。)最後,他把一個大法弟子腿踢殘了。我們大家都知道,如果他以後不彌補,等待他的下場是可想而知的。可是,此人由於自己的觀念「走隊應當走整齊」,就被舊勢力利用來這樣迫害大法,就被自己無知的惡行置於如此可怕的境地。況且此人覺得大法弟子很好。也就是說,舊勢力抓住人的一點點執著,在「考驗大法」的藉口下,把很多可以救度的眾生置於萬劫不復的境地。舊勢力在上面看得很明白,清楚地知道誰有甚麼弱點,就利用這些弱點來迫害大法。

不僅像上面那個以前當過武警的「普教」被舊勢力害了,就是一些看來非常惡的人,也是被舊勢力推到這樣一個境地上來的。(我這裏不是為他們的惡行開脫,人做了甚麼都得償還。)在正法中,師父給一切眾生擺放自己位置的機會,而舊勢力的行為卻是在毀滅這些生命。

殺害濰坊大法弟子陳子秀的兩名兇手之一,劉XX,在打死陳子秀的那天晚上,坐在關押我們大法弟子囚室旁的凳子上,沉悶地抽煙,半哭著求我們大法弟子,你們就說不煉了吧,我不想打呀,我不想下手呀。反覆地說,夾著煙捲的手在不停地顫抖。他多次求大法弟子低個頭吧,表示自己不想打大法弟子。他在打大法弟子之前,要喝大量的酒,才能下得去手。當天晚上,他喝了大量的酒,活活把陳子秀打死。打死陳子秀後,他始終處於恐懼之中,一次日光燈突然滅了,他在黑暗的房間裏嚇得哆哆嗦嗦的。舊勢力利用他的奴性、怯懦還有他的惡,把本心不想打大法弟子的他推向毀滅。很快濰坊當局為了擺脫幹繫,把他也開除了;他所在的原單位(他是從工廠借調來迫害大法弟子的)也把他開除了。他失去了工作,現在下落不明。

我舉這些例子是為了說明舊勢力是非常殘暴的,他們固守舊宇宙法理的本質和自私決定了他們如此殘暴,和師父救度眾生的意願是完全對立的。那麼為甚麼有的大法弟子看到舊勢力以大法弟子有執著為藉口而殺、打、虐待、迫害大法弟子時,認為「你有執著,那舊勢力還不鑽你空子?」

這樣想的大法弟子,我想請你們考慮那個當過武警的「普教」,他可憐不可憐?因為他的執著不應當被安排來踢殘大法弟子的腿。那麼我們大法弟子不更是這樣嗎?他們的執著現在被舊勢力利用來讓他們「揭批」師父、罵師父。「普教」是傷害大法弟子,舊勢力讓大法弟子去傷害師父,這不是比迫害那個「普教」還要殘暴、陰狠千萬倍嗎?為甚麼只盯著大法弟子的執著,而認識不到舊勢力利用這個執著進行迫害大法弟子、破壞大法的殘暴本質呢?這是不是對舊勢力安排的一種模糊不清乃至認可呢?

既然如此,為甚麼還要在思路中有意無意地符合舊勢力的思路呢?「即便有執著也不許舊勢力迫害」,我認為這種想法不是甚麼不理智,因為我們大法弟子向內找是無條件的,不會因為不許舊勢力迫害就不向內找了,沒有這個因果關係。但是如果以「向內找」的說法和形式迴避目前天象下需要大法弟子通過真正的向內找不斷純淨自己、否定舊勢力安排從而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使命這樣關鍵的問題,那其實正是在符合舊勢力的安排,真就是另外一個話題了。

師父講:「其實人幹了甚麼都得償還,破壞大法的事罪是很大。」(《在美國中部法會上講法》)「……無論甚麼人在世上幹了甚麼壞事,都得自己償還。」(《排除干擾》)我現在學這段法,悟到了師父的慈悲,師父指出破壞大法的嚴重後果,我們就更應當從救度眾生角度出發,否定和鏟除舊勢力的安排,粉碎它們妄圖左右正法的企圖,把那些因種種執著而被它們強做為藉口從而令他們破壞大法的眾生,從被舊勢力迫害的厄運中解脫出來。

我悟到,從思想上否定舊勢力安排,是當前做到學法、發正念、講清真相中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否則就將限於個人修煉的狀態中不能突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