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機場向可貴的中國人講真相隨記(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6日】國際機場是我們面對面向可貴的中國人揭露江澤民政府邪惡迫害法輪功、講清法輪功真相的重要地方。我們大法弟子克服多種困難,堅持不懈在這裏講真相,已有一年半了。我們接觸到了許多中國人,尤其是從中國大陸來的中國人。通過講真相,我們幫助了許多中國人消除了原先對大法的誤解,使他(她)們能給自己生命的未來作出一個正確的選擇。

這是一條助師正法之路,也是師父安排給我們的修煉環境。我們在其中,去除執著心,淨化心靈,提升境界,(當然也摔跟頭),收穫非淺,體會頗多。作為這個群體中的一員,我想把自己在這方面的有關過程及感悟,陸續寫下來,與同修交流,互相促進,共同精進。其中,有的是過去發生的,有的是近期發生的,然而,所有的故事,應該是相通的,圓融的,因為這是一個大法修煉者的故事,而大法,是圓融的。

師父說:「作為修煉的人,沒有榜樣,每個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路》)師父還說:「在講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致北歐法會全體成員》)

(一)和善的W先生

首先我想講的是我與W先生的故事。W先生,在我們得以在機場講清真相的工作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他是機場安全許可證發放部門的負責人。我與W先生見過二次面。

第一次見面是2000年8月。那時候,我們已經開始自發地在機場發資料、講真相。有一個中國航空公司的候機室我們進不去,如果要進去的話,必須持有機場工作許可證。有同修建議,能申請到許可證就好了。我決定去辦一辦這件事。同時,我也希望我們的講真相工作應該取得機場工作人員的支持。我們做任何大法中的事,都要堂堂正正的。

我向機場問訊處打聽到了許可證發放的部門。在去見W先生以前,我重新檢點了自己的衣著、儀表;我還準備了一些介紹法輪功、世界各國人民修煉法輪功、江澤民政府迫害法輪功的圖冊。雖然我不知道結果將會如何,但我的心很平靜:我是在做好事,在為別人,一顆無私的心是坦蕩的;更何況,有法的威力在,有師父在。

在門衛處,我簽名登記後,保衛員帶我到了我要去的W先生的辦公室。W先生一眼看去就是一個很和善的人。(我並非鼓勵大家以貌斷人、斷事,只是描述。)

打過招呼,自我介紹後,他請我坐下。我在表示謝意後說了我的來意:請求申請進入某候機廳的許可證。我說明了自己是一名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在美國生活了許多年了,住在某處。接著我向他展示了我帶去的資料圖冊,介紹了法輪功是甚麼;解釋了我們為甚麼要去機場:主要是要對中國人發資料、講真相:因為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為了私利,鎮壓法輪功,做假、栽贓、造謠;從而欺騙了中國人民,人民不明真相,把好的東西認為不好,這對他們是有害的,很不公平的,我們要幫助他們了解法輪功真相;我們也要呼籲善良的人們制止迫害,幫助、支持那裏受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

W先生首先明白了我們做的是非商業性活動,然後仔細翻看了我提供的資料,並打開了法輪功英文網站,屏幕上出現了清晰的、美妙的英文「法輪大法」、「真善忍」和幾個法輪大法修煉者煉功、打坐的畫面。他輕鬆的說:「這是真的。」認真交談後,他表示對法輪功事件的確信。關於發放許可證,他表示為難,理由是:許可證只發給機場工作人員。但是,他又說,他允許我們在候機廳的入口處,也就是人們排隊等候驗證登機牌的地方發資料。並表示給予你們這種許可已是破例,機場從來沒有允許過人發類似這種資料的。他的語氣是誠懇的,可信的。我感覺到,在他的權責內,他已經幫助了我們。而我們在機場講真相,有了一個明確的官方許可,雖然只是口頭的,已給我們帶來了很大方便。於是,我欣然接受了W先生的答覆,表示非常感謝。我還建議他不妨試一試法輪功,他收下了傳單,並說謝謝。我們握手道別。我出了辦公室,到了門衛處,忽然想起,我該要一張W先生的名片,但我不想再去佔用他的時間,於是,我請保安員寫下了W先生的全名,並保存好這張紙條。

在此後的一年多時間裏,我們在機場的講真相工作一直進行下來,我們遇到了數以萬計的各個階層、各種情況、各樣心態的中國人,我們幫助了他們。

我與W先生第二次見面是2001年9月初。

那天,我照常站在候機室入口處派發資料。忽然,一個渾厚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停止,停止!(stop!stop!)」我回頭一看,是二個高大魁梧的機場警察。我微笑著告訴他們:我在這裏發資料是得到有關部門W先生准許的。他們要求我讓W打電話給他們,並遞給了我他們的名片,而在此之前,我必須停發。我感到些許難堪,但我馬上調整了心態。「難堪」是「情」,是「情」中的「愛面子」才會使人感到「難堪」。我想,怎麼突然出來二個陌生的警察,這一定是邪惡指使了人在干擾?去找W先生,我對結果似乎難以確定,因為,一年多了,不知W先生的情況怎樣……忽然一個正念油然升起:人怎麼能支配神呢,神怎麼能聽人的擺布呢。於是我開始發正念:清除一切阻攔我們發真相資料的邪惡因素。我在機場內,在去W先生的辦公室的路上,在辦公樓的大門外,不停的發正念。正念很強,我感覺頭頂及體內強大的震動。

我向保安員出示了那張上面寫有W先生名字的紙條,因為是午餐時間,W先生不在,於是,我坐下來等待,繼續發正念。十幾分鐘後,W先生來了,在人群中,我一下子就認出了他,但當我向他打招呼時,他反應不過來,我說出了自己的名字,他似乎想起來了:「哦,法輪……」「……功」我接上說。然後我向他說明了又來找他的原因。他讓我坐在辦公室的外面,他自己則進去了。我仍然在發正念。他與那二個阻止我的警察談了幾分鐘,我只聽到W先生一句較清楚的話:「甚麼,你的意思是讓她到樓梯那裏去發?」我想:不行!於是我的正念中加上:返回原處發資料。

W先生出來了,告訴我:「沒事了,你可以回去發了,那二人是新來的。」說著遞給我一張他的名片,樣子顯得很高興。我又一次誠懇地感謝了他。我將他的名片複印件給了機場發資料的其他同修。

一個星期後,紐約911恐怖襲擊事件發生了。機場戒備加嚴,可是,我們發資料,講真相的活動並未被取消,直到現在。碰到有人來阻止,我們就出示W先生的名片(或名片複印件),他們也就不說話了。

在911事件前,我們的講真相活動能夠又一次得到W先生的認可,這不是偶然的,是師父的慈悲呵護。其實,在我們的修煉與助師世間行活動中,一路走來,每走一步,方方面面,都是師父的周到安排,我們所要做到的只是動這顆心,跨這一步。

聖誕節,我給W先生寄了一張印有「真、善、忍」字的賀卡,並附上了一封感謝信。我為W先生的善良與正義祝福。

個人體會,慈悲指正。

2002年1月5日(相關資料參考《明慧網》2001年10月22日「海外綜合」欄:《向中國訪美團華人講清真相》一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