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在中國城向華僑講清真相(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2月16日】(接上文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7/21020.html)

(三) 使館的人:「你真棒!」

自從那個女人因破壞大法而遭報後,使館的人及監視我的人,都不敢正視我。我意識到這種情況必須儘快改變,不然就會影響一些人了解真象。於是我把握所有的機會,讓他們看到我祥和的微笑,並在適當的時候向他們點頭示意。就這樣,他們的眼光從敵視到困惑,直到我們可以交談。

儘管我們已經交談了一段時間,當我第一次給他們真象材料時,他們仍是堅決地不要。一次我對一個人說「你真的就弱到連一份材料都不敢看嗎?作為一個中國人,發生在中國的事情已經轟動了全球,你真的覺得與你無關或你只願聽一方說辭嗎?我認為你對自己不負責任。大家相識就是緣份,你應該珍惜,我並不想讓你為我們作甚麼,只是希望你能看看這些材料,自己辨別真偽。」他在我的臉上盯了一會,然後,邊接材料邊說「那我就看看吧」。從那一後,我們所有的真象材料他都看,態度也變了。可當我把電視擺到街頭時,他又緊張了,還把他的同夥找來一起觀看了一會,帶著不滿離去了。我依舊繼續把真象材料給他,電視的事他不提,我也不提。就這樣,他站在電視前的時間一次比一次長,有一次他用了三個多小時,把所有的內容從頭看到了尾,甚麼也沒表示就走了。過了幾天,他又來到了電視前看了一會,走過來附在我的耳邊說「你真棒!」聲音雖小,卻鏗鏘有力,然後帶著微笑看看我走了。

(四) 留學生:「我會替你們講真象。」

在兩個月前,來了四五個(幹部子弟自費)小留學生,都是剛從國內出來的。見到我講真象的陣勢,展板:雙面展板(一面朝過往行人,一面朝馬路)統一規格,橫4尺,豎3尺四對,擺在錄音機、電視機的兩邊,在橫五尺豎七尺的變電箱兩邊,擺著同樣規格的四張展板,同時還向行人發放著真象材料,他們帶著滿臉的抵觸情緒喊著「這還滿熱鬧哪!」當他們站在提款機前(我的對面)提款時,視線和耳朵都無法抗拒的被電視的內容牽制著,其中一個有點動了心,他說要留下來看看,卻被伙伴們拉走了。後來在每次提款時,別人說笑,他都在看電視。但每次他說要留下來看,都被他的同伴拉走了。終於有一次,他一定要留下來看電視,他說「你們去買東西吧,我在這等你們。」

從那以後,每次他們從這路過時,他都留下來看電視,等他的同伴們辦完事再一起走。一次,他看了有關江xx的醜態,不自主的說「這不是欺我中華沒人嗎,哪個領袖有他這樣的鏡頭,找都找不到」。雖然看電視的只是他一個,可他的同伴們的態度,程度不同的都有了變化。一天他對我說「如果我替你們講真象,會有更多的人相信,因為我不是你們法輪功的人。」我問他「你願意嗎?」他說「我會的」。

(五) 傳教士的轉變

一個星期天,來了一幫基督徒,先是發他們的材料,幾分鐘後,他們突然把我圍上,一連串的問題「你們是不是宗教?」「中國說你們是x教」「你為甚麼不信基督教要信法輪功?」「你怎麼看耶穌?」……

我平靜的看著他們,等他們都說完了,我說「法輪功不是宗教,是佛法,更不是被污衊的x教。如果『真、善、忍』是邪的,那麼世界上還有甚麼是正的?」「我師父說耶穌是個偉大的神,所以我們都很尊敬他。信仰是自由的。但中國今天在迫害修佛法的人,是罪大無赦的。可是大多數人都是被江XX欺騙的,是無辜的。我們並不想強迫任何人修煉法輪功,只想讓人們知道真象。當法輪功平反時,那些迫害過法輪功的人,和頭腦中帶著對法輪功印象不好的人都將被淘汰。多一個人知道真象,就多一個人得救,這是我們的唯一所求。」

這時有人急切的問我「那麼我們能為你們作些甚麼?」我說「告訴你們的所有親朋好友,法輪功好,真、善、忍好,迫害法輪功是有罪的,是邪惡。不要被矇蔽,不要跟著政府跑。就夠了。」那個人瞪大了眼睛問我「就這些?」我說「是的」。他又說「你們要捐款嗎?」我說「我們不接受任何人的捐款。」就在我們交談的時候,又來了一個老華僑,表示了對我們的不解。還沒等我說話,這些人一起對他說法輪功是怎樣的好,中國政府及那個「惡棍」是怎樣的不對……

幾個月前,來了十幾個傳教士,每個人身上都佩帶著長老的牌子。他們先是站在馬路的對面,後來站到了我的旁邊,還學著我的樣子擺上了兩張展板。有的行人對我說「你應該把他們趕走」我說「我們是正法修煉,不會同任何人爭鬥。」

在我們彼此都空閒的時候,我給他們送去真象材料,並徵集他們為我們簽字。他們有的接材料,有的不接,但誰也不肯簽字。他們說「我們有宗教信仰,所以不能為你們簽字。」我說「我們不是宗教,是佛法修煉。我們歡迎更多的人修煉法輪功,但是我們不強迫任何人。我們在這的目的,只是想讓人們知道,中國政府鎮壓法輪功的真象。喚醒人們的善念,停止邪惡的鎮壓。」

有人問「我可以看你們的書嗎?」我說「可以」又問「有人曾對我說,看了你們的書,就不能再做我們的事,也不能再有我們的信仰。」我說「也許他沒說清楚。看書和修煉是兩回事。看書是了解,誰都可以看。修煉要專一。做任何事情都要專一不對嗎?」「即使你修煉了法輪功,你就把你做的事當成工作好了,每個人都應該有社會分工的。」一個最抵觸的(負責)人問我「你是不是覺得,除了法輪功,沒有任何值得你學習的人和事?」我說「如果,我們不談修煉,除了殺人放火和危害他人的事以外,任何事都有它的雙重性,任何人都有他好的一面,都是我應該注意和學習的。」他們投以敬佩的眼光圍著我們的展板看,接了我們的材料,也簽了名。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2/23/17068.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