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的一週

——向海外華人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2月7日】

起程─「講真相」刻不容緩
11月17日 星期六

幾天前結束了一我和先生經營了兩年多的生意,難得地迎來了兩年多來第一個週末先生能呆在家裏。早晨醒來,我一直惦記著我們在意大利的朋友、親戚,早就有向他們洪法,講清真相的願望,我急忙起床打電話問是否有去意大利米蘭的機票,已經趕不上一天唯一的航班了。先生提議開車去吧,因我就怕坐車,猶豫了一會兒,但想到幾天後先生又要出遠門,若今天不去,又要再等一個月,就決定立即成行。於是我們帶上洪法用的小冊子,報紙,錄像帶及大法書籍,立即上路了。途經盧森堡,法國,德國,瑞士,用了十二小時,開了一千多公里的路,晚上11點終於到達了米蘭。知道此行肩負救度眾生的重任,所經之處,我常發正念,心生慈悲,常常會不由自主地落淚。

親友小聚─「法輪功真了不起」
11月18日 星期天

中午相約在一親戚家中,十多位親朋好友在此小聚,其中有近十年未見了,見到我,有些吃驚,說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和十年前相比,我竟一點沒變,而且氣色比以前更紅潤。先生聽了,插上一句:「煉法輪功的結果」,話題自然轉入。他們對我們散發資料上的一些揭露政府迫害大法之事,不太相信也不太接受,說了一些「不愛國」,「家醜不可外揚」,「為甚麼法輪功不忍一忍」等話。於是我就引用了老師的一些話告訴他們「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來順受」,「忍決不是無限度的縱容,使那些已經完全沒有了人性,沒有了正念的邪惡生命無度的行惡」(《忍無可忍》)。當時我保持正念,具體講了4.25 和7.20事件的真相,天安門自焚的眾多疑點,SOS 全球步行活動。不知不覺中,我們圍繞著法輪功聊了三個多小時。最後大家都說他們根本就不知道我說的這些,能了解的就是中國CCTV的,及中國領事館在當地華人報紙上的邪惡宣傳。大家又說煉法輪功的真了不起,我說「是啊,一切只因有位偉大的師父,告訴大家這宇宙大法,才造就了那麼眾多的了不起的弟子。」

「其實人都在等著法」
11月19日 星期一

中午時分,告別了朋友,留給年青的女主人一本《回歸的旅程》。她接過後興奮地說:「這個我非常感興趣。」還說她以前在中國時經常去廟裏拜佛。我告訴她,「敬佛能結下修佛之緣,我們以前素不相識,就因我朋友之妻是你的朋友,我們這次能住在你家,我們師父說佛家還真講個緣份。」她聽了很高興地說「是啊,我就特別信緣份,我會好好拜讀完這本冊子」。

然後我們去了米蘭的唐人街,這裏華人非常集中,大多數是近十年來從大陸南方城市出來的,主要經營小商品批發,餐館業,製衣業,制皮業,一些不肯吃苦的人成為了無業遊民,幹著一些危害當地居民及華人的事。到這裏聽一些朋友介紹這裏發生的一些事,師父在《洪吟》中寫的「世界十惡」,此地就是一個縮影。最近意大利學員已經接連兩次在此洪法,煉功,在此地引起很大反響。江澤民集團將黑手伸向國外,有邪惡之徒竟打電話至一意大利學員家恐嚇,當地華人報紙還登出讓華人不要接真相傳單。我想當地華人學員較少,很需要周邊幾國的學員協助,如果能讓更多人知道真相,這樣邪惡也就無藏身之地而自滅。

約了另一朋友在此相見,以前在電話中曾多次說起法輪功之事,夫妻倆都想學,見了面第一句話就是「資料和書都帶了嗎」,「當然」,我把準備好的《轉法輪》,教功錄像帶及真相碟送給了他們,告訴他們一定要珍惜,並能相互傳閱。

接著離開米蘭,開車來到距米蘭一百多公里的另一城市,這裏有許多開服裝店的華人,去了朋友家,送上《回歸的旅程》及光碟,交談了一回兒,在此留宿。

正法弟子救度眾生義不容辭
11月20日,星期二

剛起床不久,就聽朋友在樓下叫起來「快來看,正在說法輪功呢」。一看,是CCTV正在播放滕春燕說是被「轉化」的節目,當時我驚呆了,我不由回想起一年多以前,在瑞士法會期間和我們曾交流她多次回國為大法上訪之事,如今的她卻身陷囹圄,承受了我們無法想像的身心摧殘……當時心裏很難過。想到大陸千千萬萬被關押的弟子及他們遭受的酷刑折磨,我們海外弟子更應盡一切力量講清真相喚起一切有正義感,有良知的人制止這場邪惡的迫害。

告別朋友,踏上歸程,於凌晨一點到家,趕快打開明慧網,36名西人學員在天安門打開「真,善,忍」橫幅的壯舉令天地動容,當時眼淚奪眶而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