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人中的倖存者談所謂河南調查事件(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31日】謊言救不了江澤民流氓集團 - 我叫宋旭,29歲,鄭州人,是一名普通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多次被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以下簡稱「江流氓集團」),並被非法勞教三年。我在鄭州市白廟勞教所受到各種折磨,被打得遍體鱗傷,牙被撬碎,下唇根被撕裂,脊椎險些被折斷,下肢幾個月不能站立行走。在我絕食80多天生命垂危,迫害事實被勞教所內和外界都了解、曝光的情況下才被送出,現在流離失所。

中央電視台1月24日左右的「焦點訪談」我沒看,但我看了報紙,所謂「調查」的事實真相我知道,我是和「馮海軍」一起被非法秘密抓捕的,而且我猜測裏面提到的人中可能就剩我是相對「自由安全」的了,所以我冒死也想把真實情況講出來,揭穿「江流氓集團」的邪惡謊言。

記得「自焚」發生二、三個月前就開始輿論鋪路了,國內媒體天天都在報導國外邪教的自殺、自焚和殺人。記得「自焚」前不到一個月中國某高級領導人率中國代表團去烏干達訪問,還專門在邪教問題上和對方交流學習經驗,當時一起看電視的同學馬上就說:「你們要小心了,搞不好江澤民哪天也學89年暴亂製造軍人被殺慘案一樣,給你們導幾台戲,說你們和烏干達邪教一樣搞自焚升天,然後軍隊就可能鎮壓了。」事後看果不其然!

其實,除了表面的這個「殼」、這部被霸佔操縱的國家機器、宣傳喉舌外,「江流氓集團」還剩甚麼呢?「江流氓集團」代表不了政府,代表不了人民,代表不了中國。人民都已了解真相或等待了解真相,如同當年「江青四人幫流氓集團」最後的瘋狂一樣,再絕望的不斷扯謊也難逃正義的審判,謊言救不了「江流氓集團」。春天,就要來了。

一、所謂「3個途徑發出『調查』指令」

「江澤民流氓集團」在報上說「3個途徑發出『調查』指令」,這樣無恥的造謠無非是想誘導群眾以為法輪功是有組織的,是一層層按甚麼「上級指令」做的,事實根本就不是這樣。當時聽說「自焚」事件後,我們大法修煉者和了解我們的親朋好友都不相信。這事發生在「江澤民流氓集團」鎮壓法輪功一年多卻無效的情況下,又是在中國,中國人甚麼事沒見過呀?所以許多人都懷疑是騙局和謊言,是「江澤民流氓集團」想把群眾的思路往它們在電視上常常播放的邪教行為上引,以便能堂而皇之的血腥鎮壓。

畢竟氣功和修煉在中國普及的時間還不長,在文革中被「破四舊」的群眾很容易把氣功和封建迷信聯繫起來。關於殺生和自殺,不只是法輪功明確禁止並指出是有罪的,歷史上世界任何一個正法修煉和正統宗教都是禁止的。在鎮壓前的7年當中怎麼就沒有一例法輪功煉習者「自焚」呢?全世界40多個國家有許多人也都在煉法輪功,怎麼也沒有「自焚」呢?人類自古就有修煉,現在許多常用名詞最早都是從修煉中來的,像「法」、「圓滿」、「昇華」、「道德」、「劫難」、「成功」、「德行」、「缺德」等等太多了,難道「圓滿」就是非得「自焚」?如果按照這個邏輯,那「江流氓集團」開會祝會議最後「圓滿成功」,是不是開完會一把火把大家都燒死呢?要不怎麼「圓滿」?把老百姓的智商也猜得太低了。

其實當時不光是每一個煉法輪功的人想了解真相,有興趣的群眾、記者、媒體都想了解,都想「調查」。而且都是自發的個人行為,哪來「組織」?報上污衊說某某「核心骨幹」安排我以甚麼「第三條途徑」去開封調查,根本就是子虛烏有。我當時正在外地,根本就沒見過甚麼「核心骨幹」,也沒去甚麼開封。報上還說甚麼XXX「接到組織通知要求調查」和調查情況是「境外法輪功總部和明慧網要的」,也絕屬是污衊誘導。「總部」這個詞聽著就叫人可笑。所謂「骨幹」、「核心」也都是「江流氓集團」企圖把法輪功往有組織上誘導的專詞兒,是它們扣上去的。還好,沒扣給我甚麼帽子,只說是「練習者」。

「自焚」發生的第二天倒是我給馮海軍和另外一個開封功友打過電話,當時他不在家。那麼我這個「練習者」是不是也算「發出」一條「上級指令」和又一個「途徑」呢?「江流氓集團」是不是又要說我也是「核心骨幹」和「接到組織通知呢」?江澤民逼人給他造謠到這種程度,真是無恥又無聊!

我那時在外地倒是曾想去駐馬店「調查」,(這到了他們嘴裏就又成了一條「途徑」、「指令」),因為聽人議論說日本有報紙登出來說不是開封人,日本人「調查」懷疑是駐馬店XX鄉的人。後來也沒去。──本來「自焚」事件就震驚世界,海內外當時傳言四起,誰都想調查了解此事,而我如果能知道點情況讓國外功友知道當然好了。這需要甚麼「指令」、「任務」?

如果全河南、全中國、全世界大概了解一點有關情況的人或媒體把自己知道的都發給明慧網站,是不是可以說法輪功發出了成百上千的「上級指令」?假如發生了一起惡性案件,群眾紛紛主動撥打電話舉報或去信向有關部門提供線索,是不是必然是因為收到了「上級組織」的「指令」?

反過來講,這些知道點情況的人或媒體也不敢給他「江流氓集團」發消息呀!和平上訪都要被抓被罰、勞教判刑,搞得家破人亡,這種揭「江流氓集團」謊言老底的行為會給自己和家庭帶來甚麼中國人都清楚。再說發給你《鄭州晚報》、《河南日報》、《人民日報》你會登嗎?不還是「封殺」?

如果你「江澤民流氓集團」不搞「一言堂」,實行新聞獨立,對任何事敢於公開調查、公正刊登新聞消息,我們也不用把消息加密發出去了。(過去我們一直通過「上訪」等形式向中央和各級部門反映真實情況,可換來的是「封殺」真實情況,反而被造謠、抓捕,酷刑折磨、勞教和判刑。)如果中國不搞「一言堂」,不光我們修煉者高興、省事,媒體、記者、老百姓也得皆大歡喜,還不用「上訪部門」了,說不定那時腐敗可能都沒有了。

「江流氓集團」精心描述的那種既偷偷摸摸又一層層嚴密的調查行為恰恰是在罵他那個流氓集團自己,罵「一言堂」腐敗的宣傳喉舌。「江流氓集團」為甚麼不敢讓中立的第三方展開公開調查?為甚麼不敢讓當地的媒體調查和刊發消息,而要把有關消息封鎖,秘密逮捕有關法輪功學員?整整一年後,製作編寫得自以為沒甚麼馬腳的情況下才敢由新華社一層層往下發消息?到底是誰在「做賊心虛」呢?

二、所謂「調查報告」被「封殺」

首先說所謂「調查報告」一詞根本就不存在,這個上面我已說過是污衊誘導,而且報上把「江流氓集團」的污衊之言混夾在那些所謂交待人的話裏面,這種「移花接木」的卑鄙手段讓人氣憤。

至於被「封殺」,是不是一個網站對所有的來稿和消息都要發呢?全世界有那麼多人、那麼多媒體,對「自焚」事件都有自己的看法,是不是明慧網都必須給刊發和轉載?而且明慧網是修煉人的網站,從不干涉任何政治和個人生活問題,你發一個消息抱怨說哪個政府官員太腐敗了或我們廠職工有甚麼冤枉呀之類的消息它都不會登出來的。聽說常有些特務裝成大陸學員給明慧網發假消息和假嚴正聲明,嘗試多少次都被識破了,無法得逞。對此,那些網特很是不解,以至於網上曾鬧出「明慧網有功能」、「明慧編輯天目能看」的小道消息。

報上說經過「調查」,「7人確係開封的『法輪功』練習者」,也是在混淆事實。2月2日我回鄭州見了馮海軍,我正是在送他去火車站的路上一起被秘密抓捕的。馮海軍也根本談不上甚麼「調查」,聽他講開封環境很恐怖,為封鎖真相公安已抓了一些功友,他當時正打算到上海去避一避,雖然也並不太熟悉情況,但畢竟是開封當地學員,也很想把自己知道的讓外地和國外的功友多了解一些,就寫了寫他過去知道的情況。具體內容記不清了,但記得他提到王進東抽煙、喝酒,根據法輪大法的明文要求,當時我們就認為他不是真正在修煉大法的人。

而且好像也沒有7個人哪!我記得「自焚」發生後中央開始報導的是5個人「自焚」,一週以後,又改口說是7個人,而馮海軍、杜芳、「洪果」等人怎麼可能在元月27日,也就是第四天就說「自焚」是7個人呢?!這謊有這麼大的破綻,「江流氓集團」怎麼忘了補?也夠笨!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