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CCTV邪惡本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月26日】 近來,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幾次報導法輪功學員到天安門上訪的事,把因他們的上訪而家庭遭受邪惡迫害的苦難,污衊成法輪功學員「不顧家庭」、「破壞家庭」、「泯滅人性」等,這種倒打一耙的手段真是無恥到了極點。因此,必須對其邪惡進行揭露。

眾所周知,自99年7月22邪惡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無數的法輪功學員依據憲法賦予公民的基本權利,按照大法「真、善、忍」對自己的要求,本著對真理、正義的負責,對國家、對民族、對社會、對他人、對自己負責,前赴後繼的踏上了上訪之路。目的是為了向政府講明事實真相,告訴政府大法使人祛病健身,給個人和國家節約了大量的醫藥費;大法使人真心向善,道德高尚,使社會道德大面積回升;使人不貪污、不受賄,敬崗愛業,勤奮工作,嚴於律己,處處考慮他人,處處做好事,講奉獻,給國家和民族帶來了巨大的經濟和社會效益,對國家有百利而無一害,利國利民。希望政府能明白,能恢復大法的名譽,還李老師的清白,不要繼續迫害大法學員,給他們及他們的家庭帶來苦難。希望政府實事求是,避免再犯文化大革命式的錯誤,給國家、民族帶來深重的災難。大法學員的用心和行為完全是為了政府好,為國家、為民族、為他人、為子孫後代好;是為了國家的繁榮昌盛及穩定、是為了千千萬萬個家庭的幸福、是為了真理和正義。其襟懷坦白、光明磊落、善良正直無私的心胸,蒼天可鑑。連警察都不得不承認大法學員是好人。他們明知等待自己的可能是開除黨籍、軍籍、下崗、拘留、勞教、判刑、毒打甚至被迫害致死等,但為了真理和國家,他們完全放下了個人的一切名利乃至生死,在殘酷的打壓下,仍然前仆後繼的向政府盡言,真正做到了無私無我,先他後我,做到了一個完全為了別人的好人。他們是中華民族的真正的脊梁,是中華民族的希望,是中華民族真正可以信賴和依靠的人,是天下最好的老百姓。其行為是偉大的壯舉。然而在中央信訪辦,他們卻遭到了拘捕,信訪辦成了抓人的場所,警察在其門口可以隨意抓人、打人。甚至在光天化日之下對年輕的女學員耍流氓,遭到了正義老百姓的痛打。信訪辦成了踐踏民主、法制、侵犯人權、壓制真理、欺壓百姓、邪惡橫行的場所。使中華民族在世界上受盡了羞辱。

在上訪無門,百姓的心聲不能得到反映的情況下,學員們迫不得已走上了天安門廣場為真理、為正義吶喊。為此,遭到了邪惡的瘋狂、殘酷的迫害,學員們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學員們的行為是偉大而高尚的,是無私的,是正義之舉。其家庭因邪惡的迫害而遭受的苦難完全是邪惡勢力踐踏法律、踐踏人權,強加於學員及家庭的,是邪惡勢力一手造成的,由他們負完全責任,不是學員造成的。而CCTV居然連起碼的事實也不顧,違背起碼的新聞道德,掩蓋事實真相,把中華民族道德高尚、最好、最誠實的、最善良的老百姓,把無私無我、先他後我、堅持真理、為祖國、為人民付出一切的偉大正義之舉,說成是「破壞家庭」、「泯滅人性」,足見其邪惡所在,其言行把自己「反真理、反正義、反人民、反社會、反政府、反家庭、反善良、反和平」邪惡本質展現的淋漓盡致。自己把自己擺在了邪惡的位置,自己把自己埋進了萬劫不復的深淵。

法輪功學員為維護「真、善、忍」正是為了人民和家庭的幸福。是為了維護社會的公理、道義和行為準則。試想,如果一個國家連「善」都不讓講,又何來對父母的孝敬、對家庭親人的愛、對他人的關心和愛護及幫助;又何來愛祖國、愛人民、國家的繁榮和昌盛。如果連「忍」都不讓講,那是不是人人為近敵,互相欺負,又何來家庭的幸福安康、鄰里和睦,國家的安寧。如果連「真」都不讓講,又何來對真理的追求,是否到處充滿謊言、欺詐?又那來的法律的公正、公平、公開,是否可以隨意踐踏真理和法律、侵犯人權,指鹿為馬,為所欲為,連好人都可以隨意抓打?如此這樣,那人人不保。因為人人都在「真、善、忍」中。因此,大法學員為維護「真、善、忍」不只是為中國人民,也是為了自己的家庭和親人,為全人類,對任何人都好,人人都在其中。學員的行為是大法洪大慈悲的體現。而江澤民卻連「真、善、忍」都不讓講,正說明他是破壞全國法制、製造邪惡、、把國家民族推向災難深淵、製造千萬家庭苦難、仇視善良、真理和正義、泯滅人性,宣揚「假、惡、暴」的真正元凶和邪惡魁首。而其豢養的CCTV則是妄圖泯滅「真、善、忍」,宣揚「假、惡、暴」的急先鋒。如按照CCTV的邏輯,在國共內戰年代,成千上萬的解放軍戰士在戰爭中犧牲,留下了千千萬萬個痛苦的家庭和無數的孤兒、寡母,那是不是「破壞家庭」、「泯滅人性」?電視新聞中經常報導某個解放軍指戰員為了部隊的工作,為了戍邊,長期在邊防不能回家,懷揣著父母去世的電報堅守崗位而不回。而國家不但不說他是「破壞家庭、泯滅人性」,反而授予他勞模稱號,這又作何解釋?長江發大洪水,江澤民不顧專家的意見,一意孤行,一道「嚴防死守」,又使多少解放軍戰士和群眾被埋進了滔滔江水,屍骨無存,留下多少家庭的血淚和心酸。這算不算「破壞家庭,泯滅人性」 ?

CCTV在焦點訪談中還把學員的在天安門的回答問題曲解,斷章取義,剪輯加工,用來打擊污衊法輪功,欺騙人民,把這些說成是「愚昧、無知、中毒太深」等。因此,必須在此把他們惡毒的手法和邪惡的用心予以揭露。

眾所周知,法輪功學員在信訪辦上訪,本著對國家負責的態度,講出了自己的姓名、住址、單位。但他們根本不聽學員的,隨即通知各地的公安,把人抓走。隨之而來的是拘留,下崗,罰款,抄家,勞教,送進精神病院遭受折磨,毒打,株連九族,親人下崗,子女不能上學,單位領導受處分,降級,撤職,派出所民警受牽連,發動文革式的挑動群眾鬥群眾。把他們對無辜人邪惡的迫害,全部推到法輪功學員身上,掀起群眾對法輪功學員的仇恨,用邪惡的做法和險惡的用心妄圖達到消滅大法的罪惡的目的。對此,學員在上訪無門的情況下,來到天安門,為了能達到證實法的目的而又能避免政府對善良無辜人士的迫害,保護他們不遭受苦難,制止邪惡,維護國家穩定,不給邪惡任何可鑽的空子,學員們就不再講出自己的名字、住址等,或通過其它方式回答,或迴避、或周旋。使其無奈,無法迫害善良無辜人士,使其罪惡不能得逞。最後,警察無奈,只能放人。北京有些派出所的警察得知學員去了天安門未講出自己的姓名,因此承受了許多的苦難,內心充滿感激,因為他們可以不下崗了。他們也明白這是在為他們,他們明白大法弟子是好人。學員的行為是大善、大勇、大忍、大智的體現,學員這樣做的目的連天安門最傻的警察都知道。可是,卻被別有用心的CCTV如獲至寶,通過剪輯、取捨、加工成了攻擊污衊大法、欺騙人民的材料,足見其邪惡和智商的低下。如按照他們的邏輯,許雲峰、江姐都是「愚昧、無知、中毒太深」,蒲志高才是他們心目中的「明白人」。正是自暴其醜,遭人唾棄。不知許雲峰、江姐在九泉之下作何感想。

師父講過:「我這個人不願意跟人鬥,我也犯不上跟他鬥。他弄來不好的東西我就清理,清理完了,我就傳我的法。」我悟到:我們每個學員都應走出個人的觀念,起來揭露他們的謠言、陰謀和邪惡,清理這些髒東西,講明真相。時刻都應有正的聲音存在,不能允許邪惡的東西存在,不要覺得這些東西動不了我們,會有其他學員做的。清除邪惡、洪揚大法是我們學員的己任。如果人人都抱有正念,那邪惡就無處存身。師父還講過:「這麼說吧,你如果要是帶了一定能量,你講出的話要起作用的。」我們在揭露邪惡中,講出的話就能清理和消除另外空間及這個空間的黑色物質,使它們沒有了根,無法生存。因此,每個大法弟子都應主動從自己的身邊、周圍做起,從不同方面,不同角度,不同層次,不同的辦法和方式,揭露邪惡,講明真相(包括向明慧投稿)。大家可能已注意到:他們再也不敢提甚麼1400例了等,因為經過學員的揭露與洪法,已將它們清理掉了,老百姓都明白了,不再相信了,再提,等於自取滅亡。它們只能再造新的謠言,搞新一輪的陷害。對此,它造一個,我們就揭露一個,窒息一個,直至把邪惡滅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