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難,做迎合江氏集團矇騙百姓的人更難

——家父也談「焦點謊談」與「中共謊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8日】

家父簡史

家父生於地富反壞右之一的地主家庭。解放前曾就讀於鄉間私塾,後成為村裏第一個大學生。反右、整風、文革時期為冷眼旁觀的逍遙派,專注鑽研科研。80年代初起多項科研產品獲國家、地方專利;被評為高級工程師並任華西某大學客座教授;90年代起承包某科學研究院屬下公司任總經理,其間在公司黨委書記鼓動下加入中國共產黨,至今仍引以自嘲。聲明非法輪功弟子,亦非民運人士。

家父在公司裏雷厲風行,說一不二;在家卻是婦唱夫隨,孝子慈父。然觀罷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新近炮製之某瘋人殺人案專訪,一向不問政治的家父竟破天荒作如下言:

對 「焦點訪談」節目的反應

家父說,在對待法輪功問題上,「焦點訪談」這個節目已喪失了最起碼的理智。他說,我們把法輪功稱為一個組織,其實它只是一個有共同理念的人的集合體,這個理念來源於對李洪志先生的《轉法輪》及其系列叢書的理解,對「真、善、忍」的認同。要判斷這個組織是否是邪教或教人殺人的組織,只要將李先生的書公之於世,再用實例說明其『流毒』必須深揭狠批即可。「焦點訪談」的邏輯是,採訪對像是個殺人犯:他殺了人,並在採訪鏡頭前狂言,今後還要繼續殺,他是一個殺人狂、殺人犯無疑;殺人犯看過法輪功的書,練了法輪功的動作,自稱是法輪功人;所以,法輪功是一個教人殺人的組織。「焦點訪談」的編輯先生得到了一個如此符合黨中央指示精神的結論,真夠難為他們的了。

只是編輯先生忘了,李先生的書只教人「真、善、忍」,只教人慈悲,嚴禁殺生,更何況殺人。一個殺人犯從根本上就沒有對這一理念的認同,也就是連最起碼的標準都不符合,憑甚麼認為他是法輪功弟子呢?

既然根本不可能是法輪大法弟子,那麼編輯先生如此牽強地想得到迎合黨中央指示精神的結論的動機是甚麼?

從「焦點訪談」所採訪的對像來看,被採訪者是個精神病患者無疑。因為自古以來,殺人者償命。若非精神病,殺了人被抓以後,哪能還敢再口出狂言聲稱出去後再殺人?一個如此權威的編輯部,竟拿一個精神病來做採訪對像,看來,他們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當然,也不排除這個精神病人只不過是個做戲的人在背台詞。那麼,是誰在導演這場戲呢?

做人難,做一個天衣無縫地迎合江氏集團矇騙老百姓的人更難!

家父說,他所在的研究單位,修煉法輪功的人的人品,大家有目共睹。群眾決不會相信法輪功人會殺人。院裏是有位煉法輪功的阿姨被逼死了。可怎麼死的?單位老百姓心裏一清二楚。610不把她抓去「洗腦班」她會死嗎?許多人已退休多年了,自己想煉個法輪功,非得將人逼到絕路不罷休,這是甚麼理?群眾看到的是,法輪功能健身,能治病。原來有病的,像家母那樣,曾經體弱多病的,凡煉了法輪功的,現在都好了。這是誰也改變不了的事實。老百姓看得很清楚,你再喊,又有何用?

從中央電視台製作出的這些拙劣節目來看,百姓已看到了中央企圖利用其威望為自己服務,為私慾服務的本質。當然,身在其中的百姓也知道對中央電視台而言,談法輪功是上邊下達的政治任務,「任何東西要為政治服務」嘛。而如不照上面的意思辦,就有可能面臨被撤被除職的危險。如今哪個單位又不是面臨著這一局面呢?誰不知道哪個單位出了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其單位領導就會有麻煩,從單位到個人的獎金都會打折扣?……

對江氏集團鎮壓法輪功之反應

家父認為,「哪個單位都有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到底怎樣老百姓心裏清清楚楚。再宣傳也改變不了他所見到的事實。而且中共宣傳中的很多東西是不能自圓其說的。比如信訪辦,中國政府規定信訪辦容許不同意見的人前去反映情況,而不需任何人審批,因為中央好掌握全國情況啊。這規定是合情合理的。處理上訪案件本是很簡單的事情,中共卻拿這樣一件事來做文章,進而中傷迫害法輪功,老百姓心裏不是很清楚嗎?你以為經歷過反右、合作化、大躍進……50年政治風雨的老百姓心裏不清楚啊?!」

家父眼中之中共謊史

做慣了逍遙派的家父說,「50多年的黨史已為中共建立了一套從上到下的完整嚴密體系。如今的百姓,哪怕明知上司是壞人,還是要給他送禮,不送就可能被他搞死。而且,老百姓也知這禮不全歸上司所有,因為上司還要孝敬他的上司,和上司的上司。所以它是一個龐大的根系,彼此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你挖不掉它,除非樹倒猢猻散。而如無意外,這網絡關係是永恆的,因為從上到下是不明文的終身制。

在這網絡中,須信守官官相護的信條。東窗事發時犧牲的是小卒子,只要不出賣後台,只要後台夠硬,雨過天晴時再大的罪也有辦法搞出來,甚至換個地方接著當官。若出賣了後台,無論後台此後在不在位,等待小卒子的肯定是死路一條。目前整個中國都處在這種誰都不敢動的狀態。」

家父說共產黨擅長的是先打倒再栽贓證據。從反右鬥爭到法輪功事件,其風雲突變的政治氣候何其相似!「記得剛開始整法輪功的時候,99年7月20日研究院開中層幹部黨員大會,院長講話的神情比文革時還嚴峻,會後還特意跟我說,「法輪功已被內定為非法,很快就要被打成X教了,趕快叫你老婆這兩天不要出去。」(母親煉法輪功全院皆知)。也就是說,被打成邪教不是因為甚麼證據,而是因為上面的「內定」;這就叫:說你是馬你就是馬,哪有甚麼鹿啊,明明就是馬!」

家父說現時中國已被教化成無理可講也不用講理的國度,只須記著「照上面說的辦」就行了。中國的人權狀況從來就沒好過。至於中國經濟的發展,「只是社會發展的必然結果。江氏集團只是借用了這麼一個結果,憑空得到了這麼一個結果。」

家父還談及華國鋒退黨事件(略)

根本在於其流氓集團的性質

家父說,他已看得很清楚,「目前中國的問題根本在於,江澤民集團本質就是一個流氓集團,幫會組織。它不承認人與人之間要有法治觀念,不承認維護社會的穩定在於明確的法律關係,在於人與人之間的平等。現在的共產黨與老百姓不是平等關係,而是……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的關係。害民愚民的政治流氓騎在人民頭上。他比阿富汗的塔利班組織唯一開明之處是,中國婦女可以不用帶面罩。」

中國百姓的悲哀

家父過去常以一個冷眼旁觀的混事者自愚, 近來一起集體被搶殺事件卻引起了他的深思:中國一艘載著200多人的旅遊船,忽然被3個持刀帶槍的強盜上船洗劫。強盜把不敢喊叫,更不敢反抗的200人都叫到艙上,一個一個搜身,搜完趕到下艙去,直至把錢全部搜刮完,然後把艙門一蓋,一把火連船帶人全部燒毀。200個怕死的生命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消失了。「中國人明哲保身的狀況,在此次輪船事件中充份體現出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