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冤緣皆得善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30日】師父要求我們每個弟子向世人講清真相,我非常清楚,知道講清真相是在制止邪惡、救度世人。通過自己在向世人講清真相中,也確實起到了這樣的作用。然而,在講清真相中還有去掉不好的思想與業力,走向正法弟子真正的最後圓滿,這一點上,我卻是剛剛才有切身體悟。

在向陌生人講真相時,只要去掉怕心,基本上沒甚麼阻礙了,然而,在向朋友、親人、同事、熟人講真相時,總是覺得有這樣或那樣的阻礙,在向自己修煉前的「仇人」講真相時,更是很難開口。

前幾天,早上六點多在煉站樁抱輪時,突然朋友A、朋友B鑽進了我的頭腦,一般情況下,這種雜念說排就排走了,而這一次,怎麼排也排不出去。

前年,我去北京天安門廣場證實法被抓,回來監視居住期間,A、B和另一個朋友來看我,當時我很高興,講自己怎麼護法、正法,警察怎麼打我、折磨我,我怎麼大氣凜然,用善念善言感動警察,怎麼只帶200元錢,在警察的「護送」下東轉西走,轉了小半個中國,怎麼吃苦當成樂。他們本來是來勸我不要再煉法輪功,不要再上訪了,看我這樣「得意」,就說不出甚麼了。被我所感染,直誇我「好樣的」、「真有種」、「寫成小說一定暢銷」。他們走後我很沮喪,恨自己修到現在,顯示心、歡喜心還這麼嚴重。

從勞教所出來後,約A,想給他放真相光盤看,A說:要約幾個朋友給我接風,說他們想勸勸我,救救我。我脫口而出:「誰勸誰?誰救誰啊?」

過了幾天,B給我打電話,講為我接風之事,口氣中對我非常不滿,說我瞧不起他,從勞教所出來,和A聯繫,卻不和他聯繫,我覺得理虧,直給他道歉,語無倫次。放下電話一想,也許我給A打電話時,B就在身邊,我為甚麼不站在他們的角度上,設身處地想一想呢?如果我稍微想一下,一定會先給B打電話,善在哪裏?無意中傷害了B。在修煉前,我確定對A的尊敬勝過B,對A的感情勝過B,這種觀念、這種心不去,給B講真相時,不就形成了阻礙了嗎?

一等再等,他們也沒和我聯繫,我想他們都很忙,也許安排在元旦,元旦過了還是不見有人和我聯繫,我對甚麼接風之事當然不感興趣,只想讓他們趕快看到真相光盤,想直接去找他們,總覺得有甚麼阻擋著我,我的甚麼被傷害了。

那天,我煉功時,這些事鑽進了頭腦,我邊雙手兩側抱輪邊想:認識A20多年了,我們有很深的交情,但他傷害我很多,做過很多對不起我的事,現在我去挽救他,好像我去求他一樣,認識B也十幾年了,交情也很深,他沒甚麼傷害我的地方,只是常嫉妒我,我有甚麼倒霉事,他心裏就會幸災樂禍,我能體查出來。那天B給我打電話時,對我就很不滿,是不是他阻擋了這事?可是A,我卻沒有傷害過他。想到這,我頭腦中A的形像突然含著淚對我怒吼道:「XXX,從咱倆認識以來,我不來找你,你從來不會來找我!」那是十年前左右,我正在游泳池游泳,A從外面進來,站在岸上對我吼叫的情景,我傷害過他,竟將他傷害得眼裏含淚,而他對我的傷害還遠遠沒有達到讓我含淚的程度。我一定有很多傷害過他的地方,只是我從來沒去想過,不知道而已。當這一念從腦海中閃過時,念頭突然斷了,整個頭裏是非常明亮的光,緊接著整個屋子都是非常明亮的黃光,我整個的人不存在了,熔化在光中了,這是我從來沒有過的,大概持續了半分鐘,光慢慢暗下來,我依然雙手兩側抱輪,心裏很靜,沒有一絲雜念。

我家在本市沒甚麼親屬,自己家的人幾乎都是修煉者,不存在講真相的事,給陌生人講真相,去掉了怕心,做得不錯,然而在給朋友、同事、熟人講真相時,有些人很容易張口就給他講了,有些人卻很難開口,總覺得有阻礙,而一拖再拖,現在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常人對法輪功的認識,是通過每個大法弟子的言行來認識的。

每個大法弟子在修煉前當常人時,和其他人結下恩恩怨怨之緣,我也同樣如此。有人覺得我這人很不錯,人品、性格、為人處事很好,既然我是大法弟子,法輪功一定不錯,而有人被我無意有意傷害過,覺得我並不是善類,這樣的話,就是我個人的原因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我當然應該去挽回這損失。首先應補償我給他造成的傷害,善解和他的怨緣,讓他覺得法輪功使我從一個「可惡」的人變成了可愛可敬的人,法輪功真好。要達到這樣的效果,我必須要找自己,為甚麼在過去的歲月中,會和他結下惡緣,一定會找到自己的執著心和由這種執著心而形成的壞的物質,惡緣,就是自己身上的壞物質和對方身上的壞物質產生對抗、爭鬥而形成的。我想,如果現在我去掉了這種執著心,我身上那種壞物質就散去了,與對方就根本不存在對抗爭鬥,對方那種壞物質到我這兒不發揮作用,惡緣自然就化解了。如果做不到這一點,對方對大法的反對,很可能是因為我造成的。

自己不僅僅在今生當常人時,如上所述,在生生世世中,由於執著心、私心、業力等,同樣會和他人結下各種緣,有的緣可能就會對師父正法產生負面影響,自己當然要清除,因為這是自己個人原因給正法造成的障礙。

在修煉期間,大法弟子去掉了各種執著,處處用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一般情況下不會對他人造成傷害,但是,我們忙於煉功、學法、護法、正法,和親朋好友來往少了,有的幾乎幾年沒有來往,常人有各種執著心,對於一個自卑心、自尊心很強的常人,對他最大的傷害就是冷漠他。和他來往少、不來往,在他看來不就是對他的冷漠嗎?

常人迷在情慾中,迷在自己的觀念中,愚昧而可笑,然而師父在正法,要救度一切眾生,人這一層還要存在,要求我們每個弟子發大慈悲心,救度世人。我這人,本來就是獨善其身,我行我素,因為這一點,傷害過一些人,修煉後,這一點沒有去,又傷害了一些人,現在在講清真相中,才發現了這最後的不好的東西,沒有慈悲心。去掉這不好的東西,發大慈悲心,就會善解和那些人的怨緣,救度他們,圓滿自己,圓滿自己周圍的一切。我想,其他功友,在講清真相過程中,也一定會發現自己的不好的思想與業力,善解怨緣,圓滿自己周圍的一切。

像是要印證我覺悟的這一點,幾個警察來到我家,我知道昨天剛剛到我母親家迫害過我母親(大法弟子),其中領頭的警察告訴我,他們家有兩位修煉法輪功的人,在交談中,我發現這個警察並非十惡之徒,也不是不懂道理,通過我講真相,他走時比來時大有改變。我猜,他家兩位大法學員一定向他講過很多真相,但他依然在積極做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我只給他講了不到幾十分鐘,他就有所改變,為甚麼?我想,我和他是陌生人,之間沒有怨緣,而他家的那兩位大法學員和他有各種恩恩怨怨,而這些恩恩怨怨中有些影響到他對真相的認識。

我認為,每一個大法弟子,如果自己的親人、朋友、熟人還有破壞大法、敵視大法的,也許就和自己修得不好有關,就和自己有甚麼人的思想、業力沒去有關。

圓滿了,身邊哪還有那麼多亂七八糟的事。為了向親朋好友、熟人講清真相,救度他們,我們首先要善解和他們之間的怨緣,而這些怨緣能得以善解,自己必定要發現自己最後的人的思想、業力,必定要去掉自己最後人的思想、業力,走向正法弟子的圓滿。

「在史前歷史過程中也一直在按照正法時期弟子的偉大造就著你們的一切,所以安排中當你們達到一般圓滿標準時,在世間還會有各種常人的思想與業力,目的是一邊做著正法的事一邊在講清真相中為你自己的世界圓滿而收集可救度的生命,圓滿你們自己世界的同時也就是在消去你們最後的業力,漸漸去掉人的思想,從人中真正走出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