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得法記

——救度可貴的中國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17日】弟弟是大家公認的好人:憨厚,質樸,但有時也自以為是,耍點小聰明。我剛一得法,就首先想到了他,早早就把《轉法輪》送給他。將近兩年了,也沒有見他有太大的動靜。他只說過,他曾在火車上用了兩個小時的時間看過一遍《轉法輪》。再問他,他就說:沒時間或可能緣份還不到…

父母從國內來,聽的全是國內宣傳的一面之詞,弟弟和我們齊心協力幫他們解開心中的結兒。當我們洪法中缺少人手時,弟弟就乘火車特意趕過來。白天洪法,晚上他和我們一起讀老師的新經文。在這幾天裏,弟弟臉上洋溢著喜悅和幸福。說下次還來。弟弟所在的城市沒有其他的修煉人,當我們再通話時,傳來了一個淹沒在常人洪流中的聲音:唉,如果我有一個煉功的女朋友,我也就會煉了。我請弟弟來參加我們這兒的一個法輪功報告會,他說:沒時間!

一次弟弟到另一個城市打工,我特意叮囑他,別忘了去煉功點看看。他果然去了,並和一位同修說:我來感受感受這裏的場。同修說:如果你有求而來,你就甚麼也不會感受到。弟弟的心裏一震,後來向我要了這位同修的聯繫地址,卻一直沒有去聯繫。這位同修跟我說:「你的弟弟悟性很高,可以同他談很深的東西,他都能理解。」並問我,是否在和他談時,動了手足之情?一定要和你弟弟從法理上去談。

明慧編輯部發表了《向可貴的中國人洪法》之後,我就問弟弟,我是否可以給他認識的人寄些材料去?他問為甚麼?我說:這對他們生命的永遠有好處。因為「這個宇宙就是這個法給開創的,這個宇宙中的生命也是這個法給開創的,如果一個人,一個生命反對的就是這個法,那你上哪兒去呢?」弟弟仔細問了我怎麼做後,說,他會自己給他們寄的。

我請弟弟參加德國愛爾巴赫(Erbach)的法會。我說:我們平時沒有時間,你也很忙,我們都去那兒聚一下多好呀,我們全家都很想你。你還可以看到好多你以前的同學,不好嗎?如果你經濟上有困難我們可以想辦法解決。弟弟說:「我想我還是不去了,我沒有時間。」

在愛爾巴赫的法會上遇到了許多的同修,雖然我們經常在不同城市的洪法活動中見面,但都沒有太多的時間交流。而且也因為自己的執著,我們一直在過關,一個接著一個。我常想,修煉怎麼這麼難?但過去這一關之後,那種幸福和對師父的感激是無以言表的。愛爾巴赫的活動雖然只有幾天,但每天都感到了自己在提高。

法會後回到家,第一件事兒就是給弟弟打電話。告訴他我們在愛爾巴赫的經歷。對他說,如果我以前總想說服你來學大法,請你原諒。我並不想去說服誰,但當一動情時,一談到自己的體會時,就很激動,就容易讓人覺得在說服別人。如果這種情況發生在洪法中,就更不好了。說心裏話,我是很著急,如果你是一個曾和師父發過誓要和師父一起正法的,而沒有做到,不管是甚麼原因,不論是舊勢力的阻攔還是在常人中陷得太深,其罪過是極大的。一個神說到是要做到的。我這兩天總是心神不定,總想給弟弟打電話。

轉天我又給他打電話,他說:《轉法輪》我已看到第八講了。一天過後,弟弟說:「書已看完,也把差不多所有的資料都下載下來了。如果我這兒有人能一塊學法煉功就好了。」我說:「你還是先看看師父的經文《路》吧!如果每一個天國世界都是那裏的大覺者按照他自己所證悟,他自己的特性建立的話,你的世界能按照我所證悟的建立嗎?修煉沒有順路車。」弟弟說:明白了。

我問他:「現在你修煉的緣份到了?」弟弟說:「我也說不上來,只是當你從愛爾巴赫回來打電話給我,講你們的事兒,我一聽你說話,我就想學法了!」

只有從法上去證實法,才有大法的威力。

弟弟剛打電話說:現在最大的煩惱是腿還盤不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