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正法修煉的一些認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14日】關於如何理解甚麼是正法修煉以及如何理解並處理好個人修煉與正法的關係的問題我們幾個大法弟子圍繞自己所遇到的一些事情做了幾次交流。其中有一些體會現在寫出來,如有不妥之處希望得到指正。

最近我們幾個人在一件有關於正法的事情上碰到許多魔難,我們都能認識到這件事情對正法洪法講清真相是很有意義的,沒有為私為己的因素,都是最正的。我們也都能認識到是有舊勢力的干擾。但究竟應該怎樣去做則有不同的看法。這也涉及到如何深刻理解師父所說的: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有人認為我們就應該在這個過程中精進實修提高自己的心性,在去執著心的同時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如果我們符合了法對我們的要求邪惡就沒有空子可鑽。但也有學員認為就像師父在美西講法中講的:「我們大法弟子所承受的痛苦、所承受的魔難,我告訴大家,不只是針對個人修煉,是有高層生命藉著學員有業力和提高為由利用低層敗壞了的生命進行迫害從而考驗大法的因素,其實對正法來講都是破壞。」如果我們認為我們必須把提高心性作為我們維護大法的前提條件就恰恰給了邪惡干擾和破壞的藉口,沒有全盤否定邪惡安排。

經過交流我們認識到作為大法弟子破除舊勢力安排去正法講清真相是沒有任何先決條件的,雖然我們還在修煉中,還有最後的人心和執著,但這些都應該在助師正法中破除,就像師父說的:「在史前歷史過程中也一直在按照正法時期弟子的偉大造就著你們的一切,所以安排中當你們達到一般圓滿標準時,在世間還會有各種常人的思想與業力,目的是一邊做著正法的事一邊在講清真相中為你自己的世界圓滿而收集可救度的生命,圓滿你們自己世界的同時也就是在消去你們最後的業力,漸漸去掉人的思想,從人中真正走出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師父還講過:「圓滿是大法弟子的修煉結束,正法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圓滿對於大法弟子來講只是個回歸的時間問題了,而正法是留給未來的。」(《甚麼是功能》)所以我們現在認識到從根本上我們是為正法而造就的生命,是有別於其他生命的,我們將在正法進程中圓滿我們的一切。

師父說:「如果你們到現在還不清楚正法弟子是甚麼,就不能在當前的魔難中走出來,就會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帶動而邪悟。」(《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在勞教所,就是因為不清楚正法弟子是甚麼,分不清個人修煉與正法的關係,對師父在《道法》中講的:「做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過關了。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修煉的人畢竟不是常人,那麼本性的一面為甚麼不正法呢?」也不能很好理解,不能以法為師向內找,反而破壞了自己對法的正信和堅定,而在怕心和求安逸之心帶動下邪悟的。我從勞教所出來後,曾因為給大法造成的侮辱而愧悔的難以自拔,後來經過學法認識到是有因為私心而患得患失的因素,而私貫穿宇宙很高層次。和其他弟子交流時,有走過彎路的學員說:當時他有一念,就是不管過去做的再不好,也不管將來會怎樣,現在不是還有人身在嗎,還有明白的一面,知道大法好,就去證實大法。就像師父說:「放下任何心,甚麼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當我真的能夠把自己當作一個正法弟子時我發現真的就能把這個私心去掉。我也認識到只有把自己無條件的投入到正法中去才能真正不斷圓滿自己,從私心當中跳出來,修成無私無我的正法正覺。

前一段時間我也曾出現消病業的表現,我也能認識到這是邪惡的干擾,因為腿疼得很厲害,尤其是早晨起床穿衣都很困難,煉功打坐都受影響,但到煉完功發完正念就會好一些。正好明慧網上登了一個西方學員的體會,他也出現周身乏力疼痛並影響晨起煉功,他認識到有邪惡干擾的因素,認為不是師父安排的那一部份而是因為邪惡干擾破壞的就決不能接受,後來他經過發正念清除邪惡,破除了那種干擾。但對於我來說,我覺得我不能分清哪一部份是師父安排的,因為我覺得作為一個正法修煉弟子師父好像不應該給我安排這樣的消業方式,如果我接受這樣的消業,那麼邪惡就會藉著我有業力沒完沒了的干擾,這怎麼能行呢。但轉念一想如果這確實是師父安排給我消業的,我不承認,業怎麼消呢?因為認識上不清楚,所以發的正念也沒力量,腿也就還疼。後來經過學法漸漸認識到其實我在這件事情上還是停留於個人修煉的認識中,所以仍執著於個人的一失一得,其實也還是私心做的怪。而更重要的是這影響到我以法為師。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在目前的情況下就是要向世人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從而維護大法。個人的提高與圓滿就在這過程中。」(《建議》)師父給我安排提高的路怎麼會和法中講的不同呢。我認識到師父正是通過這件事使我更加明白甚麼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怎樣真正做到全盤否定一切邪惡舊勢力的安排。當我明白了這些的時候我覺得正念強大得沒有任何阻礙,第二天早上自然也就不再有消業的表現了。

我們在一起交流時也談到怎樣理解師父說的:「這場舊勢力所安排的邪惡考驗,我是根本就不承認的。」(《建議》)和「我說我在反過來利用這個舊的勢力的安排。」(《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是不是有矛盾,是不是就是對我們的考驗了呢?我們認為不是。就像師父說的:「最根本上講你們還要在破除舊勢力迫害的過程中建立起偉大的威德,回歸到你們的最高位置」(《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講清真相不是簡單的事情,不只是一個揭露邪惡的問題。我們的講清真相是在挽救眾生,同時還有你們修煉中的個人提高與去執著等因素,還有大法弟子們在修煉中為法負責的因素,同時還有你在最後圓滿中怎麼樣豐滿你自己的那個世界等等這些問題。」(《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所以我們認為作為正法弟子在修煉中所體現出的一切以至將來的圓滿恰恰都建立在破除邪惡的舊勢力安排上,因為我們是正法弟子。而這些邪惡的舊勢力的種種表現能夠允許它存在,正是利用它使我們在清除邪惡中能夠確立為大法弟子。也就是說邪惡之所以讓它存在就是為了利用它,清除它。

那麼是不是不承認邪惡安排我們就是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忽視了向內找了呢?也不是這樣的,師父說:「因為在正法中,每個階段都是給將來不同的歷史時期在不同狀態下留下來的檢驗、考驗,這是一部留給宇宙歷史的偉大的法。」(《在2001年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講法》)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我們必須是最正的,是同化於真善忍的,是純淨的,這樣情況下發出的正念才是最有力量的,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所以我們應該更加嚴格要求自己,以法為師純淨自己才能真正承擔起正法弟子的責任。有一個學員講過自己做的一個夢,說是夢見一個魔追殺他,他就念師父給的正法口訣,但不起作用,他就找自己是不是有怕心,他發出一念:不怕他,清除他。瞬間他就看到從自己身體發出無數法輪充滿整個宇宙,那個魔就消滅的無影無蹤了。我前幾天因為一些小事返出怕心,我就想不承認邪惡的安排,可就是覺得那個邪惡實實在在的在那裏。後來我認識到我是真善忍構成的,這怕心不是我,當我發正念清除這個怕心時,我發現一切都變了,只是一些幻化出來的假象。我現在知道了,沒有紮紮實實的修煉自己,所謂全盤否定一切邪惡安排只是一句空話。我們認為師父講的話是法,決不能只簡單的當作常人的行為準則來做,應當仔細體味。明慧上有一篇體會文章,講的是現在的魔都非常狡猾,甚至裝做促進正法的面孔進行破壞,就需要我們更加清醒理智的對待。

總之,我們認為作為正法弟子他的一切都得是站在正法基點上的。

以上都是我們一些個人體會。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5/18420.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