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誓約」的一點淺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1月9日】我對誓約的認識一直很模糊,只想著只要緊隨師尊的正法進程就沒問題了。但一路上總是跌跌撞撞的,自己也悟不出個所以然。

近來我在網上看同修們的體會,同修們把自己的所悟,吃了許多苦、摔了許多跟斗後悟到的心得無私地都奉獻了出來,我經常被感動的落淚。同時使我真正洞徹著我的內心深處,我發現了許多藏在深層的私心。其實我的「緊跟師尊正法進程就沒問題了」的想法後面充滿了自私,想的都是「我」:「我」做好了才能圓滿;「我」怎樣才能不被落下了等等。甚至我對兌現誓約的想法後面也充滿了自私,經常想到的是「誓約兌現不了我就回不去了」,並沒有真正地明白誓約的神聖內涵,有意無意地把兌現誓約當做了「回去」的手段。其實我悟來悟去都沒有跳出「我」,總也放不下「我」。

師父在《佛性無漏》中曾指出:「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無論這個「私」來源於哪裏,如果「私」念不根除,就永遠達不到大法粒子的真正標準,也就成了邪惡的舊勢力干擾破壞的理由。當我下決心要根除這個「私』時,突然間我對師父所講的「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有了跟以前完全不同了的認識。

我們對主佛立下的誓約是神聖的,是沒有私的,根本就沒有考慮自己如何如何,是因為我們對主佛、對宇宙大法的正信是永恆的。因為我們下到迷中來了,才有了舊勢力對我們的正信這樣或那樣的干擾,再加上自己在迷中做的錯事所造成的業力,但這些都不能是自己有「私」的理由,根除它,因為我們的誓約是無「私」的,那麼我們兌現誓約的過程也一定是無「私」的,應該是金光閃閃的。

我總是隱隱地感到我們不只是對主佛立下了神聖的誓約,還對其他的許多生命有過承諾,但這些師父都知道,師父也一直在為我們安排著一切。就像師父在《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所講的那樣:「所以在當今世界上,我們不能夠不為其他眾生負責,我們不能不為其他眾生將來得法負責,我們不能不為其他眾生將來得法奠定基礎,因為他們很可能是你們那一體系中的生命。」

有一次我從學校的午餐室出來,當我想拉門時,正好有一個小伙子也推門進來,不知為甚麼,看到他時我心裏一樂,好像自己知道他是來得法的。第二天,我帶上了西班牙語的大法簡介來到午餐室,這個小伙子也來了,並主動過來打招呼。交談中我得知他是巴西人,他懂西班牙語,於是我便把大法簡介給了他,他很高興地走了。

有一天我去一家政府機構辦事,走錯了方向,當我向一老者問路時,他竟然一直把我帶到了這家政府機構的大門口,道謝後我給了他一份大法簡介,並向他介紹法輪大法,當他接過簡介的那一瞬間,不知為甚麼我突然感到天上有許多的佛、道、神正在看著我笑,我往天空望去,除了藍藍的天甚麼也沒看見,因為我不屬於開著天目修的。但我知道今天走差方向決非偶然,好像就是為了讓這位老人得知法輪大法。

還有一次和一位同修去移民局屬下的一家辦公室辦事,當我見到要見的那位官員時,不知為甚麼我好像知道她正在等著大法,剎時我淡忘了自己要辦的事,於是我不停地用各種方式向她介紹法輪大法,我感到我的慈悲不停地向外溢著,把她罩了起來,同時,我從她的眼睛裏看到了她的善正在被喚醒。在回去的路上,同修問我怎麼搞的,與要辦的事無關的話講了那麼一大堆,事情看來要辦砸了。我覺得不管事情辦得怎樣,我做了我應該做的事,彷彿了卻了一樁心願。即使自己的事沒有辦成,我也沒甚麼可後悔的。不久後,同修告訴我該辦的事情辦好了。

每個弟子所走的路不一樣,兌現誓約的方式也不可能一樣,但我們一定都是在「發心度眾生,助師世間行」(《助法》)中兌現著自己的誓約。我悟到兌現誓約的過程其實不就是錘煉「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佛性無漏》)的過程嗎?就像師父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中所說的那樣:「這段時間不會長,卻能錘煉出不同層次的偉大覺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層次的主的威德,……。」我以前對「威德」的理解也是很淺的,只明白「威德」是修出來的。但怎樣才能修出「威德」呢?現在我才真正懂了,沒有「正覺」,談何「威德」!

以上是自己所在層次中的一點認識,不妥之外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