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約,緣,履約,師父的慈悲偉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0月31日訊】師父在講法中幾次談到「誓約」,雖然次數不多,但對我來說很新奇、很奇特,覺得份量很重很重……,背後的內涵很深很深……,跨越的時間很久很久……

講法時,師父談到「緣」或「緣分」的次數特別多。

「誓約」與「緣」(「緣分」或「緣份」)之間到底有甚麼關係呢?我們的修煉又與此有何關係呢?這個疑惑伴隨著我的修煉,一直縈繞在我的心頭,百思而不得其解。

通過學習師父的講法、閱讀同修的正法文章、與其他同修交流、加之自己的正法實踐,自己對此疑惑有了點朦朧的認識。

現將自己的淺表層認識整理出來,奉呈給大家,共同切磋,共同提高,以便「破除一切謬見,而予以正見。」

一、誓約

師父說:「人類啊!清醒過來吧!歷史上神的誓約在兌現中,大法衡量著一切生命。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會定下自己的未來。珍惜吧,宇宙的法理就在你們面前。」《再論迷信》

「一個大法弟子一旦幹了不應該幹的事之後,如果不能真正認識其嚴重性、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一切與那千萬年的等待都將在史前的誓約中兌現。」《大法堅不可摧》

「弟子們,精進吧!最偉大、最美好的一切都在你們證實大法的進程中產生。你們的誓約將成為你們將來的見證。」《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關於大法修煉者的「誓約」,以前同修的體會文章這樣寫道(大意):極久遠的史前的一天,師父跟眾神說:將來邪惡要迫害大法,有願意助師正法的請簽「誓約」。結果只有極少數的正神簽了 「誓約」,冒著天膽,跟隨師父層層層層轉生,來到世間助師正法,而大部份神,沒有敢冒天膽簽下「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神聖而洪大的誓約。

而且每份「誓約」的最後都向師父立下這樣的誓言:我誓死履約,永不反悔。如不能履約,則形神全滅。

「發心度眾生,助師世間行;協吾轉法輪,法成天地行。」(《助法》《洪吟》P19),「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大法堅不可摧》,這就是正法弟子與主佛所簽的「誓約」!

我們發了「發心度眾生」這個願、許了「助師世間行」這個諾、立了「協吾轉法輪」這個誓、簽了「法成天地行」這個約,我們「歷盡萬般苦」,下凡到人間,「尋師」來《了願》。

二、緣

師父說:「大覺心更明,得法世間行。悠悠數千載,緣到法已成。」(《緣》《洪吟》P17)

「我談到的這個緣哪,與我們在座的是有關係的。很可能你是有緣得法的,那麼這個緣是怎麼促成的呢?這裏邊很多人是來得法的、有目的來的,還可能有親朋好友、各代弟子也可能是其他緣分所致,不過修煉可不講常人之情,沒有這個東西。我經常講我說有人是來得法的,那麼可能過去都發過這樣的願,自己要來吃這個苦得這個法,也有這樣的因素在裏邊。所以我經常講,我說不要因為一時這一世的錯念影響這次得法,那你將永遠後悔都彌補不了。事實上我看基本上這個緣分這根線牽得很牢,都沒有落下,都在得法。只是在精進程度上不一樣。」(《法輪佛法》--在美國講法P44)

正是《助法》這神聖的「誓約」,使大法弟子與大穹主佛--慈悲偉大的師父,結下了宇宙中最洪大、最神聖、最久遠的緣,這就是「法」緣。這就是正法弟子與主佛結下的大穹中最大的緣!!!

三、履約

師父說:「同心來世間,得法已在先。他日飛天去,自在法無邊。」(《了願》《洪吟》P18)

本著「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的正念,在師父曠久的精深點悟、明示下,在師父綿長的慈悲關愛、呵護下,大法弟子「……面對真正的邪惡──舊的勢力,……」(《歐洲法會負責人及全體與會者:》),「忘形忘我」、「大道無形」地「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大法堅不可摧》)

「……大法弟子通過修煉對法真正認識與實修中本體昇華後佛性體現出來的堅定的心」(《強制改變不了人心》),「……,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也三言兩語》)。

自大法遭到宇宙舊勢力操縱的人間邪惡之徒公開殘酷迫害以來,大法弟子捨家拋業、別妻離子、置生死於不顧,奔走於人間亂世之中,認真嚴肅、嚴格地履行著一個法粒子的神聖「誓約」。每一個大法弟子就像那「光燄無際」的光粒子、能量子,用「真、善、忍」之「佛光普照」十方世界,大穹眾生無不「禮義圓明」。

請聆聽師父那洪大的讚譽吧:「……,你們知道嗎?你們現在所做的一切已經為大法、為大法的修煉者、樹立了最最偉大而永遠的威德,當歷史走過這一頁時,留下來的世人會看到你們的偉大,未來的神會永遠記著這偉大的歷史時期。」(《理性》)。

這就是大法弟子在慈悲偉大的師父親自指點下,開創的壯麗輝煌的「正大穹」史的那個特殊部份!!!

四、師父的慈悲偉大

師父說:「在幾年的修煉中,除了我為你們太多的承受之外,同時為了你們的提高不斷的點悟著你們,為了你們的安全看護著你們,為了使你們能圓滿平衡著你們在不同層次欠下的債。這不是誰都能做得了的,也不是對常人而做的。」(《排除干擾》)

1、 三界的『可怕』

師父說:「無論在歷史上這個修煉那個修煉,我告訴大家,人從來都沒有修煉成過。因為呢,副元神是不入三界的、在三界以外微觀上操縱人的身體。一個人要想返回去根本就不可能。歷史上從來都沒有過。而今天的正法中,不是你們有那麼大的緣份,也不只是偶然的,但是你們碰到了,你們真的能夠修回去了!(鼓掌)」

「無論哪一個層次上的神只要進入三界就永遠不可能再回去了,這是絕對的。這也是一個歷史上從來都沒有人敢揭示的事情。因為它牽扯到人類會很快地走向毀滅。如果人知道了真相,沒有任何希望了的生命會無惡不作。但是我們大法做到了,我們也能夠做到,也起到了這個作用,所以我把這個真相講給了大家。」《李洪志師父在美國西部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演講》

當年,大部份神之所以不敢與師父簽約、不敢冒天膽與師父「同心來世間」,原因之一可能就是因為他們看到了三界如此「可怕」。

2、師父的承受與付出

師父說:「再有一個問題呢,因為當時鋪天蓋地壓下來的邪惡非常的大。我們在明慧網上看到登出來的圖片,看到地球像撒旦臉的形象,那只不過是地球上業力的表現形象。因為每一個業力的微粒它都有不同的業力形象的,那麼它也有整體形象,那就是業力的形象。可是呢,當時那個邪惡啊遠遠超過了這些業力很多倍,對許多層生命來講都是極其可怕的,不只是地球被邪惡覆蓋了。它們認為要不經過這樣大的考驗,那就不應該成為這麼大的法;可是它們也知道這麼大的難下來,人承受不了就將毀掉了,而且知道大法弟子是很難在這樣的難中走過來的;可是它們也想毀掉就毀掉了,它們甚至把我都當作修煉的人。它們認為要證悟這麼大的法,那就得這麼大的考驗。大家想一想,講起來容易啊,實質上是極其可怕的。當時那個環境是無法形容的,極其惡劣。但是我們無論國內國外的學員哪,當時都有那個感受,也都看到了那個邪惡在世間上表現出來的那個邪惡的程度,表面上看那只是一種人的表現,而那實質上那種邪惡的因素它在操縱著人。這個東西一開始的時候,我就在極力地銷毀它,但是太龐大,因為你銷毀它再快,也得有一個過程,九個月的時間哪才把它銷毀掉,這還是從來都沒有過的,非常的大。當時因為這個邪惡太大,學員們不可能承受得了它,那麼不去承受它,在考驗中他們就不算,你光消滅它還不行,所以還得承受。可是呢,我知道學員如果去承受的話,那就很難走過來了,所以我只能讓學員去承受人所表現出來的邪惡,而這個實質的東西,我就把它承受了。(鼓掌)這裏不是給你們講師父怎麼了不起,不是這個意思,是給你們講這個過程。當這個東西銷毀掉之後,情況就變了。從今年三月份以後,這個形勢逐漸地就變化了,惡人沒有那些邪惡的因素的操縱就沒有精神支柱了。現在他們認為,對大法的考驗,已經合格了,這些事也在結束當中了,只是還有一部份人沒走出來。」《李洪志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的講法》

「如果不為你們承擔歷史上的一切,你們根本上是無法修煉的;如果不為宇宙眾生承擔一切,他們就會隨著歷史的過去而解體;如果不為世人承擔一切,他們就沒有機會今天還在世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有的同修在文章中寫到:師父為了替眾生承受,自己原來的身體都震碎了,又重新組成了新的身體,而且師父現在的身體也是傷痕累累。

這就是師父的承受與付出,而且還是師父能讓我們知道的一點點……,可是那只是滄海一粟啊!!!

3、師父的給與

師父說:「在史前歷史過程中也一直在按照正法時期弟子的偉大造就著你們的一切,所以安排中當你們達到一般圓滿標準時,在世間還會有各種常人的思想與業力,目的是一邊做著正法的事一邊在講清真相中為你自己的世界圓滿而收集可救度的生命,圓滿你們自己世界的同時也就是在消去你們最後的業力,漸漸去掉人的思想,從人中真正走出來。最根本上講你們還要在破除舊勢力迫害的過程中建立起偉大的威德,回歸到你們的最高位置,這就不是一般境界的圓滿問題,也不是通常圓滿所能達到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你們知道嗎?正法弟子不能走過正法時期是沒有下一次修煉機會的,因為歷史上已經給了你們一切最好的,今天在個人修煉中幾乎沒吃甚麼苦,而你們生生世世造下的天大的罪業也沒叫你們自己承受,同時以最快的方式給你們提高著層次,保留你們過去好的一切,而每一層次中又給你們補充更好的,修煉中一直都給與你們每一境界中最偉大的一切,圓滿後將使你們回到你們最高境界的位置。這是能叫你們知道的,更多的你們現在還不能知道。大法弟子偉大是因為你們與師父正法時期同在、能維護大法。如果自己的所為已不配是大法弟子時,那麼大家想一想,在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慈悲與佛恩浩蕩下,如果還做不好,怎麼會還有下一次機會呢?修煉與正法是嚴肅的,能不能珍惜這段時間,其實就是能不能對自己負責。這段時間不會長,卻能錘煉出不同層次的偉大覺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層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個放鬆自己的修煉者從已經非常高的層次毀於一旦。弟子們,精進吧!最偉大、最美好的一切都在你們證實大法的進程中產生。你們的誓約將成為你們將來的見證。」《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4.師父的慈悲偉大

師父說:「弟子們的痛苦我都知道,其實我比你們自己更珍惜你們哪!」《去掉最後的執著》

「每當我看到你們遭受魔難時,師父比你們還難過;每當你們沒走好哪一步時,我都會很痛心。」《去掉最後的執著》

「即使這樣,在眾多真修弟子遭受嚴重困難的情況下,一再延長結束的時間,等待著這些人認識自己的根本執著,因為其中有很多人是有緣人,而且是有希望圓滿的。」《走向圓滿》

主佛師父慈悲,慈悲我們那敢冒天膽助師正法這一正念,慈悲於我們生生世世為助師正法而吃的苦、受的難,慈悲於「……大法弟子通過修煉對法真正認識與實修中本體昇華後佛性體現出來的堅定的心」《強制改變不了人心》,慈悲於我們「……無論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還能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地走下去,人類社會中的任何事都干擾不了修煉路上的步伐。」《路》。

主佛師父偉大,為了宇宙眾生和我們修煉中的弟子能夠圓滿而耗盡了自己的一切,給與我們「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慈悲」和「浩蕩」的「佛恩」,給與我們「大法弟子」、「大法粒子」、「正法弟子」這些大穹中最偉大、最神聖、最榮光、最殊勝的稱號,為我們無私地承受、無限地付出、無量地給與。

其實整個大穹都是師父造就的,大法弟子的一切能力也都是師父賜予的,何須大法修煉者去助師正法呢?然而師父把助師正法這穹大的機緣恩賜予了我們,使得我們能夠在這個過程中再現「真、善、忍」宇宙大法洪大的「真」、洪大的「善」、洪大的「忍」,從而為大法和新宇宙未來的覺者建立殊勝的威德,重返天庭。

5、舊勢力的邪惡之極

「……宇宙中那偉大現實的真實體現……」《再造人類》,讓不相信這一切的宇宙舊勢力瞠目結舌、後悔莫及。它們原來還抱著幸災樂禍的心理,準備看師父、看大法、看大法弟子、看眾生的笑話和熱鬧呢?按照它們的理:進了三界,那就是等著毀滅,更別說出三界了。

但現在看到大法弟子幾乎沒吃甚麼苦,不但能修出三界,而且是主元神修成,還能回到宇宙中最高境界、最高層次,離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最高標準最近,離師父最近,所以這些宇宙中舊的勢力妒火中燒,抓心撓肝。

這些宇宙中舊的勢力自己懦弱不敢來,不但得不到「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慈悲與佛恩浩蕩」,更別說得到大法弟子所能得到的最高境界的正果,而且還因迫害大法師父、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迫害宇宙眾生、殘害自己,面臨著「形神全滅」的滅頂之劫,現在是急紅了眼,不顧一切地進行破壞、毀滅。

「大家知道,這個邪惡它看到了自己要被清除的時候也是極其囂張的。」《在2001年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講法》。所以師父說:「但是,宇宙中舊的邪惡勢力為了達到他們所要幹的一切,不斷地利用他們自己所製造出來的、不符合宇宙真正法理的邪惡安排,直接參與對大法、大法弟子與眾生的迫害,利用大法弟子人的表面沒去掉的觀念、業力動搖大法弟子的正念。」《大法堅不可摧》。

「師父要挽救一切眾生,而邪惡勢力卻在真正地利用眾生對大法犯罪,根本目的是毀滅眾生。」《大法堅不可摧》。

由此,我們可以更好理解師父下面講法的內涵:

「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有一個很邪惡的因素,就是舊的勢力,他們認為有些學員圓滿成為正法弟子他們心裏過不去,他們覺得自己都當不上正法弟子,這些學員得得太便宜了,因此而操縱邪惡、利用惡人打學員,非要把學員打得說「不煉」了。」《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

言外之意,邪惡舊勢力的目的就是:我得不到,你們也別得到;我不得好滅,你們也別得好存,大家同歸於盡。

難怪師父說:「多邪惡呀!」《李洪志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的講法》,「它就是壞,它就是毒,它就是邪,就像那個毒藥一樣,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它就是這樣的東西,那麼在清除它的過程中也要毫不客氣,就是清理掉。這裏指的不是人,是指操縱人的那些邪惡的生命。」《在2001年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講法》

我雖然看不到師父為我們眾生所做一切,但就從師父為了讓我們明白法理而洩露的隻言片語的真機中,從同修及明慧編輯部等的文章中,自己感悟、理悟和體悟到的師父為了我們耗盡自己一切的一點點……,就足以讓我深感師父的慈悲偉大。

我耗盡自己從大法中修煉出的一切,也表達不了師父為宇宙眾生的承受、給與和付出,也表達不了師父的慈悲偉大。

此時僅以片言拙句起個拋磚引玉之用,希望同修們共同圓滿「師父的承受、給與和付出及師父的慈悲偉大」這一內涵,再現師父的慈悲偉大、大法的慈悲偉大,以激勵同修們共同精進,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此時此刻,讓我們再一次重溫明慧編輯部的文章《慈悲偉大的師父》,或許會對當時的情景能有更深的體悟,能更深地體會師父的承受、給與和付出及師父的慈悲偉大。



附:慈悲偉大的師父

【明慧網2001年10月31日】 2000年全世界的人們都在慶幸著在重重危機中走進的又一個年代,世上的人誰又能知道,人為甚麼這麼幸運,多少預言家在此時都失去了光彩。然而使人類能有這生存希望的我們的師父卻在承受著人類在歷史過程中敗壞而造下的業力。

九九年七月宇宙中的邪惡生命,利用對大法在世間的檢驗之時,操縱三界內將淘汰的生命,特別是人中的敗類,對大法與大法弟子進行破壞。從人類的表現看是中國的共產黨利用政府行為破壞大法,動用警察、軍隊、電台、電視台、外交、特務鋪天蓋地的破壞,實質上是宇宙中那些邪惡的生命,在利用人中敗類破壞的同時,將它們破壞法造成的業力與邪惡所構成的因素壓向大法學員。面對這樣邪惡的危險情況,師父將所有的這些壓向學員的業力與邪惡構成的巨大物質因素聚在一起,由師父用自己的身體承受,同時銷毀著這些邪惡的巨大因素。由於這些邪惡的生命聚集了巨大的業力與惡毒的因素,師父用了九個月的時間而且是用強大的功力才銷毀這些東西。但是由於邪惡的因素與業力太大也給師父的身體造成了嚴重的破壞,師父的頭髮白了,這是我們看到的,對師父身體造成的其他傷害,師父不講,擔心因此造成學員對邪惡生命的仇恨,從而影響學員修煉。多麼慈悲偉大的師父,在正法中師父為眾生耗盡了一切。

同修們,讓我們勇猛精進,珍惜師父用巨大的付出為我們創造的一次又一次走向圓滿的機緣吧!

珍惜吧人類,人類走過2000年,不是為了給人類甚麼繁榮,更不是叫人類為私利而繼續造業。

明慧編輯部
2000年7月17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