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法輪大法中修煉的一點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13日】我現年52歲,文化程度大專,從事財會審計工作33年,自1996年退休後,先後在兩個會計師事務所被聘為總會計師。

我自96年3月起開始在法輪大法中修煉,至今四年有餘,我由開始既信又不全信到現在的完全相信,是以自己的親身感受、體會及所見所聞為基礎。事實證明法輪大法是真正超常的科學,是千古難遇、萬古難遇的正法,是一部教人如何修煉,如何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以至更更好的人,最後做一個超常的人,一個覺悟了的人,即覺者也就是佛、道、神。現在將個人的一點體會和認識反映如下:

一.法輪大法不是健身氣功,是修煉。

本人由於身患多種難以治癒的痼疾於1996年3月有幸學煉法輪功,我被法輪大法的幾個特點深深吸引:一是性命雙修的功法;二是有師父法身保護不受外邪侵擾;三是真正來修煉的人師父就在修煉人小腹部位下一個法輪,還有成千上萬的氣機和機能像種子一樣種上,法輪一旦下上24小時不停地旋轉。師父說:「法輪是宇宙的縮影,具備宇宙的一切功能,他能夠自動地運轉、旋轉。他在你小腹部位要永遠轉下去,一旦給你下上去之後,不再停了,常年永遠這樣轉下去。他在正轉的過程中,會自動地從宇宙中吸取能量,供給你身體所有各個部份演化所需要的能量。同時,他反(時針)轉的時候會發放能量,把廢棄物質打出去之後,在身體周圍散掉了。他發放能量時,會打出去很遠,重新帶進新的能量。他打出去的能量,在你身體周圍的人都會受益。」而且煉功時不需任何意念引導等等。

為了慎重起見,看了其幾大特點之後,我並沒有馬上去學,而是把師父講的佛法──《轉法輪》這本書閱讀完後,才下決定學煉法輪大法。在四年的修煉過程中我始終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人,心性在提高,功力在上長,隨之身體發生了本質的變化,由原來的未老先衰到現在無病一身輕、精力充沛,而且身體在向年輕方向退。消化功能比20來歲時期還強。如今年冬天,蒸熟的紅薯吃剩的放在冰箱一個星期,直接從冰箱裏拿出來就吃,50多歲的我吃後胃部沒有任何不適;每天睡眠4個小時,每晚12時左右睡覺,次日4時左右起床煉功,中午不需休息,走路腳下生風,騎自行車像有人推似的輕快;原來看電視十分鐘脖子就僵硬,不能轉動,現在在外審計查賬8個小時不抬頭脖子不僵、眼不花,這是年輕人都難以支撐的;以前春秋季節別人穿春裝,我穿毛衣腰部還要用一個駝毛護套,身上出汗腰部發涼,一年四季腰部膝蓋像涼水澆,一旦腰病發作,躺在床上不能動,給家庭、自己帶來許多麻煩和不便,一年下來,看病的醫藥費達幾千元,給單位增加了經濟負擔,深感活的很累,同時極羨慕那些身體健康的人。如今身體大變樣兒了,四年來我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的人,從未看過一次病,從未吃過一顆藥,從未報過一次藥費,這些是我的家人和單位看得見摸的著的事實,還有看不見、摸不著我實實在在感受到的,不妨說給你們聽聽。如:身體很多部位經常感受到法輪的旋轉,眼睛、耳朵、牙齒與牙床之間、鼻子、頭頂等處,有時睡覺還可以聽到法輪旋轉的聲音。那麼我原來的病真的不治而癒了嗎?因為我在大法中真正修煉,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師父在《轉法輪》書中明確講到:「我這裏不講治病,我們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我們強調一點: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師父還講:「我們一再強調,重病人,我們是不收的,這裏是修煉,和他想的事情差得太遠,他可以找其他氣功師做這個事情。當然有許多學員是有病的,因為你是個真正修煉的人,我們要給你做這件事情。」實踐使我深深體會到法輪大法不是健身氣功,是修煉。

然而99年7-20以後中央電視台、各新聞媒體把非法輪功學員或只煉幾個動作而不去真修的幾個重病人或精神病人的死歸咎於法輪大法、歸咎於師父這是不尊重事實的,是顛倒黑白的報導。實際上師父為一億多修煉人淨化身體,使這麼多人得到了健康的身體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為國家節約了大量的醫藥費,這不是利國利民的大好事嗎?如果有人不按大法的要求去修去做,只煉幾個動作而不去提高自己的心性和道德水準,那根本算不上修煉人,到了天年能不壽終嗎?其實師父只對修煉人負責,根本不管常人的事。那麼常人該甚麼時候得病、甚麼時候死亡,不都是情理之中的事嗎?怎麼能強加給大法,強加給師父呢?

二. 法輪大法是佛法,他要求修煉人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標準修煉自己、不斷提高道德水準和思想境界

通過四年的修煉我的心性不斷提高。師父說:「心性是甚麼?心性包括德(德是一種物質);包括忍;包括悟;包括捨;捨去常人中的各種慾望,各種執著心;還得能吃苦等等,包括許多方面的東西。人的心性方方面面都要得到提高,這樣你才能真正提高上來,這是提高功力的關鍵原因之一。」(《轉法輪》)我在返本歸真的修煉道路上,逐步一層層去掉人的各種不好的執著心、各種慾望,在利益面前由放不下,到逐步看淡直至完全放得下,在我身上有著深刻的體會。

記得1996年底在財務、稅收、物價大檢查中,查出某企業違紀問題,企業除請吃喝外,還送給我們有價證券,明知不該收,由於常人的利益之心難以放下,經不起對方的勸說,我和別人一樣地收下了,不久我的身體就開始消業,腰部病業狀態和煉功前相似,疼痛難忍,坐不能坐、站不能站,躺著不能動,我知道我得了不該得的東西而失了德,得到的是業力,有了業力就得消業,自己就得承受消業中的痛苦,這就是宇宙中的一個理,即有失有得。師父說:「人在另外許多空間都有一個特定的身體,而在一個特定的空間裏,人體周圍存在著那麼一個場。甚麼場啊?這個場就是我們所說的德。德是一種白色物質,......我們這裏叫做業力,在佛教中把它叫做惡業。白色物質和黑色物質,兩種物質同時存在。……德這種物質是我們吃了苦,承受了打擊,做了好事得到的;而那個黑色物質是人做了壞事,做了不好的事,欺負了人,得到了這種黑色物質。」(《轉法輪》)師父說誰在起這個作用呢,宇宙的特性真、善、忍均衡地制約著一切,你不想失,他強制你失。宇宙中有失有得的法理在我身上實實在在體現出來了。

由於我在利益上的執著心沒有從根本上去掉,沒有按照宇宙的法理去要求自己,97年「三查」中又查出某單位的違紀問題,我又犯了相同的錯誤,失德了,得到了黑色物質──業力,我又一次消業,腰部疼痛難忍,得到黑色物質,作為煉功人就得消業,否則業力就會積攢下來一次消,人會受不了,這次給我的教訓是深刻的,我再一次在大法修煉中親身感受到宇宙的法理──佛法,雖然看不見、摸不著,但他在客觀上存在,而又能實實在在反映出來。師父說:「宇宙中真、善、忍的特性,常人感覺不到它的存在,因為常人整個都在這一個層次面上。你超出常人這個層次時,就能體察出來,......宇宙中任何物質,包括瀰漫在整個宇宙當中的所有物質都是靈體,都是有思想的,都是宇宙法在不同層次中的存在形態。」一次次的親身感受,一遍遍對《轉法輪》的學習,我對大法的認識由淺入深,由感性認識上升到理性認識,我堅信大法,看淡名、利,堅定要捨去常人對利益的執著,從不在單位報一分錢(常常是的士票票面額多,實際報銷額少)對客戶給予的錢物婉言謝絕,真正做到一塵不染,這一點是我沒修煉時無論如何都做不到的。在親朋好友的交往中,寧可自己吃虧也要把好處、方便讓給別人。在家庭中的態度和修煉前判若兩人,以前那種優越感全然沒了,取而代之的是自我批評,遇到矛盾找自己,按照師父說的要向內找,不能向外去求,師父要求我們遇事要為他人著想,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四年來的修煉,我的心性、道德水準提高了,思想境界昇華了,活的很輕鬆,功也在上長,煉功時很快就能入定,站樁一抱輪時身體發輕,完全沒有立地站著的力感,全身通透,能量有序運轉,我感到煉功是一種享受。

當我修到這一層時,反過來看常人,覺得他們活的很累很累。我慶幸我能在大法中修煉,同時也萬分珍惜這萬古難遇的宇宙大法──法輪大法。不用出家,就在複雜的常人社會中明明白白地修自己,古往今來還有比這更好的修煉方法嗎?修煉人的所言所行對社會的精神文明不是一個有力的促進嗎?對周圍的人群不正起到一個潛移默化的作用嗎?這些連常人中的名、利、情都要修去的修煉人,難道還有興趣參與政治嗎?所有這些都說明江澤民政治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是絕對錯誤的。這就是千百萬大法弟子為甚麼不怕開除工職、不怕開除黨籍、不怕坐牢,能夠放下自我敢於說真話,進京向國家反映情況的原因所在。因為修煉不是政治,他們用自己的親身感受證明法輪大法是正法,是真正超常的科學。99年7﹒20至今兩年了,那麼多的大法弟子,他們分布在各個不同的階層,不斷地進京上訪,這是歷次政治運動中沒有的現象,這一現象難道各級政府不應該反思嗎?

三 。所有不同環境,對我來說都是修煉。

自從3月2日進了區裏的所謂重點對像封閉洗腦班後,我從XX飯店(當時非法拘禁大法弟子的地方)到工讀學校,從工讀學校被行政拘留15天到第二婦教所,從婦教所又回到工讀學校,直至「洗腦班」。短短兩個多月的磨煉,又去了很多常人的執著,對大法有了更深的認識,法輪大法太博大精深了,他無邊的內涵,正如師父所講:「只有修煉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層次中才能體悟和展現出來,才能真正看到法是甚麼。」

洗腦班規定不許煉功、學法。然而我們不就是因為堅持信仰才被從家裏綁架進洗腦班嗎?儘管有許許多多的工作人員和親友對我們說:我們承認煉功可以鍛煉身體,在學習班你們不要煉,回去後在家煉誰又去管你呢?大法修煉者就是要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道家修真就是要說真話、辦真事、做真人,真正的人,返本歸真,難道修煉人能夠像常人一樣當面一套背面一套嗎?不能。所以我們在任何環境中都要煉功。因為煉功我在工讀學校兩次被暴徒高吊在鐵欄杆上,腳趾立起,腳後跟懸空幾個小時的情況下,50多歲的我無怨無悔,這是常人無法承受的。他們這樣折磨我是有罪的,我絕對不接受。但對我來講,這又是對一個修煉者的意志的磨煉和考驗。在明知大法好的情況下,在自己遭受痛苦時能否堅定對大法的正信。吊我時,我還背誦師父《淺說善》的經文,對吊我的暴徒我真的不恨。師父說:「善是宇宙特性在不同層次、不同空間的表現,又是大覺者們的基本本性。所以,一個修煉者一定要修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龐大天體是由宇宙真、善、忍特性所成,大法的傳出是他給宇宙中生命們先天歷史特性的再現。」師父還說:「別人可以對我們不好,我們不能對別人不好,我們不能把人當做敵人。」

例如:負責封閉洗腦班的區委辦公室主任連XX4月3日上午在工讀學校全體大法弟子和工作人員大會上宣布大法弟子中五個逮捕、五個勞教的所謂宣判會上給我師父造謠。當即我們大法弟子說他造謠,有人舉手發言未成。為此我們多次找區分局科長反映,要求與他對話,澄清事實。我們認為連XX作為一級政府負責人,在這樣的場合公開對師父進行政治陷害和誹謗是極不負責任的。由於連主任遲遲不與我們對話,我代表大法弟子在黑板上提了一個合理要求,即:「還我們師父清白,強烈要求連××肅清其製造和散布的聳人聽聞的政治謠言。」為此我遭到了15天的行政拘留,作為修煉人,我坦然面對。在婦教所,我宣揚大法,叫那些勞教人員出去後不要幹壞事,把師父講給我們有失有得的法理,用我的體會告訴她們,做壞事會得到黑色物質──業力,一切病、磨難、痛苦都是業力所致。做好事會得到白色物質──德,一切好事、福分、幸福都是人做好事、積德所致。並給婦教所所長寫了一封「關於弘揚正氣的一點想法」提出幾條建議,對那些勞教人員出口成「髒」的罵人習慣提出要求,予以制止,得到所長的肯定,並在大會上對勞教人員提出嚴格要求,罵人成風的惡習得到遏制,體現了大法一正壓百邪的威力。

四年來的修煉,我的感受、體會,對大法的認識太多太多,難以一一言表,只能略談一點。由於對法輪功的迫害本身就是一個錯誤,而且是歷史上自古以來最大的冤假錯案,因此不會有實質性的效果。

四年來的修煉使我堅信,只要按大法的要求去做,以法為師,堅定不移,我就會從一個常人起步,修煉成一個好人,更好的人,一個更更好的人成為一個覺悟了的人而得道圓滿。

法輪大法修煉者
2000年5月21日於區封閉洗腦班所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