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被迫害致死的大陸大法弟子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13日】又有20位大法弟子在過去四週被迫害致死,死亡名單已增至343名。據中國官方內部透露的實際死亡人數早已過1600人。見證著有生以來最殘暴的一幕,我無法想像兇手何以邪惡至此,幾近肆無忌憚。人性、天理、國法、良知,統統視如草芥。我確信:這邪惡逞兇的原因在於後面主子的撐腰,「打死算自殺」已是暴徒們視為聖旨的口喻。否則,何以出現這樣大量的死亡人數。儘管欺世的謊言滿天飛,甚麼「自殺,自焚,殺人,升天」,一派胡言。假話一戳即穿。試問一句:迫害以前,大法已洪傳八年,怎從未見這些事情發生。導致這麼多善良人被迫害致死的唯一原因就是邪惡對法輪功空前絕後的殘酷鎮壓。

我雖身在國外,在相對和平的環境中做著我的科研工作,也做著大法弟子修煉人的事。然而我的心一天也沒有忘卻那些曾朝夕煉功的國內同修。跟我曾一同做輔導員的小趙,雖然文化不多,但他那顆對大法的赤誠和對修煉堅強的意志卻常常讓我這個「文化人」慚愧和感動。九八年,當得知我在國外洪法缺少資料時,連夜趕赴長春購買資料,當天返回並寄出資料。當時他已下崗,但此次就花去他1000多元。一年前,當我與他通話時,他已經兩次因上訪被非法拘留。而與大連輔導站高秋菊的一面之緣,也使我領略了一位集母愛和大法弟子的無私品格於一身的修煉人的正氣。然而她早已身陷囹圄,被非法判刑九年。

九七年出國攻讀博士前,我已在國內修煉了兩年。那兩年的經歷是我終生難忘的。寒冬酷暑,斗轉星移,千里明月見證了我們修煉人的辛勤汗水及善良純真的本性在大法修煉中的回歸與昇華。我的昔日國內同修,他們都已遭受迫害,只有我,依然在國外始終如一地自由地修煉。

兩年來,我目睹了邪惡用最卑鄙、無恥、下流的手段誣蔑、詆毀、鎮壓法輪功,變本加厲地迫害大法弟子。儘管經歷過文革的風暴,耳聞過父輩多次講起的歷次政治迫害,聽過「六四」街頭刺耳的槍聲,但對法輪功所遭受的殘暴鎮壓還是讓我觸目驚心。作為一名過去的XX黨的成員,我無法理解,緣何對這群包括我在內的毫無政治訴求,只想身心健康做好人的無辜百姓大打出手。其中多數是退休的大爺大媽,而所採用的手段不僅卑鄙甚至罪惡。從造謠,誣陷,栽贓到不惜用精心策劃的犧牲「肉線」的「自焚」來挑起不明真相的普通百姓對法輪功的仇恨。

作為這場迫害的經歷者,我看著邪惡之徒道貌岸然的畫皮被一層層地剝開,露出恐怖分子的猙獰面目。古往今來,多少奸佞小人,不敬天理,禍亂朝綱,視王權為己有,待百姓如草芥。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法輪功修煉者這兩年來所遭受的空前的磨難正是邪惡集團濫用權力的真實寫照。億萬善良的民眾只因為強身健體,信仰「真、善、忍」而橫遭塗炭。人不敬天,天必譴之。

邪惡除了強姦民意,更能欺騙百姓。記得親友從國內出來,見到國外這麼多大法弟子,驚訝地說:「國內政府宣傳說國外無人煉法輪功,各國政府都反對,政府怎麼這樣撒謊。」我無言以對,對江澤民政府謊言的驚詫於我早已是見怪不怪了。但我仍常常不勝悲憫那些生活在謊言,專制,集權國度中的同胞。在人類已跨入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是誰還不讓我們堂堂正正的像人一樣地活著?有自我獨立的思考和自由的信仰。

作為法輪功學員,對政治從不感興趣。爾虞我詐,權利傾軋的官場那永遠是政客們的用武之地,與修煉人毫無關聯。對「真善忍」的敵視只能表露邪惡的本質。修煉法輪大法,使我更加珍惜生命的可貴。它不僅讓我有了一個健康的身體順利完成我的博士學位,更重要的是它使我由一個自私,狹隘,憂鬱的性格變成大度,開朗,樂觀向上的善良的生命。

雖然我身在海外自由的環境,但從未有游離於這場無名的苦難之外。因為我常設想如果我留在國內,必然遭受同樣的境遇。我痛惜被迫害致死的同修,在一個善惡顛倒,邪惡肆虐的國度,做好人也要付出代價。好在邪惡的真實面目已被更多的世人所識破。天作孽,是可為;人作孽,不可活。讓我們靜待天理懲惡揚善的那一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