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對雙胞胎姐妹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和姐姐是雙胞胎,更為巧合的正月初一是我們姐妹的生日。現在姐姐生活在中國,我生活在加拿大。

聽母親說,當我們將要來到這個世界的那個大年三十晚上,正是家家戶戶沉浸在過年的炮竹聲中和吃年夜飯的時刻,而我們的家冷冷清清空無一人,親戚朋友們幾乎都來到了我們姐妹將降生的醫院,他們焦急地等待著期盼著。

當新年的鐘聲敲響後2個小時,夜空中的爆竹還在稀稀落落地作響,隨著一聲破曉的啼哭我和姐姐只相差一分鐘先後來到了這個陌生的世界。接生的阿姨們高興極了,雙胞胎又是出生在正月初一,在這所大醫院裏都是一個奇蹟。親戚們爭著看我們…

我和姐姐全然不知道所發生的這一切。當我記事的時候印象最深的就是我們姐倆一歲時的照片,姐姐比我高出半個頭,我頭頂上幾根稀疏的黃毛和其貌不揚的樣子令我自卑了好久。

以後的日子裏我們和所有的同齡人一樣,伴隨著蹉跎歲月的流逝我們長大成人了。但與別人不同的是我們姐倆有著心靈相通的世界,我們之間的一個簡單的動作就可以明白對方在想甚麼,我們的興趣職業經歷驚人的相似。我們對問題的見解往往是不謀而合,這種靈感和相似就連母親也無法解釋和理解。

我們姐倆從未想要分開過。然而命運卻安排了我和姐姐天各一方。那一年的秋天我舉家移民來到了加拿大。分別時的心情是極其難受的。本來每天我們都要通電話,幾句不用解釋就明白的話語幾乎成了我們生活中的習慣。每當元旦來臨,姐姐都會精心地準備賀年卡和小生日禮物,希望給妹妹一個驚奇。我們之間的感情已經超越了母親所能給予的。

帶著這樣複雜的心情我來到的加拿大。好在海洋的波濤阻不斷我們的聯繫,時間的流逝也並未沖淡血肉的親情。然而使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中國大陸居然又出現了鋪天蓋地式的宣傳,而這種宣傳竟使我們這對相濡以沫的同胞姐妹真正產生了距離感。

那是96年秋天,我的一個要好的朋友回中國探親,回來後她告訴我在中國大陸有很多人在煉「法輪功」,當我聽到「法輪功」三個字時我的內心為之一震,要知道我一生都在尋找,冥冥之中我一直相信有一樣東西是我要找的。歡欣伴隨著期盼,等待了多年的我終於走上了修煉法輪大法的道路。和所有修煉法輪大法的人一樣,我內心的感受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的。那種人心向善所給生命帶來的美好殊勝,我們又願將這善和慈悲給予所有的人讓每一個人都明白人生的真諦在於返本歸真。

我真的沒有想到同胞姐姐在這件大事上與我產生了隔閡,她完全接受了中國報紙電台電視台的欺騙與謊言,不假思索地否定法輪功修煉者對生命的追求與探索和億萬人身心受益的事實。每次越洋電話對我來說心情都是沉重的。我常常替姐姐惋惜,在大法洪傳之時,不能夠珍惜自己生命中極其寶貴的機緣。

就在去年秋末發生的一件事改變了這一切。姐姐在電話中告訴我了這樣一段經歷。

那時,她們所在的機關組織幹部到外地去玩,她們一行幾十人並不相識,但其中有一位經理的夫人是修法輪功的,我的姐姐說沒有想到此行和法輪功學員有了較深的長談。在外地的2天2夜裏,她說常常是她們十幾個人對著這一個老太太發問,提出了很多很多的問題,這個老太太回答的又平和又有理,「真的把我們在場的大多數給說服了,我覺得法輪功講的還是真有道理。」

「這2天2夜,我們常常圍在一起從爭辯到理解。」她說這個老太太往那一坐,就與眾不同,臉上都是光光的亮亮的,我們個個比她年輕都不如她,老太太說原來她有3種大病,煉法輪功全好了。還說自從去年法輪功遭陷害以來她都被抓4回了,出來還是煉。我的姐姐告訴我,她說自己內心也在發生變化,她說也許我不會像你們那樣煉法輪功,但是我覺得法輪功講的真是有道理。

通完電話我流淚了,我從內心敬佩所有在中國大陸能夠走出來向世人講清真相的同修們。姐姐現在雖然沒煉法輪功,但她常常說:「我妹妹一家煉法輪功好,我真心替她們高興。」

新年的鐘聲又要敲響了,在舉國歡慶的日子裏,我將向同胞的姐姐說甚麼呢?

我真心希望所有善良的中國人民能夠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真心地祝福可貴的中國人民能夠有一個美好的未來,珍惜這萬古機緣!

(2001年12月28日)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5/17449.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