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學越覺得法的珍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5日】從高中時代起,我就開始了解氣功,大學時是國內氣功高潮,各種氣功書、氣功師紛紛面世。氣功中揭示的特異現象,在我面前漸漸打開了一個神秘的世界。我相信這是一把打開宇宙和生命的鑰匙,一切答案都會在那個奇妙未知的世界裏。我遍查所能找到的各種氣功書,但都只是只言片語和一些含而不露的話。那時,我就像一個在海邊拾貝的孩子,天真地拿著一些碎片,夢想著找到大海的秘密。95年出國前,媽媽借來了《法輪功》。看罷,我立即想學,可是那時悟性差,不懂得自己照著書也可以修煉,還在等著老師來開班給下一個法輪,我不知道那時老師已經停止了在大陸的傳功。

95年底我來到了美國,在一個基督徒的聚會中受感動而受洗禮成為一個基督徒。整整三年時間,我是一個非常虔誠和認真的基督徒。我真心相信《聖經》的話,並盡力身體力行。我認真地查考《聖經》,積極地參加教會的各種活動,在時間和金錢上都毫不吝嗇地付出。漸漸地我成為教會年青信徒中的骨幹之一,並開始帶領一些聚會。我也認為自己的一生就將在基督教的信仰中渡過了。

那時,我母親在國內修煉法輪功,雖然我也想讓她信基督,可因為法輪功的一切都是那麼正,我不知道該怎樣向她傳基督教的福音。98年11月妹妹來電子郵件說爸爸也開始煉法輪功了。我決定再好好看看法輪功的書,知已知彼,才能說服爸媽。

我於是找到大法的網站,隨手打開了《轉法輪-卷二》。那幾天對我的衝擊,我至今仍無法忘懷。從抱著挑剔的眼光開始,我讚歎、震驚,又嗟嘆不已。我打印出所有的書,如飢似渴地閱讀著。大法的書我雖然以前看過一些,這次再看卻像新的一般。書中精闢的論述和智慧的言語,以及在字裏行間傳達出來的博大精深,令我常常仰天長嘆,心中激動得不能自已。有時隨著一個恍然大悟,會有一陣熱流通透全身。後來聽師父講法時才明白,那時另外空間的身體已經在發生著變化。自己尋找多年的氣功真相全部寫在了白紙黑字上:煉功為甚麼不長功,副元神,另外空間,各種周天等等,天機盡洩。一些在基督教中長久以來的疑問豁然開朗,《聖經》中晦澀難懂的段落我在這裏找到了答案。更令我驚嘆的是,在三年的基督教生活中,一些我通過學習才慢慢掌握和理解的一些靈性修習上的道理,李老師直截了當而又信筆拈來般地就點了出來,讓我佩服得五體投地。自己一些隱藏很深,而且在基督教中看不到的執著心,這時都看得十分清明。

在激動之餘,我也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看了大法書中這麼博大精深的法理,很難讓我再回到基督教中,接受那些教導了。毫無疑問,「不二法門」的要求也必須讓我選擇一個。在那之前,我做夢也沒有想到會改變基督教的信仰。我太太比我還虔誠,我們都是全身心的投入。除了教會裏的弟兄姐妹外,我們幾乎沒有別的朋友;除了上班和聚會外我們也幾乎不做其它事情。但還是大法征服了我。經過兩個星期的讀書和激烈的思想鬥爭,我將我的決定告訴了太太,並向她推薦《轉法輪》。接踵而來的壓力也是巨大的,教會的長老們,所有能言善道的和我十分尊敬的弟兄們都一個一個地找我促膝長談。太太在家裏經常不言不語,獨自一人向隅而泣。那時心裏很苦,一度產生了動搖,決定暫時先不煉法輪功了,可心裏卻是悶悶的。一個星期天從教會回來,又隨手翻開了師父在悉尼的講法,看著看著,心裏又恢復了平靜、愉快和超然的心態。當老師講到宇宙的結構時,我被那無法言傳的智慧和慈悲感動得淚流滿面。我實在放不下大法了,他是那樣強烈地吸引著我。我後來才悟到,那是慈悲的師父又給了我這個不堅定的弟子一次機會。就這樣,前後一共經過5個星期,我終於決定了自己要走的路。

修煉伊始,我就開始清理舊生活,作為一個修煉人,那就是要做得比常人還要好得多。我那時住在新澤西州,每天坐火車去紐約上班,車子停在火車站。如果停在收費表旁,一天是二元五角;如果是停在街對面的購物廣場,則是免費。但照理講,購物廣場是只給商店的顧客使用的。修煉前,雖然隱約覺得不妥,還是為了省錢,停車在購物廣場,反正也沒有人檢查。《轉法輪》教給了我失與得的關係。自然地,我就老老實實地投硬幣停車了。家裏也清理了出來。電腦裏的盜版軟件也清除了,實在想用的自己掏錢買了正版的。大法給了我更明確的生活準則,也給了我戰勝自己陋習的力量。

隨著學法遍數的增加,漸漸一些法理也連貫了起來,越來越清楚和具體。有些話,師父在多次講法中反覆講,可是悟不到那一層時,這些話對我來講就像白開水一樣:好喝,但是品嘗不出味道來。直到時機一到,才突然真實地體悟到。比如,思想中有時會有很不好的思想,因此有的關也過得不好,以至於有許多次羞愧得覺得不配再作大法弟子。直到有一天突然明白了師父反覆講的「在常人社會中才能修煉」的道理:「要是表面上人的東西都去掉了,你真的修不了了。」(《北美首屆法會上講法》)。排斥和抵制這些壞的思想,正是修煉的過程。於是再遇到惡念,我就不再害怕和懊喪,我會鼓起我的正念,堅決地抑制它,像對待有生命的東西一樣消滅它。我知道這是我修煉的機會來了,藉著這一個機會充實我的佛性,抑制魔性。這樣,也越來越能夠分清和把握自己的主意識。

讀書學法的時候,並不是總學得有新的體悟和收穫,但我堅信在另外的空間一定在發生著變化。因為,有許多次讀書時心裏那麼深的觸動,以至痛哭失聲,在常人思想的這一層是無法解釋的。師父講「人就像一個容器,裝進去甚麼就是甚麼。」不停地看書,不斷地裝進法,最後就同化了法。在《轉法輪》第一講中,師父講「作為一個人,能夠順應宇宙真、善、忍這個特性,那才是個好人;……作為一個修煉者,同化於這個特性,你就是一個得道者,就這麼簡單的理。」我以前在想,「順應」和「同化」這個法,有甚麼不同呢?後來我悟到,作為一個得道者,他已經不用再去「順應」這個宇宙特性了,因為他的所言所行,已經是這個法在他這一層次中的自然的表露了。他的境界就已經自然地符合法在那一境界中的要求了。在修煉過程中,反覆地看書就是裝進法、同化法的過程。

隨著修煉的不斷提高,我慢慢地能夠把自己與大法聯繫在一起,得法之初,參加法會和經驗交流會時,十分愛聽別人的得法經歷和心性提高的體會等,而對關於弘法的交流都熱情不高,覺得一方面是商量事務性的東西,與心性修煉無關;另一方面覺得自己還是個剛入門的小弟子,這些事情也輪不上我。所以,雖然也在做一些弘法的事,卻一直是被動地參與和幫忙。99年8月我從新澤西州搬到加州,第二年三月買了房子,同時太太生了一個女兒,加上工作十分繁忙,漸漸花在大法上的時間和精力越來越少。六月師父的經文「走向圓滿」發表後,我拿著經文坐在無人之處讀了好幾遍,又發了半天呆。我才深深地發覺太多的修煉的時間和機緣已經無可挽回地失去了。看完經文最大的感受就是師父的慈悲,還給不精進的弟子一個機會。我又重新振作起來,儘量參加所有的弘法活動。但是自己的惰性使我還只是停留在「配合」上,凡事等別人來牽頭,也是怕自己沒做過,做不好。思想的深處,是願意躲在正法、弘法的洪流中作一個隨波逐流的小舟,等待將來天象的變化。隨著交流和師父的點化,我終於意識到自己的惰性、怕心和自私。師父早有詩曰:「發心度眾生,助師世間行。」但我以前想,那不是我,是那些得法早的,各個煉功點的負責人。我充其量也就是「得法世間行」,但是還得法這麼晚。直等到明慧網點出來:「向世人講清真相,才是最好的助師世間行」時,我才意識到我也是大法的一分子,我也能、並且也應該「助師世間行。」於是,許多我從來沒有嘗試過的事情,我一一主動硬著頭皮去試,發報紙,辦講座,接觸各類的人和政府官員等等。不再等別人來起頭,也沒有時間等學會了再去做了。看著越來越多的人聞到大法,得知大法的真象,心中真是喜悅。其實在各種弘法活動中,自己也受益良多。獨自在家看書的時候,好像藏身在象牙塔裏,感覺修煉真容易。就是在接觸各種人和做事情的時候,一些從未被觸碰過的執著心才被顯露了出來。以甚麼心態去做弘法的事,怎樣對待阻力和困難,如何回答各種問題,無不是對自己學法的檢驗。

去年7月去了華盛頓DC法會,是頂著壓力走出來的。太太仍然反對我修大法,孩子才三個月,岳母不修煉。公司裏特別忙,我是項目主管,老闆一天假都不想讓我請。從DC回來不久,就收到9月初在紐約法會的通知,而且日期不是在週末。我當時心想:「夠了,紐約我就不用去了。」可是,後來接連收到同修的電話和電子郵件,鼓勵大家前去參加和支援,這才知道這次活動的重要性。那時距離法會只有不到10天了,我的心陷入衝突中,好久沒有心裏那樣忐忑不安和煩惱了。去還是不去,我反覆權衡。不去的理由似乎很充份,比如當地也有弘法的工作要做;我今年的假已經用完了,況且如此的投入,老闆會不會對大法產生誤會?……可是我總是覺得,所有不去的理由,都是掩蓋自己的藉口。因為還有一些利益上患得患失的計算,時常掠過我的腦際,比如這麼晚了,機票會不會很貴等等。但是後來我越來越意識到,自己如此的猶豫不定,恰恰表明這對我是一個關。「關關都得闖」,於是我決定去。去的理由,就是戰勝自己那顆瞻前顧後的心。和老闆去講,他表示理解,只叫我帶上公司的行動電話,以備萬一。我後來兩個週六加班,把請的假補了回來。太太也沒有給我臉色看,或許是因為我很堅定,家中的事情也做了安排。我很高興那一次的決定沒有成為令我後悔的一次經歷。

師父講,這部法「越學越覺得她的珍貴」,正是如此。得法之初,只覺得歡欣喜悅;修煉之中,才越來越體會到法的珍貴和機緣的難求。不知是何等的幸運,和甚麼樣的因緣,才成就了我們在這宇宙正法的時期作大法弟子。讓我們秉持著正信與正念,走好在世間的每一步,不辜負自己的機緣,更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渡。

(2001年洛杉磯法會發言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