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賜我第二生,我用生命護正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八月三十一日】我叫洞寶(化名),是山東大法弟子,得法有三年了,現有一個百病不侵的身體。這是我得了法後,在師父的保護下,在大法的指導下有了這第二次生命的延續。下面我談一下我得了法以後的親身經歷。

97年,我身體忽得重病,全身浮腫呼吸困難,小便不暢,神經失調,手無端杯之力,腿無撐體之功。醫院給判了「死刑」後經我親戚(腫瘤科主任)和院內名醫的共診研究後,確定為嚴重性急風濕性心臟病,是由大關節炎導致,經一個多月的治療才暫時控制了病情,出院時醫生叮囑:「你回去後要按時吃藥打針,不要活動,千萬注意感冒,否則性命難保。」我為了節省開支,自己打靜脈注射的針,每天三把藥,可身體一天別比一天弱,眼看性命不保。

九八年夏天,我姐來看望八十歲的老母親,看到我搖搖欲墜的樣子,心痛的兩眼落淚,關切的說:「現在我在學一門功法叫『法輪大法』,老師講到只要你真心修煉,你的病由老師給你淨化(因大姐也是剛得法、法理還講不好)你不妨試試。」我開始一聽只要真心煉功就能治病,有此等好事為何不煉?當即說道「我煉,我要真心修煉。」可誰知就說了這一句話的我,還沒見到老師法像和大法的情況下,一頓飯沒吃完,就覺得肚子不舒,開始下洩。大姐說:「看來,你與老師與大法有相當大的緣分,你好好修煉,大法書我回去給你捎來。」(真的,不幾天,大姐的女兒雪花(化名)給我送來了老師的《轉法輪》和西部講法等幾本書,並把第一套功法教給了我,還講了一些注意事項)。這次下洩直到半月以後才停止。此時身體感到很輕鬆,而且不虛脫,通過學法才知道大姐剛開始說的「你不妨試試」的說法,因為老師在「《轉法輪》第35頁講道:「很重的病人,我們不讓他進班,因為他放不下治病這個心,他放不下有病的想法。他得了重病,很難受,他能放得下嗎?他修煉不了。我們一再強調,重病人我們是不收的,這裏是修煉,和他想的事情差得太遠,他可以找其它氣功師去做這個事情。當然有許多學員是有病的,因為你是個真正修煉的人,我們要給你做這件事情。」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和老師的慈悲恩典。

每次消完業,身體都會感到有很大的變化,深深感到了老師在《轉法輪》中講過的「給你調整身體,你是有感覺的……」的點悟。又一次消業,我咳嗽不止,浮腫氣喘,痰血齊吐,進食困難,每次只想吃點紅薯充飢,因紅薯清淡且有甜味,兩天後,就受不了了。肚中翻江倒海,不一會將剛剛吃下的幾塊紅薯一傾而出,全都吐了出來,且淚流滿面。家人嚇壞了,我卻笑著說:「這下透氣了,更輕快了,這是老師在去我的執著心呢。」家人不信,我將《轉法輪》中240頁老師講的讀給她聽。老師說:「人在吃的問題上還不只是吃肉,對甚麼食物執著都不行,其它東西也是一樣。……說你就想吃那個東西,真正修煉到應該去那個心的時候,你就不能吃,你吃了就不是味了,說不定啥味了。」家人聽我讀這段話後,看我也心平氣和了,才放心的幹別的去了。

使我感受最深的是最後一次消業,此次消業來的甚是兇猛,但我心性也是有了很大的提高。病魔折磨的我氣喘難當,躺不下,站不穩。每晚只好在床頭坐一夜。後來我怕打擾家人睡覺,就獨自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心想就這樣打坐不是很好嗎?等家人都睡了就清心打起坐來。零點的黑夜真是靜的出奇,沒有一點生息,這時我突然聽到我頭上部發出一聲極其悲哀的嘆氣聲,緊隨著我頭皮一炸,一道令人毛骨悚然的電剎聲從我頭部衝向樓門。我卻一點沒怕,反而高興,若不是看到了老師在《轉法輪》關於「顯示心」這一節,很可能會高興的大叫起來,《轉法輪》中251頁老師關於治病問題中講過:「我們就講最普通的人哪兒長瘤了,哪兒發炎了,哪兒骨質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間就是那地方臥著一個靈體」「是它發出的這個場」。我悟到是我們的師尊傳的法太正了,使它害怕了,老師講過「物極必反」。這個病魔見征服不了我,發出了最後的哀鳴,就逃之夭夭了。當時我思想很靜沒有雜念和干擾,就想我的病從此就好了,再也沒了,心中充滿著對師尊對大法的感激和無上的敬意。三分鐘後,我高興未消把家人叫醒,將此事說與他們聽,他們也感激的說:「若真如此,真是謝天謝地。」天明後我去洪法場地時,感到腳不沾地,像有人提著走,輕的讓人有點怕,馬上意識到老師在講「周天」一節時講過:「談到大周天,雖然不讓你飄起來,可是你會覺得一身輕,走路生風。過去走幾步就累,現在走多遠都覺得很輕鬆,騎自行車好像有人推你一樣,上樓上多高也不累,保證是這樣的。」(《轉法輪》285頁)從此後我身體內的一切不正的狀態,全歸於正了。如:風濕性心臟病啦,大關節炎啦,扁桃體炎啦,全都不存在了,得法三年來,就連感冒發燒都沒有一次。真正有了一個百病不侵的身體。

所有這些都是我們的師尊和無邊的大法恩賜給我的,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可是這造福人類、救世度人的無邊大法卻遭到了以江澤民為首的邪惡之徒的誹謗和迫害,從99年7月20日開始到現在有多少無辜的法輪大法學員被惡警打死、打傷、打殘,有多少手無寸鐵的大學生弟子被關押、勞教、洗腦,更讓我們難以忍受的是邪惡之徒對法輪功的誣陷。在這關鍵的時刻老師給學員們指點著前進的道路,師父說:「現在的大法弟子應該是真正的能把自己當作大法中的一個粒子。而不是在學法了,是學法的同時發揮一個大法粒子的作用,為大法做甚麼就是在給自己做甚麼一樣,這就是經過這次魔難走過來的弟子此時的真正狀態。」師父還說;「學大法是為甚麼?他們只想從大法中獲取,把大法當作保護傘。在大法遭到迫害時,在衛護大法的弟子被抓、被迫害、被打死時,他們在幹甚麼?在他們的師父遭到誹謗時,他們幹甚麼去了?等待著天上掉下餡餅來嗎?等待著難一結束就去圓滿嗎?我真為他們擔心。他們不知道他們真正生命的處境有多危險哪!」

《嚴肅的教誨》使我悟到我做為一名法粒子在大法遭難的時候,應該走出來護法、正法,用實際行動助師世間行、正法除惡。我的生命是師尊賜給我的,所以我要用生命來護法,每天我除利用我工作的便利發放真相材料、真相光盤和法輪功電台的錄音帶外,還積極參加與同修們共同正法活動,如到鄉下發真相材料、掛橫幅和貼條幅活動。特別現在進京正過法的弟子,一批一批被惡警非法逮捕的情況下,保護大法弟子和護法同樣重要,我積極的保護被惡警監視、搜捕的大法弟子,使我們少受損失,同時共同正法。共同發正念除惡。我感到無邊大法處處都會普照的。大法弟子在不同狀態下應起到不同的正法作用,不同的環境下,都有不同狀態的大法弟子在正法、洪法和護法。為護法用生命去兌現誓言也是心甘情願的。讓我們大法弟子用實際行動去啟迪世人的善念,使其不再跟隨江澤民邪惡集團去幹壞事,讓邪惡之徒明白迫害大法弟子是有罪的。讓大法的光芒照遍蒼穹,充份顯現「佛光普照,禮義圓明」的偉大法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