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獄中大法弟子手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16日】

同修們:你們好!

現在我把湖南省株洲市白馬壟勞教所中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的部份情況簡述如下:

2001年2月5日,大法弟子熊瑞蓮、彭道慧被非法判勞教入白馬壟勞教所。她們倆先後在床上盤腿煉功,被幹警從床上拖下來用鐵銬把雙手銬住吊在鐵窗上,人懸離地面,雙腳不能落地。她們噁心直吐,汗水和淚水摻在一起往下流。大概吊了個把小時才解開鐐銬。以後的十多天裏天天有大法學員被吊在鐵窗上或床鋪上的鐵桿上,腳不能落地。或者雙手被鐵銬銬在下床邊沿上,雙腿跪在地上。

2月10日左右,又因為大法學員學法煉功,全體大法學員除個別之外,七十來個學員被鐵銬銬住吊起。有的大法學員被特警吊起後,特警們還使勁拉、壓、摁手銬,大法學員的手腕被鐵銬掐住陷進肉裏,有的剛銬就被特警額外的折磨磨得血跡斑斑。有許多大法弟子被吊起來銬住後,屎尿失禁拉在褲子裏。彭道慧就是其中一個,銬了一段時間後,她喊要方便,幹警不予理睬,後來由於長時間的吊銬,非常難受暈過去了,因為她已暈過去了,控制不住大小便,全部拉在褲子裏。幹警在其他被吊的大法學員們的強烈要求下才解開了已昏迷的彭道慧和另一個要方便的大法學員,其他人依然被吊銬著。

晚上吃完飯後都得去電視房,在樓上的電視房裏,大家齊聲背法。這些幹警命令大法學員們全體站著背,寒冷的2月裏的全體大法學員們經常被整夜整夜的罰站,不許大法學員睡覺。有些大法學員實在熬不住,在如此寒冷的冬夜竟然倒在電視房裏那冰冷的地板上睡著了。許多大法學員圍成一圈坐在地上打坐,幹警們對打坐的大法學員拳打腳踢,拽的拽、拖的拖。第二天晚上對大法學員的迫害更殘酷了,不許大法學員「打地鋪」,必須整夜整夜地熬。連續很長時間,幾乎天天如此,大法學員們承受著巨大的痛苦與壓力,被拖得精疲力竭。

一天,一個大法學員在背誦經文,幹警大聲制止她。命令另一個大法學員把襪子脫下,那大法學員脫下襪子,不明白幹警要幹甚麼。沒想到幹警把剛從腳上脫下的襪子往背經文的大法學員口裏直塞,竟然塞到喉嚨裏去了!大法學員被咽得眼珠都鼓起來了,幹警惡狠狠地問她還念不念經,她鼓著眼珠說不出一句話。後來被其他大法學員從她喉嚨裏摳出來這隻襪子,另一隻襪子在大法學員的阻攔下沒被幹警再次塞入喉中。

3月初(大概是3、4號)一名大法學員因為煉功,從上午銬著吊到中午吃飯,下午又因點名不報「到」,繼續吊銬到晚上吃飯。晚飯後看電視沒配合幹警,繼續背銬著吊到第二天凌晨4點,其他所有大法學員整夜陪站著念經,幹警在凌晨4點仍不准大法學員睡覺。這名大法學員被解下鐐銬後全身顫抖,已失去知覺。許多功友依然只准坐在床沿上,不許睡覺。

一大法學員因不配合邪惡,幾乎每天都被拖出去用電棍擊,被電棍擊過不知多少次。

上面都是嚴管隊發生的事,普管隊亦如此,只要大法學員煉功學法便會成為幹警毒打的靶子。

比如:3月23日,2大隊因大法學員早上點名不報到被特警們用腳踢,後來全被拖到辦公室,幹警們大叫著要整死大法弟子。一個個大法弟子被這些打手拖進去電擊,並逼迫大家掛牌。其中有兩個大法學員胡月輝、巫愛軍被拖到山上的一間小房子裏整整毒打了一天。胡的身上幾乎無一處完好的皮膚,大腿、嘴的四周、臉頰、眼睛周圍等等被電棍擊得形成塊塊凸起的紫斑,慘不忍睹,還有許多拳打腳踢的烙印。其他大法學員都被不同程度地打傷。

3月5日,被關押在嚴管隊的大法學員全體絕食要求無條件釋放,對迫害表示抗議。3月9日晚,這些特警之類又出動了,用一個約3寸長削成斜尖口的圓竹筒強迫給大法弟子們灌食。一個個竹筒不由分說被特警野蠻地插進喉管使勁灌,許多大法學員都險些被灌死了,那種窒息的難受滋味,沒法形容。有好些大法學員雙手被銬住,身體五花大綁後被迫灌食打吊針。3月12日下午,一個名叫左淑純的大法弟子灌食後被幹警匆匆抬走。嚴管隊的大法學員看到她整個臉身子除一隻手臂外全被破棉絮蓋住了。大法學員要求集體看她,被拒絕。一個隊長當時說過左淑純因灌食出了問題被抬出去吊水了。但至今音訊全無(我們大法學員根據所見所聞判斷她已被害死。後據左淑純所在地的有關人士說她已經死了,並不准家人向外界透露)。自此特警們才停止了他們那慘無人道的灌食,綁、摁等方式強迫大法學員打吊針,許多大法學員被強制打針,因靜滴速度過快等原因,好些大法學員靜滴後大口大口地吐血。後來絕食的大法學員一個個被叫到辦公室用電棍狠擊。擊一陣、問一陣「吃不吃」,答不吃或不答的繼續用電棍電嘴等處。

在兩年裏,大法與大法學員遭到邪惡迫害。株洲市白馬壟勞動教養所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一直在承受著這極其邪惡的迫害。這白馬壟與外界隔絕、封閉著,所有的消息都傳不出去,明慧網等從未見有白馬壟邪惡迫害大法學員的文章。但是這裏每天都有大法學員被毒打,被用刑。每天被幹警及犯人(監管大法弟子的吸毒者)喝斥、教訓,現在採用最多的刑具是電棍。

這裏分普管、嚴管、特管。嚴管比普管嚴(被毒打的更多),特管比嚴管嚴。據了解,被關押在特管隊的大法弟子天天被用刑折磨,承受的更多,為大法付出更多。

我們被關押在嚴管隊的大法學員不准接見,筆、紙都沒收了,隔一段時間便搜身。寫信收信都要幹警過目。完全封鎖了這裏的一切消息。這裏的幹警2001年比2000年更邪惡。以前的不說了,就寫最近的。請您設法讓世人知道這邪惡勢力的黑窩。一定要讓世人知道,暴露它,鏟除它。

這些專門打大法弟子的男特警我們記得的有:4329158、4329032、4329138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