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非法關押在遼寧沈新教養院的一位女大法弟子的呼聲

——請親友向沈新要人:活要見人 死要見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9日】編者按:這是一封被非法關押在遼寧沈新教養院的女大法弟子向親友們及全世界善良人們的求救信。

尊敬的親友們:你們好!

感謝你們對我們的關心和掛念,感謝你們幫助我照顧孩子,感謝爸爸真誠的父愛,感謝媽媽為我東奔西走,感謝弟弟純真的姐弟情,感謝可愛善良的弟妹為我們這個特殊的家庭的付出。我會珍惜我們的緣分,再一次感謝弟弟、弟妹支撐著全家的重擔,謝謝你們。

我現在是在瀋陽市監管醫院裏給你們寫信。我是怎麼來這裏的呢,警察首先從鐵嶺把我們轉到遼陽再轉到馬三家子教養院,之後又把我們一行十人送到張士教養院,那裏有三十多名男學員,十名龍山教養院女學員。說白了,就是一個男女混雜的監獄,醫院不讓我們睡覺,輪班監管我們,首先是身體上折磨,然後是精神上叫你承受,直到我們放棄信仰。我們實在沒辦法,就幾個人一起絕食抗議他們這一違法行為。

4月25日,警察又把我們絕食的大法弟子押送回沈新教養院。在教養院期間,我們各自寫了控告信(控訴鐵嶺、遼陽、馬三家、張士、龍山、沈新警察的無人性的折磨的真實材料)來告訴世人甚麼是真正的正和真正的邪。

5月1日我的材料沒有寫完,就又起程了,警察把我又押送回龍山教養院,對我又一次強行洗腦,說白了就是逼迫我們說假話,他們說甚麼,我們就得承認甚麼,不然就是殘酷的迫害。如果我們說一句「法輪功對人們有百利而無一害」,實話實說,實事求是的去講清大法的真相,他(她)們就給我們扣上各種的罪名。但通過我在獄中的生活,看到他們的言行和所作所為,實際上是他們在搞陰謀詭計、搞見不得人的勾當。我們大法弟子都按照大法的要求說真話、辦真事、與人為善、和睦相處,不打人、不罵人、不說髒話,做事先想到別人,無私無我、先他後我。這還不是個好人嗎?如果把這都說成壞人的話,那甚麼是好人呢?善良的人啊!難道你們真的善惡不分了嗎?這可是最大的危險。

我在一年半的非法教養期間,雖然吃了無數的苦,受盡了折磨,但是我從中真正的體會到了生命的寶貴和為真理而生的偉大意義所在。警察最後又把我關押到所謂的普教(其中有吸毒等各種罪犯)讓普教人員看管我們,看不好,如果他們不能讓我們放棄信仰,就給他們加期。

世人啊!他們惡到了甚麼成度了!因為我是女人,他們的言行骯髒到了極點,真叫我難以向世人啟齒,我實在說不出口了。他們禽獸不如。我們再次指出這是違法,向穿著國家制服的幹警抗議,你們不能像文化大革命那樣,人整人,人收拾人,人利用人,人吃人,進行無人性的折磨。暴徒們對我們肉體上折磨以外,精神上也進行摧殘。

十天後,(這十天啊,真是度日如年,長夜難眠啊)他們看對我無可奈何,就又把我送回沈新教養院。我們繼續揭露各個教養院殘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這時沈新的幹警以郭勇為首的,裝出一副偽善的面孔,表面說讓我們寫些材料,然後扣下,不去實事求是的往上報,真正欺騙世人的不是他們又是誰哪?罪魁禍首又是誰呢?

我的非法關押4月末就到期,另外還有很多人都超期了。我們站出來指出教養院對我們的關押是違法的,他們說是上指下派,在沒辦法的同時,才說出指的是瀋陽市司法局副局長張憲生。世人啊!真正違法的是他們,踐踏人權的是他們,可想而知在中華大地上竟然有這些邪惡之徒,時時都在殘害大法學員。我們沒有違法,卻遭此殘害。世人啊!醒一醒吧!天下善良的人們啊,你們做事都要有一個正念,是非分明,用正念對待我們絕食這件事。不要認為我們與政府對抗。再次重申:我們沒有犯罪,無故把我們關押起來了,我們是抗議這些犯罪行為。我以前體重一百六十多斤現在被折磨成百十來斤。有些禽獸不如的執法人員肆意凌辱虐待女學員,他們沒有人性,將我們女弟子扒光衣服,進行百般折磨,成夜不讓睡覺,乳罩被剪壞,不讓換衛生巾。人們想一想吧,在中華這片土地上竟有人把十八名女大法弟子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與犯人同居一室,多麼的邪惡!多麼黑暗!哪個有良心的「公僕」會這樣對待人民呢?這分明是叫人做壞人嘛!世人啊,家人啊,醒一醒吧,甚麼是正、甚麼是邪還用評說嗎?

人們心裏還記得吧,岳飛是怎麼死的,大法弟子用自己的血肉之軀,去向國家講清真相,討回大法的清白,希望獄中的功友早日從泥潭裏解脫出來,同時也將他們認為比生命更寶貴的法輪大法告訴世人。

我因幾次進京上訪,受盡酷刑折磨。憲法是我們國家的根本大法,上訪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憲法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那麼是誰在改動憲法?踐踏法律?憲法規定國家主席必須在人民代表大會決定基礎上才能公布命令,可是對於法輪功的問題卻是「人權惡棍」江澤民先強加「罪名」然後叫人大制定法律。試問如果他有理的話,為甚麼不讓人說話哪?不讓上訪呢?如果真像官方電視演的那樣的話,那為甚麼還有那麼多人學呢?為甚麼越迫害人越多哪?中國不讓學了,那麼世界上有五十多個國家都在學,難道他們就沒有頭腦嗎?他們就不理智嗎?我一直沒有背叛我的信仰,我一直堅持真理,用生命去捍衛宇宙大法,雖吃盡了人間的苦頭,過著嚴刑拷打的獄中生活,但我無怨無悔。人都應該明明白白的活著,都不應該被欺騙,我們有責任向世人講清真相,叫世界上善良的人們早一天了解到真相,使邪惡少一天在人間猖狂,我們獄中的功友就少一些苦難,因為那已經不是他們應該承受的了。如果我們人人都不去講真相,那我們的功友甚麼時候能重見天日,善良的人們還要被愚弄多久才能清醒啊。

我記得有一次我絕食,暴徒們就強行給我們灌食,我和他們講道理他們就用各種辦法按住我,虛偽地說「為了我的生命」。有一個叫郭勇的,用拳打腳踢的辦法收拾我,臉都打腫了,最後一拳打在我腰上,我疼痛難忍,大汗淋林,幾個人費了好長時間才把我吃力的送回禁閉室,此時已經不能動了。郭勇打完我卻不承認,還是很兇。其他學員看到我都哭了。我的褲子都尿濕了,去廁所都去不了了。當其他學員抗議他們這種犯罪行為時,就聽到走廊裏傳來電棍的啪啪響聲,這時我才明白過來,我已躺在冰涼的地板上,滿腦子反映出一年多教養院裏的兇狠醜惡的表演,一樁樁,一件件,江澤民犯罪團伙才是真正的邪教。

我為了說一句實話,就有這麼多醜惡的嘴臉暴露在我們的面前,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他們殘無人性的惡毒表演中,我怎麼能不堅定我的信念,信心呢!是誰在禍國殃民?他們才是國家的敗類,人類的渣子。人不治天治,中國大陸現在所發生的一切天災不就是這幫人帶來的嗎?是他們這些從上到下對法輪功慘無人道的迫害震怒了上天,如不悟,真正的災禍就將開始。所有善良的人民啊!請伸出你們正義之手,不給謊言和罪惡存在的空間,主動制止邪惡,為了你們的將來。因為在這場磨難中每個人都在擺放自己的位置,對邪惡的無動於衷就是對邪惡的默許啊!假如當你們的父母受到不公正的迫害時,你難道不應該站出來說一句公道話嗎?如果因你說一句公道話而受打關押、毒打,別人是覺得打人的是對的還是你是對的呢?況且這已經不只是人的問題了,這是宇宙的大法啊!

6月9日的一天,由於我不能動,院裏怕出人命,下午由宋小石隊長和幾名女幹警把我送到第八醫院拍片子。我不會看片子,但我看到片子上有一個拳頭大的黑色印跡(右腰部)。12日,我出現了尿頻,沒辦法,我只好煉功(因為晚上無法入睡,腰痛,地板涼)叛徒們看到後,報告幹警(背叛大法的人看管我們),幹警就用手銬把我吊背著扣在地板上,就這樣到了14日尿出現了異常,一次次的疼痛,褲子都尿濕了。這時有一個功友因煉功,被電的全身沒有一個好地方。上午十點左右,院長(劉晶)還有其他院領導走進禁閉室,宋曉石把我吊著的手從鐵門上放下來,然後告訴我,給你送監管醫院去。劉晶院長說住院費由你們家裏出。

世人啊!我是被教養院殘害的。我沒有了家,只有一個還未成年的孩子。他們可能會騙家裏人拿住院費。媽媽呀,不要給他一分錢,他們才是罪人呢。他們還說死了就算是自殺,他們不講一點理。我們的人權在哪?邪惡的江澤民說我們被幹警『打死了算自殺』。請世人了解了解法輪功的真相吧,我為甚麼要跟家裏人說這些呢?不是叫你們難過而是叫你們知道真相,不要再受沈新教養院偽善的欺騙了。他們人一套鬼一套,如果你們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可以以家屬的名義聲討,向沈新要人,活要見人,死要見屍。我現在已經不能說話了,舌頭都爛了,吃東西都不方便了。爸爸、媽媽、弟弟、弟妹,我的兒子,如果我真的不在人間了,那一定是被他們害死的。等到邪惡之徒得到惡報時,法輪大法正過來時我一定會重現人間的。

最後祝善良的人們在新的世界裏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你們的親人,
大法弟子:尹麗萍

註﹕此弟子是2000年因去北京上訪被非法教養的,經過了許多教養院,哪怕受到最嚴重的迫害時,都一直堅持講真相。希望眾同修和看到此消息的善良人們用一切你們可能找到的方法給尹麗萍以支持和幫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