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正法進程理解相生相剋之理的歸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14日】師父在《精進要旨﹒為誰而修》中說:「其實,人類社會從古到今就存在著一個理,叫相生相剋,所以有好的就有壞的,有正的就有邪的,有善的就有惡的,有人就有鬼,有佛就有魔。」每次我親身經歷或耳聞目睹大法弟子參與正法進程所遇到的種種艱辛時,總是想到師父所說的這句話。但是,以前我有意無意地從舊宇宙的基點上理解這句話,即認為惡的存在是必然,魔的破壞也是必然。我恰恰忽視了老師後面說的話:「這就是過去的理。」和「過去人類的發展一直是這樣(相生相剋的理以後會發生變化)。」我常想,相生相剋的理甚麼時候發生變化呢?怎樣變化呢?

「過去的理」是舊勢力的安排,相生相剋的理發生變化靠誰來動呢?在人這一層就靠我們大法弟子。現在,當師父賜予我們口訣和正念除惡的方式後,三界內邪惡的破除也靠我們弟子。大法弟子就是在創造歷史。回顧兩年多來的正法進程,弟子們的助師正法的經歷已經充份說明了這一點:

鎮壓剛開始的時候,「非法聚集」是個了不得的罪名,99年被判刑的江詩龍等4名海南弟子,就因為在北京展覽館後面小河邊聊聊天,被判刑最重達12年。而且邪惡又是出動特務用針孔攝像機拍攝,又是上電視大作文章,搞得「聚集」這個詞儼然成了十惡不赦的大罪。專門負責偵破大案要案的北京市公安局七處為了攔住幾個善良百姓聊天,毒計用盡,忙得焦頭爛額也無計可施。

還沒等江羅政治流氓集團搞清楚到底是誰「組織」的一次又一次「聚集」,成百上千萬大法弟子已經踏上了為師父、為大法、為無辜被迫害的同修上訪的路。這下可了不得了,「聚集」是管不上了,路口、車站、信訪辦堵都堵不住我們心懷真善忍的大法弟子。誰「下的命令」?誰「組織」的?那個流氓集團又怎能理解「拿錢財、拿物質利益嚇不倒的」大法弟子呢?

還沒等邪惡在徒勞地阻攔上訪中喘上一口黑氣,無數大法弟子堅定地走上了天安門、無數雙堅定的手臂莊嚴地展開大法橫幅、無數顆無私無我的心發出了震撼天宇的呼喊「法輪大法好!──」邪惡左支右絀,像塊撕爛的破布,只能勉強遮蓋天安門地區。面對大法弟子,邪惡用人民的膏血豢養的警察、武警、軍人、流氓、地痞最清楚它們內心的怯懦。瘋狂的、滅絕人性的殘暴凸現了江澤民一夥和他們背後的邪惡勢力內心無法迴避的深深恐懼──它們知道世上人人都信仰、嚮往「真、善、忍」時,這個宇宙中就再也沒有它們的位置了!

「走出去,向世人說明真象!」──明慧網2000年4月的文章,像戰場上嘹亮的號角,充份展現了弟子在大法中熔煉出的正法正覺。師父《理性》經文更是從法上指出:「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這就是在建立覺者的威德。」就這樣,在邪惡的頭子傾盡全力地通過造謠、鎮壓、殘酷迫害、株連、甚至肉體消滅的辦法防堵大法弟子上天安門護法,然而卻徒勞無功的同時,數以億計的大法資料已經撒遍了中國的城市、鄉村,無數受舊勢力矇蔽、毒害的同胞清醒過來,舊勢力妄圖毀滅眾生的安排在大法弟子證實法,同化法的過程中變得不堪一擊,徒然註定了自己被徹底清除的命運。

惡毒的自焚案出台了,江氏父子和爪牙李嵐清、羅幹等在狂笑。面對舊勢力的邪惡安排,傳單、資料、報紙、橫幅、喇叭、光盤、軟盤、面對面地講真象;雙面膠、不乾膠、油印、膠印、絲網印、光敏製版、氧化鋅製版、刷漆、噴漆、氣球……,整個大陸對邪惡的破除真是遍地開花。「有甚麼大驚小怪的?沒事(把資料)拿回家看去!」這就是上級對舉報收到資料的下級的指示。清除了背後進行控制的邪惡,人這一面是相當弱的,「無論誰迫害大法,他都是人在跟神鬥,最後的結果是明顯的。」(《李洪志師父在美國西部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演講》)與此同時,中國大陸以外的國家,大法弟子廣泛地說明真象,善良人民對大法的支持,大量政府、團體和個人譴責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暴行,更是在世界範圍內有力地窒息了邪惡。

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視資料印刷和傳播大法真象的明慧網為眼中釘、肉中刺,調集公安部、信息產業部等等利用國家資源封堵明慧網,查找資料印刷點。但結果是,非但每天的明慧文章能及時送到廣大弟子手中,弘揚人間正義、堅定支持大法的大紀元等網站又成為廣大大陸人民喜聞樂見的媒體。同時據報載,至少20%的北京市民家庭收到過大法資料。真象在不可阻擋地傳播。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真是如熱鍋上的螞蟻,它們沒有從自己一次次的慘敗看到「邪不壓正」、「一正壓百邪」的天理,沒有看到自己逆天象而動的愚蠢和必然失敗的下場,荒謬地認為鎮壓沒有成功是因為「外國勢力支持」。因此它們再次開始了瘋狂迫害,以大大升級的罪名「顛覆國家罪」迫害了清華大學6位風華正茂的學子。

但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做夢也想不到,「法輪常轉,佛法無邊」,慈悲偉大的師父賜予眾弟子除惡口訣和手印──「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大量另外空間的邪惡被清除,弟子用正念除惡的神跡頻頻見諸明慧,我自己也多次親身體驗正念的威力。以前是幾個警察抓捕幾十名大法弟子,現在是幾十名武警圍捕一個大法弟子卻被大法弟子堂堂正正闖了出去。即便弟子被抓,用正念闖出魔窟的例子也是數不勝數。形勢完全不一樣了。變異了的相生相剋的理也正在被歸正。

「對於邪惡的東西,那就是要清除,因為它是破壞宇宙、破壞眾生的。也就是說如果沒有這些邪惡也就不存在正法的必要性了。那麼在任何歷史時期都沒有這樣的事情,沒有先例,沒有參照,能做好這一切,真正體現出了作為大法弟子的偉大,而且是你們的榮幸,因為在歷史上任何生命都沒有這樣的機會,這是第一次。」《在2001年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講法》師父同時在《大法堅不可摧》中說:「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大法弟子同化於大法的純善、決不訴諸暴力,完全用正念清除邪惡。由此可見,能否正確的運用正念除惡、堅定大法,是目前天象對弟子的要求。

到現在為止,邪惡可真是黔驢技窮了。回顧人類歷史,以前的善惡之爭是如何的呢?耶穌基督被釘上十字架、釋迦牟尼佛不得不涅槃而行。善的出現總是伴之以惡對善的「檢驗」。而回顧大法弟子參與正法進程的偉大歷程,我們可以看到,惡的出現總是伴之以善對惡進行的清除。弟子們用實踐證悟了師父講出的法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師父說,「無論從哪一個方面來講,都有一個最後解決這些問題的辦法。」《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我悟到,在整個正法過程中,又何嘗不是如此呢?每次邪惡挖空心思,自以為巧妙的安排,都伴隨著它們根本想像不到的清除,因為師父在法中說得很明白:「目前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就是在創造未來」《甚麼是功能》。

我悟到,過去的相生相剋的理已經在正法過程中發生了變化,大法弟子正在創造未來。「邪不壓正」、「正念清除邪惡」就是未來的「相生相剋」的理的來源。這是現階段我從正法進程對相生相剋的理的體悟。

有不當之處,請同門弟子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