拘小節,去執著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22日】作為一名中國大陸大法弟子,我想把在這兩年的修煉中遇到的一些帶有共性的問題和個人體會寫出來與大家共勉,如有不對請各位同修指正。

1、「真」的問題

有的弟子被警察審問時說了不少假話,他的悟法是「我只對師父真,對他們可以說假話」。也有的弟子遇到同樣的問題時甚麼事情都交待出來,他的悟法是「對誰都要真」。

其實師父無論是在《轉法輪》中還是在國外講法回答弟子的提問時都講過「...我不願意說的話,我可以不說,但是我說出來的就得是真話。」。

我的悟法是哪些該說哪些不該說用法去衡量就很清楚了。洪法的話說的再多也沒有問題,涉及到別的弟子的事情,如果交待給警察會使法的工作遭到破壞,可以堂堂正正地告訴警察「無可奉告」,涉及到自己的事情如果主動交待給警察,正好被用來給自己定罪,導致法中損失了一名骨幹,從而幫助邪惡達到破壞法的目的,可以堂堂正正地告訴警察「無可奉告」。同化著假話修過來的弟子是有漏的,片面地強調真的弟子也是沒有學好法,因為大法是圓融不破的。

2、「圓融」的問題

有的弟子不知不覺地把「圓融」理解成「遷就」,在遇到問題時站在人的基點上思考問題和解決問題。例如:有的弟子在被警察抓住後說「我怕給地方政府找麻煩,你放了我吧。」好像是體現出了「善」,但無形中承認了是大法弟子在製造麻煩。

有的弟子為了達到震懾壞人和鏟除邪惡的目的,在洗腦班裏採用大發雷霆、吼叫的方法,還說效果好,是神的一面在正法。

有的弟子在洗腦班裏順著壞人的思路說話,表現出「善」,目的是讓他們不反感,讓常人理解大法。

有的弟子在單位工作職位遇到困難時,別的弟子建議為了法給單位領導送點禮。

儘管這些弟子的出發點是為了法,但是思考問題的方式和做事情的方法卻是用常人已經變異了的思想和行為去做的。我覺得其實是在背離法。就像師父說的『比如說有的學員被抓進去了,在嚴刑拷打中承受不了,就寫了悔過書。可是呢,他心裏想:我這都是騙他們的,出來之後我還煉,我還出去正法,還上天安門。可是這是不行的。』的道理是一樣的。

3、「怕心」的問題

有的弟子在做大法的工作時不注意安全,把一些必要的小心謹慎當作「怕心」,例如:

有的弟子在家中已經被竊聽的電話中談論法的工作,有的弟子在上網時用真名交談,有的弟子不用安全方式發送郵件。

我認為其實是不對的,應該從兩方面來看:如果你可以很容易地用安全的方式來解決,而你卻為了證明你沒有怕心或者只想用神的一面正法,那你很可能在這件事情上摔跟頭;如果你沒有別的辦法必須這樣才能做到,大法的力量和你自己的正念會保護弟子的安全。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大法會保護弟子的問題的同時也提到有人拿著這本書在大街上一邊走一邊喊叫「有李老師保護不怕汽車撞」的例子。我們也應該全面地理解好這個問題,不要從一個極端走到另一個極端。邪惡之所以能得逞往往是因為我們自己有漏,不符合法造成的。

上面提到的弟子在很多方面都修的很不錯,沒有一個走向反面或被轉化,在這些共性的「小節」問題上,有的弟子甚至意識不到,所以我寫出來大家共勉,去掉執著,在正法中提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