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主動去正一切不正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三日】師父說:「師父要挽救一切眾生,而邪惡勢力卻在真正的利用眾生對大法犯罪,根本目地是毀滅眾生。」「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我體會到,在目前這嚴肅、關鍵的時刻,能不能真正做到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的安排,極其重要。

一、時刻保持清醒,否定舊勢力安排的一切

邪惡舊勢力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安排十分陰險惡毒,又環環圈套,處處陷阱,稍有不慎(心存執著、怕心、不清醒或掉以輕心)就會落入魔掌。而如果我們時刻保持清醒,識破、否定邪惡的安排,那就是另一種情形了。例如去北京證實法的弟子所遇,洗腦班裏那些玩藝兒,從第一步你就堅決不承認,完全否定,不配合它們的一切要求、命令和指使,邪惡就無計可施。到廣場,首先不承認一定要被抓,用正念擺脫惡人。被抓了,用正念走出魔掌。走不了,決不暴露身份,不讓邪惡進一步加害。對辦洗腦班,堅決抵制,正念清除其背後的邪惡,讓其停止迫害行動,即使離家出走,也不去參加,讓其辦班計劃落空。

比如發真相資料,首先清除發放範圍內的邪惡,保證安全。遭遇惡人,正念對待,或使用功能脫身。這種否定、不配合,表現在行動上,但關鍵是在自己的思想。思想有「會被抓」、「不去不行」、「被發現」等念頭,其實就是在第一步上承認和配合了邪惡的安排。再比如,當地公安要有甚麼統一行動,對講真相大法弟子要採取甚麼措施等,作為大法弟子,應該做出甚麼反應?首先應該明白,這一切都是邪惡勢力的安排,必須否定它,發正念清除其背後的邪惡,在行動上決不配合,措施針鋒相對的抑制它挫敗它。如果不是這樣,而是首先想,這件事對我們威脅很大,某件要辦的事是不是往後推一推,過了這一陣子再辦?這實際上就在一定成度上承認了邪惡的安排,反而會陷入被動和帶來危險。

二、證實法中時時修自己,不讓邪惡鑽空子

師父指出:「邪惡在三界內以至人間被大量銷毀,它們已經看到了失敗的下場,越加瘋狂的垂死掙扎,被迫害最嚴重的就是那些心裏有執著的學員。心裏越怕,邪惡越專找這樣的學員下手」(《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們的執著心、怕心,往往是邪惡的舊勢力安排對我們迫害的藉口。有的學員在證實法中做了大量的工作,緊緊張張,辛辛苦苦,卻因此而忽視了學法,忽視了向內找、修自己,結果滋養了某些執著心;有的學員雖然做了一些工作,但放不下人的各種執著,怕心很重。這就等於符合了邪惡勢力安排的條件,它們就「有理由」向我們的學員下手。處於這種狀態之下,你被它們抓住把柄(漏)不放,還談甚麼全盤否定呢?

要全盤否定邪惡的安排,就要在證實法中時時修自己。再忙也要靜下心來學法,處處向內找,在正法修煉過程之中,不斷去除各種執著和怕心,讓邪惡無空可鑽。即使因為有執著被邪惡鑽了空子,被抓、被關了,也不能承認它們的迫害。正好利用這嚴峻關頭,徹底把怕心和各種執著放下,心生正念,否定了邪惡的安排,就會柳暗花明又一村。大法弟子用正念擺脫魔爪的例子成千上萬。

三、主動去做,不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

師父在〈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中指出,「在講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精進要旨(二)》)我體悟到,作為大法弟子,不光在講清真相中應該這樣,在整個證實法過程之中,都應該不等、不靠、不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整體的大法弟子是目前在世間助師正法的力量,我們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我們的使命就包括清除邪惡。

可是許久以來。我們多少人都曾想:師父怎麼還不把這個除了呢?還不把那個除了呢?或者總想等師父說出來這一步怎麼做,下一步怎麼走。這種等和靠就不是大法弟子的正確狀態。大法弟子是在正法之中確立的,是在正法過程中逐步成熟的,我們的悟性也應該在其中逐漸提高。我們思想中包括等和靠在內的許多舊勢力直接安排的、以及受這種安排影響而形成的一切不符合正法要求、跟不上正法進程的思想、觀念,都必須清除。師父在加拿大法會上明示我們清除邪惡的方法時,先明示我們清除自己思想中的壞東西,其實也同時明示了這層法理。

我們應該明白,大法弟子證實法,決不能在舊勢力安排的框框裏進行,而恰恰要全盤否定、徹底清除這個框框。

我們還應該明白,應該大法弟子做的,是不能由師父替我們去做的,也不能由眾神代替去做。對於那些無可救藥的邪惡生命,如果我們坐等著最終由神來銷毀,那我們還是未來歷史的創造者嗎?如果一切都依著舊勢力的安排按部就班進行,那還是「全盤否定」它嗎?

我想,師父在〈大法堅不可摧〉中,把最壞的惡人還沒有遭報的原因告訴我們,又明示我們要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就是在叫我們主動去做。其實,許許多多關,許許多多難,弟子悟到去做,與師父講明了再去做是不一樣的,所建立的威德是不一樣的,給宇宙未來留下的參照也是不一樣的。師父說:「可是我一旦說出來,就再也不是他們自覺的發自本人的正念的行為了」(明慧編輯部〈嚴肅的教誨〉)。

同時,我們也曾體悟到,在正法進程中,師父每向弟子們明示一層法理,邪惡往往就似乎得以藉口加大其瘋狂。師父在極其艱難的均衡著宇宙中的一切因素,承受著難以想像的一切。師父的不說話和師父每次說話,都有多少弟子們永遠無法知道的「難言之因」啊!在重要關頭,師父總是等待著弟子們自己悟上來,其中,儘量減少弟子的魔難和把最好的給予弟子等等良苦用心,我們總該領悟萬千中之一、二啊!

實際上,各地的大法弟子並沒有因為邪惡的舊勢力需要利用人間的邪惡之徒來繼續「考驗」大法弟子而停止清除最壞的邪惡之徒背後的邪惡因素。在一定範圍內,大家統一時間,清除最壞的惡人集中的地方(如「六•一零」辦公室、勞教所、洗腦班)的邪惡生命,都收到了不同成度的效果。我們還可以在一段時間內,集中針對一兩個最壞的邪惡之徒,大家用善的、慈悲的、救度眾生的正念,令其去做甚麼或叫其遭惡報,以震懾邪惡,警示世人。

一切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都是邪惡的舊勢力「利用它們自己所製造出來的、不符合宇宙真正法理的邪惡安排」(《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但是,「誰也不配考驗大法。但是它們做了,那麼那就是它們的罪」(《導航》〈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大法弟子要正一切不正的,所有這些罪惡的、不正的,當然都在毫不客氣的清除之列。

當「大法在魔難中圓滿了一切的時候」(《精進要旨(二)》〈甚麼是功能〉),無論多高層次的邪惡勢力都將結束。

粗淺體會,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