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大法賦予的正念主宰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八日】

集體的智慧

為甚麼大法弟子要在法中熔成一體呢?其實正法時期的修煉與普通修煉有很大的區別,我們的行為在這邊只是上訪、打橫幅、講清真相,而真正在那邊鏟除的邪惡因素我們看不到,那才是我們要鏟除的邪惡的實質。為甚麼邪惡的警察打我們大法弟子很凶殘呢,因為他已經被魔所控制,而往往在人中修煉的大法弟子因為在迷中,不能很好的把普通的個人修煉與正法時期的修煉區別開來,沒有很好的明白〈理性〉經文中師父所說:「被抓不是目地,證實大法才是真正偉大的、是為了證實大法才走出來,既然走出來也要能夠達到證實法,才是真正走出來的目地。」(《精進要旨(二)))

從最近師父的新經文中我們可以更加清楚的看到,大法弟子集體發正念「鏟除三界內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時所體現的威力。而我們去天安門也好,在監獄也好,在任何一個環境中被邪惡迫害時,大法弟子不從個人消業和個人承受出發來看問題,應該熔成一體用集體的能量和智慧鏟除任何一個環境中迫害大法的邪惡。任何簡單的希望個人來承受的念頭都可能是消極的、可能是魔在那種環境中所希望的。在檢查了自己的心性問題並嚴肅對待之後,其餘的部份就是干擾了,要用堅定的正念去清除它。最近一些學員在描述另外空間鏟除邪惡的景象時所談,正說明了這一點,正說明大法弟子在任何時候熔成團、集體發出正念鏟除迫害大法及迫害自己的一切邪惡因素是非常有力量的。

清除思想中的變異物質的干擾

國內的學員在揭露邪惡、講清真相的同時,應該主動清除自己思想中被這種變異的邪惡物質干擾的因素。如果不從個人修煉的因素來看問題,時時與正法聯繫在一起,那我們在巨難中、在這種變異環境中就不單單是消極承受甚麼魔難,其實我們就是在消滅這些變異物質。越能從這種變異物質的干擾中走出來,消滅這種邪惡物質就越快,否則會停滯不前而反被干擾。思想越純淨,正念的力量就越大。

甚麼是變異物質呢?我們是大法弟子,是堅信「宇宙的特性在制約一切」(《精進要旨》〈淺說善〉)呢,還是被邪惡的邏輯思維帶動認為證實大法就會被怎麼怎麼?是堅信我們在做著宇宙中最偉大、最正的事呢,還是按變異的描述說是違背了邪惡條例就會被非法勞教、判刑呢?除此外,疑心、猜忌、相互議論都是人的行為而非大法修煉者的心性體現。修煉人不去掉此心,動一念就會在另外空間形成那種變異物質,從而形成一個不正的場,反過來會干擾大家正常修煉。誰停住了、止住了、糾正了,這種變異物質就開始滅了,我們的能量場就越純正。

越是邪惡最瘋狂的時候,越是考驗大法弟子對大法的正信。「都集體發正念鏟除邪惡了,怎麼邪惡還會更張狂呢?」這種一直到圓滿前都有對大法的信與不信的考驗,其實就是考驗人的心,所以看不到正念所產生的力量,同樣是多種因素的干擾。這個時期修煉的大法弟子非常偉大,其原因之一是因為大家在迷中能嚴守心性,能用正念來清除自己思想中的變異,以及清除另外空間的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在揭露邪惡、講清真相時都是在清除著那些邪惡,在看不到中和無所求中做著宇宙中最偉大的、利益全宇宙眾生的偉大事業。轟轟烈烈的一切偉大都看不到,卻反過來還要考驗你的人心,看你真的明不明白、信不信大法。而且層層層層境界中的你都在承受舊宇宙勢力的考驗。如果甚麼都看到,他的偉大就難以體現,而且看到的過程中大家又會生出很多的人心。真正那種自己境界中參與法正乾坤的輝煌與偉大非是那些文章中所能描述。這種偉大與其說是大法弟子們偉大,他更是師尊與大法的偉大,正是師尊用這偉大的宇宙大法來熔煉我們這些未來宇宙的真正保衛者,大法造就了我們大法弟子未來的一切。

用正念主宰自己

能夠無愧於一個被大法所確立的真正偉大的大法弟子,是因為我們越來越能夠用大法所賦予的智慧和能力來證實法。在純淨心態下保持正念的重要,是一個你能不能把自己昇華到一個覺者的境界和智慧來看待所發生的一切,來指導自己所做的一切。一個生命在逐漸變成一個神的過程中,特別是在「法正乾坤」進行到現在的過程中,對大法信與不信就體現在魔難發生時你能否閃現出正信和正念。放下生死其實還是一個修煉人的角度,而一個修煉人對生死根本就沒有了這個概念他才能成為一個覺者。一個被大法所確立的偉大的大法弟子,已經在為宇宙未來確立不同標準的過程中建立了無量的威德,「大法弟子」不再單單是一個稱呼或描述了,他是被賦予了智慧和無比力量的宇宙不同境界神的標準的統稱。我認為對這種已經被大法所確立的「大法弟子」來說,他已經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已經是一個被大法所鑄造出來的偉大生命,他已經完全和大法溶合在一起。對大法的信與不信也會體現在另外的層面上:相不相信自己在大法修煉中所建立的這一切能力,這種信,就成了目前大法弟子能走出一切迷、走出一切魔難,真正能夠去除一切人間變異思想的干擾、更好的參與法正乾坤,成為真正能用正念主宰自己的大法粒子的正信。

這種對能夠逐漸用正念「主宰自己」的相信,是在溶於大法、同化大法、去掉了一切變異思想的干擾後產生的智慧,是在飛速前進的法正乾坤的進程中,相不相信自己有能力滅盡各種邪惡因素的干擾與破壞;相不相信在「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的過程中,你的正念一定能夠制約和鏟除邪惡。他是時時都能夠用正念、正信和更高的標準來要求自己的體現;他是踏著大法真理如意而來的信心。他沒有任何非理性的因素和漫天放大的自己的執著,他就是智慧!以及大法所賦予的無量智慧中所包含的能力!

甚麼人能自己主宰自己?相不相信容於法中的大法弟子已經能夠自己主宰自己?相不相信自己已經能夠一臂擎天,用你境界中的能力去震碎和滅盡那些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而不被邪惡表面的張狂干擾、迷惑住你智慧的眼睛。邪惡還能殘存和囂張,是因為我們還有許多的大法弟子要達到一個覺者的境界和心態。用你的正念去糾正你空間場的一切,指導你更好更多的去做證實大法、捍衛大法的事,去鏟除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這就是在圓容大法。甚麼是踏著真理如意而來的覺者?他會對大法信心不足嗎?他會害怕邪惡嗎?他會擔心自己不能圓滿嗎?邪惡有資格去考驗他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