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愧於大法弟子的稱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1日】當直面邪惡逼供時,我揚眉正色:「我叫大法弟子」,因為我知道自己做得正,在護衛大法,是真正大法弟子之所為。而當我反思檢討自己的修煉時,卻稱自己為「大法學員」,感覺自己做得太差,離師尊的期望相差太遠,師父手把手地帶我向上,我卻歪歪斜斜地總是走不直。

我悟到:「大法學員」與「大法弟子」有著本質上的不同。作為一個「大法學員」,
我們在得法學法,邁出從常人到修煉人的步伐;我們試圖用超出常人的理拔出自己深陷在人間的泥腿,達到自我解脫自我昇華,其「個人修煉」的成份較大。而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修煉與正法的確是緊密相連,言行舉止必須是在證實大法,寬廣的胸懷完全超出了個人修煉的範疇,是無邊大法中一粒子,是法正乾坤的參與者和見證人。

我們的修煉,沒有歷史的參照,是師父在一步一步地帶著上。每一個階段,都有新經文的指導,大法對我們的要求也在逐步地提高。我們一旦放鬆了學法,就有跟不上的感覺,因為要跟上快速的正法進程須有高層法理的不斷指導。實踐中我悟到了「法煉人」更深一層的內涵,我們無須像歷史上的修煉人那樣,在小法小道上一點兒一點兒地提高著自己。大法在溶灌著我們,擴展著我們的胸懷,快速地提拔著我們的境界,只要我們有跟上正法的願望。

修煉中,「回家」的願望似乎已淡去,助師正法的堅定越來越強。學法煉功似乎不是單單為了自己,而是為有足夠的能量去鏟除邪惡助師正法。我的思維不侷限在這個物質空間,是在按照大法的指引在其他空間運作。我佩服山山爸爸的堅定信念:為了鏟除邪惡,願用自己所有的功,自己的生命自己的一切,在所不惜。

發正念,除邪惡。冥冥之中身體在長大,脹大,大得頂天立地,我身披盔甲手握雙劍,直指邪惡發出閃閃的電光。

也許是因為暫時的能量消耗,我感到了疲倦和腿痛,由此而想到了師尊。我們僅僅
在三界之內清理邪惡,即已感覺如此,而師父清理的是整個宇宙啊!師父為了宇宙的
正法幾乎耗盡了自己的一切,至此我們才如夢方醒,初解其中內涵。

歷史上,下來前,我們曾榮幸地為了護法助師立下誓約,捨命相隨。師父珍惜我們
一個生命,為了把我們帶回去,把我們全都當弟子帶,歷劫無數,慈悲苦度;為了新宇宙,師父完全沒有考慮自己的承受和付出。

我似乎更加真切地接觸到了自己生命存在的意義。「甚麼是佛?如來是踏著真理如
意而來的這麼一個世人的稱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他將為宇宙中的一切
正的因素負責。(西部演講)」我們這些榮幸的生命被賦予除惡三界的光榮使命,師
尊在幫助「大法弟子」建立自己的威德,培養未來宇宙的覺者,保證未來大法的圓
融不破。

「大法弟子」 是一個神聖、莊嚴的名字。讓我們用助師正法的無私實踐為他再添威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