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執著,輕舟隨師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5月29日】從日內瓦回來,最大的感受是如夢方醒。緊接著的渥太華法會使我更加清醒起來。 原來我感受到的正法進程是平淡的,只是被動地等待,雖然也知道師父是在等,可自己好像又不在其中,似乎決定這一切的因素中沒有自己的份兒。這次終於猛醒,彷彿聽到了正法的戰鼓聲越來越急促,師父是在等待真修弟子們的醒悟,跟上正法的步伐!

一、 不能只低頭拉車不抬頭看路

自去年6月我去美國的簽證被取消後,便一直為明慧網做翻譯,我自認為這就是師父為我安排的修煉的路了,不用想別的了。可是我的狀態一直不好,其實做的並不多,但總有一種完成任務的感覺,一字一字地翻譯國內同修所承受的苦難,對於我來說簡直是一種痛苦,我以為我要把這種痛苦做為人的情修下去才行。可是總也沒有進步,反而成了一種負擔似的。自己又不知怎麼辦。

直到今年的洛杉磯法會,我想我應該出去提高了,不論怎樣也要衝出去了。到了那洛杉磯,明顯地感到同修們的臉上洋溢著喜悅,與99年7.20之後在DC的氣氛全然不同。99年7.20之後,真是烏雲壓頂,普度與濟世的音樂顯得格外低沉,催人淚下,記得有一個同修對我說:「佛在受難啊,如果師父真的回去,我會毫不猶豫地跟著回去。」我聽了眼裏充滿淚水,內心暗暗想著,我會用我弱小的身軀保護師父的,當然那是一種純樸的情。後來明白了,我們在海外所要做的事是向全世界洪法,讓宇宙大法傳遍全球。再後來,才明白這是正法,是要鏟除邪惡的。近二年過去了,看著那浩浩蕩蕩的遊行隊伍,心中充滿了說不出的歡欣。這一次,我只是看到了正法二年後的變化。到了去日內瓦的時候,都訂了機票了,我心裏還在想,我是應該堅守我的崗位呢還是去人權會議呼籲更重要。那天我煉動功,師父的一句「跟上」把我喚醒,聲音是那麼清晰有力,我一下明白了,師父是讓我跟上正法的步伐,顯然我已經落在後面了,儘管我每天都在為大法做事,而且是重要的事。我知道自己非去不可了。第一次去似乎沒有點醒我,因為第一次的活動與在其他地區的洪法護法活動沒有甚麼大區別,不過是在聯合國的萬國廣場煉功而已。第二次又是非去不可,因為我實在找不到不去的理由。而且我必須堅持到幾乎是最後,因為我在那兒做的事實在無人取代。回過頭來看,這都是師父的慈悲安排,因為我的悟性差,必須有一個過程才會明白一層法理,而且能在那裏為大法做事實在是難得的榮幸。彷彿是師父把我硬拉到了前線。

在日內瓦那個環境中,我慢慢感受到了正法進程的向前推進,師父的二篇新經文「建議」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都是在那兒讀到的。回來的中途,一位同修讓我看明慧網自建網以來發出的所有明慧編輯部的文章,我終於醒了過來,整個正法的進程一下展現在眼前,原來這是個動態的過程,而且是非常快的,只是我悟性太差,跟不上,拖延了這個過程。心中說不出的慚愧,怎麼自己竟像睡著了似的。回來再做翻譯,覺得很簡單,而不是一種負擔了。

我體會到:光做事不是修煉,有時還會不自覺地摻進人的心進去,只有不斷地在法上提高自己,不斷地讓修好的一面起作用,做起事來才會越來越輕鬆,決不是天天累得不行忙得不行。其實每一件大法工作的成功與否並不是哪個修煉人有甚麼本事,因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的心越純正,那件事的效果就越好,這不是用人的能力所能為之的。我個人認為,我們所做的一切是師父給予我們在正法中提高和建立威德的機會,而不是讓我們顯示自己的本事的。

二、對功能認識的昇華

有一天(5月10日)我想,我不能被動地這樣做,我要發一念,讓這種殘酷的消息少一些。於是我放下工作,雙手合十,對著師父的法像發出正念:「師父,請您為弟子加持,讓我所有修好的一切來制止這些邪惡, 讓這樣的消息越來越少。」我流著淚發出了這一念。半夜我被一聲霹靂驚醒,我向來是怕打雷的,但那一時刻,我卻馬上想到,是不是我的正念起了作用,眾神在清理邪惡了?可又不敢相信,因為自己修得不好,怎麼會有這種威力呢。第二天,同修們都說,昨晚的大雷是在鏟除邪惡。後來再看師父的經文,我終於相信了真修弟子純正的一念是有威力的,如果不相信,就等於是不相信師父。其實,這也是自始至終對師父對大法堅信與否的考驗。下一次翻譯內容,居然多是大法弟子窒息邪惡及惡人遭報的消息。我對於功能有了進一步認識。

在98年瑞士講法中,有人問師父:「既然修煉心性是最重要的,可是師父書中還談及修煉的層次以及神通?」師父的回答是:「不是說我不叫你們求這些東西還給你們講了這些東西,這是和佛法修煉分不開的。你們求和應該明白法理是完全不同的,他是佛法另一面的體現。你看不到佛法神通的殊勝之處是你抱著人的觀念看書造成的。你覺得哪些對你的胃口你就看哪些,你常人的思想理解不了的你就不看,甚至不接受,然而那恰恰是你提高不了的原因所在。」就我個人而言,一直是關著修的,我甚麼都看不到,只憑著對大法對師父的堅信。 對於功能神通當然是避而不談的,覺著那些與自己無關,甚至有一種禪宗的思維方式,認為一談神通就是有求於功能。其實這正是自己封閉自己,不能在法上昇華的障礙。師父在法中多處明確地講述佛法神通,只是自己不重視或不敢多想而已。如果一個大法修煉者,做事不如常人,豈不是白修嗎?如果一個覺者沒有任何超常的能力,那人們還修甚麼呢?在低層次上,執著於功能是大忌;在需要使用神的一面鏟除宇宙中邪惡時,不敢承認不敢相信神通,是沒有認識到佛法修煉的神聖與殊勝所致,同樣是對佛法修煉的不嚴肅和不正信。

三、再去執著,輕舟隨師還

在明慧網發表讓全球大法弟子在同一時間發出鏟除三界內邪惡的信息時,我吃驚地發現有些同修居然沒有認識到這一時刻的無比神聖與偉大。卻認為:不是說吃飯、走路都可以做嗎?怎麼做還不行?想一想,師父為甚麼讓我們集體煉功呢,不是人多,形成的能量場就強嗎?在用正念與邪惡作戰時,當然是在一起發正念環境更純淨、力量更強大了。修煉的最終目的是做神啊,而不是停留在人的水平上,把人的一面看得太重了會產生阻礙作用。隨著神的一面不斷加強,做事的效率也會越來越高的。不管你做甚麼大法工作,最終目的不是為了鏟除邪惡、助師法正乾坤嗎?師父都賦予了我們用神的一面參戰的殊榮,我們自己如果堅持只用人的方法做就太可惜了。

師父在法中一開始就明確地講: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地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為了做工作而工作,甚至連師父的正法進程都顧不上跟了,豈不是產生了新的執著而封閉了自己嗎?我個人體悟,師父是在親自帶著我們在快速的正法中修,一步步都得按師父的要求來配合整個進程,如果你按自己的計劃走,而且計劃得還很遠,那是人的安排,不是修煉人的狀態,因為修煉自始至終存在著一個悟字。雖然是神聖的大法工作,如果你放不下或當成常人的工作在做,那就是執著。在我們頭腦中人的東西越多,越是修煉中的阻礙,而這種阻礙正是我們跟不上師父正法進程的阻力,是應該放下的。做大法的工作與放下對此的執著應該是不矛盾的。

以上是個人體悟,供同修們參考。有不當之處,還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