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5日】還是每日忙碌著,忙碌得甚至很少有時間去反省一下這段自己剛走過的路。但總歸有機會的,創造機會的是自己越來越重的疲勞。

是的,自己的確想圓滿,想得到好的歸宿。修煉人想圓滿這不算執著,但不要形成執著。但能不能圓滿是自己說了算的。師尊安排的我們的修煉之路自己能否走到頭,也就是說想不想走,再確切說信與不信,堅不堅定,關鍵的這些是自己的事。

我們的失去的過程,包括失去本身其實就是我們修煉的過程。也是我們走向圓滿的即近之路。過程充滿著痛苦、無望、彷徨、迷茫、幽怨、留戀……,每一步走得都不容易,但這是既定之路。這些就像是路上的石子,不踏上去,我們也不會到達目的地。

我們的得,就是得到自己真正的解脫,大自在。但我個人體會這種解脫、大自在,絕對是神聖的,是無私的,是捨盡一切之後的必然,而不是有為可求能得到的;這種解脫是無比高尚的,不是為了自己,而是慈悲眾生,是與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的完全同化,是自然而然,而不帶絲毫牽強生硬。

我們為甚麼能不受所謂「萬有引力」的制約是因為我們的內在與地球有關的環境中的粒子斷絕了關係。是我們在修煉造成的,而不是求得的,是無求而得。師尊保留我們人的一面是為了將來能跟我們先天最高處連接而為。就是這樣的。所以在未達到先天最高處之前(既整體修煉未結束之前,法正人間之前),我們想得的(留戀的、自以為好的)或自以為已經得到的某些東西,反過來卻恰恰是我們往上突破、連通的阻礙。

話雖如此,但這就是修煉:在執著中破著執著,在困苦中再嘗困苦,但「「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 關鍵在於我們能否真正認識、真正做到真正徹底放棄。留戀於自己先天之下哪一層都是危險的,修煉的路是由不得你回顧的,只能往前。回顧是留給將來的你的,但那時你已是偉大、莊嚴的大覺者了。

未來的偉大是基於我們現在的平凡;未來的美好是基於現在的困苦;未來的壯觀基於現在的平淡,所以未來的圓滿要基於我們現在的一舉一動、一思一念。就是這麼嚴肅,就是這麼嚴格。因為這些將為將來各界眾生所參照,不能不嚴格。

我們在逆境中,弟子之間懂得互相關照、相互協調、無私無我,但在順境中有時卻反而不能做好,受到魔的干擾和利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而自私、自我膨脹、自我保護的念都不是正念,動念時,其實已經在難(過關)中了,其實就像師尊在《轉法輪》第六講「心一定要正」中講那個煉功人找人算卦一樣,是人為的在增加難。

剛剛看了《山山看到的另外空間七》,邪惡的破壞已經是無孔不入、登峰造極,這就促使我們要更加團結一致、萬眾一心,絕不給邪惡一絲可趁之機,一絲喘息之機,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正法。正法修煉根本不存在個人修煉和個人圓滿問題,一切都是絕對無私的,高尚的,一切的一切完全同化於大法才是我們的最終目的。真正得達到整體提高,整體昇華,無脈無穴,無懈可擊。這也許就是師尊一等再等的原因吧!在這過程中,我們失去的是以自我為中心的個人修煉的小框框,失去的是我們千百年沉積來的人的理、人的觀念、人的一切東西。得到的卻是大法圓融之下的真正的本性對法的理性的認識。這就是正念。所以不管現在我們周圍的情況如何複雜,如何緊張(所謂的不安全),我們都應把握好自己,持久正念,這點雖然很難達到,但越難才越顯出我們的偉大與慈悲。做到了是真正的偉大,放棄時的那種剜心透骨的感覺在未來成就的是來之不易的威德。

我們是被救度者,我們現在之所以被師尊稱之為偉大,是因為我們真正能跟上正法進程,真正能堅定在法上,體現出的是大法的偉大,個人的偉大隨之自然。這不是求能得的,也不是刻意留的住的。偉大的永遠是大法與大法成就的真正偉大的生命,而偉大在人間的體現卻恰恰是平凡、謙虛、無為、慈悲、善良、寬容……,當然,這些在現階段唯有溶於大法才是真正的偉大。

師尊現在讓我們單手立掌,默念師尊常用的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 鏟除三界內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再讀《洪吟》中的〈大覺〉:「歷盡萬般苦,兩腳踏千魔;立掌乾坤震,橫空立巨佛。」時,不禁感到師尊對我們的期望與無量慈悲,隨之升起的是我們殊勝、莊嚴、無堅不摧、無往不勝的金剛不動的決心!是的,我們被師尊稱為偉大,我們就一定要,也一定能達到!

讓我們「蕩盡妄念」;「蕩盡一切污垢與愚見」,緊隨師尊發出最強大、最純正的正念,鏟除三界內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無所不包,無所遺漏,共迎「天清體透乾坤正」的朗朗新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