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中才能重新認識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1日】2000年末,我到天安門廣場為法輪大法說了一句公道話,被公安局非法關押扣留。在地方惡警的威逼下,在錯誤的常人心的指使下,我糊裏糊塗的寫下了保證書。回家後,我想,我這不是向邪惡低頭了嗎?這不是給大法抹黑了嗎?我沒有錯為甚麼要寫保證呢?我悔恨交加,無時不處於痛悔和自責之中。我在邪惡面前,寫了保證,「幹了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也絕對不能幹的事。這是對大法的侮辱。」

為甚麼自己沒有過好這一關呢?我心裏很痛苦,幾乎不敢回憶這件事,我總是對自己說:「那不是我!」後來,還是大法的力量使得我重新在法上認識了自己。認真回顧了幾年來的修煉過程,我發現了自己的主要問題。過去我一直認為自己學得不錯,悟得也挺好的,該放下的差不多都放下了。可是,真正走出來時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我去天安門正法,被抓到了天安門派出所,當時,天井式的院子裏關押了三百多大法弟子。儘管惡警不時地拿電棍和槍把推打大法弟子,可「窒息邪惡、講清真相」的聲音仍然此起彼伏,一條條橫幅被高高舉起,真善忍和真相材料貼滿了院牆。尤其當三百多人同聲背誦《論語》、《洪吟》和師父經文的時候,那聲音、那氣勢,別說帶槍的警察束手無策,我想就是神鬼也會懼怕十分。我當時真正體會到了融於法的幸福。

可現在一想到那種場面我就慚愧臉紅。為甚麼呢?當時那些大法弟子,無論年紀比我大的,還是年紀比我小的,不管是《洪吟》還是師父的經文都背誦得那麼好,可我無論背甚麼都斷斷續續的,似乎笨得出奇。原以為自己年紀大,記憶力差,怎麼能和年輕人相比,現在真正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實際上是自己沒有用心去學去背,沒有用心去悟,沒有用心去實修,更談不到在法上提高,心性自然上不去。師父說:「在惡毒的破壞性檢驗中所有會出現的問題,事先我都在講法中講給了你們。沒有真正實修的,走過來是很困難。現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為甚麼經常叫你們多看書了吧!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重溫師父的教誨我深刻地認識到自己沒有好好學法,對法認識不足,沒有牢固地樹立起正信,因此在難中放不下怕心,親情等執著心,在過關中不能用正念對待,致使自己在邪惡面前不僅沒有浩然正氣,相反頭腦中曾經出現一片空白,這正是:「人心失控魔性顯」,因為主意識不強,心裏沒有了防線,才被邪惡一攻即破。

在派出所,我還遇到一位老人。那是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太太,據她講,她前一天到天安門正法,由於當天抓的人太多,實在沒有地方了,警察就放了一部份年紀大的人,她是其中之一。那天她又繼續到天安門正法,被抓到了派出所,我們得以相遇。我問她:「昨天放了你,你為甚麼不回家?」她正氣地說:「放你,不是為了讓你回家過安生日子,是為了讓你繼續正法。」老人簡短的回答令我十分感動,彷彿在瞬間透視了我的心靈。

師父說:「亂中看人心,亂中看誰還有正念。」(《在新西蘭法會上講法》)。我看到了老人那顆為大法善惡分明、不計苦樂、脫離情慾的純淨的心和堅定正念,相比之下,我自愧不如,老人走出來只有一念,就是正法,而我還有各種常人的心。正像師父說的,「任何一個執著與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圓滿,然而任何一個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圓滿的關,也是你向邪惡方向轉化與背叛的因素。」(《大法堅不可摧》)不走出來,我悟不到自己學法不深;我悟不到想正法和真正去正法的不同;我悟不到自己還有情的執著;我悟不到自己還放不下生死。現在我知道對修煉人來說,「走出來」正法是多麼重要。正如師父的教誨。「人類社會是修煉的好場所,是因為這裏的一切都會使人執著,因此而能走出來、去除一切對人類社會的執著,才偉大、才能圓滿。」(《不政治》)師父說:「不叫舊的邪惡勢力鑽你們的思想空子,唯一的辦法就是抓緊學法。」《走向圓滿》。師父最近又多次教誨,「無論你們再忙,都不能忽視了學法。這是走向圓滿與做好大法工作的根本保證」。

痛定思痛,在懺悔之後,我認真學法,讀經文,發現每個字都往我的心裏打,字字句句都針對我的心。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在正法的進程中,不斷地重新認識自我,才能「修得執著無一漏」(《洪吟》),從而做到在亂中,在難中,在邪惡殘酷迫害中堅定正信、正念,走好每一步,圓滿隨師還。在正法中我認識到了自己的差距,在學法中,我努力破除了自己的執著,現在,我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的、所做的、所寫的違背大法的言論和行動一律作廢。我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堅決一修到底,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今後,我要繼續走出來,繼續講清真相,作一個為法負責、為學員負責、為社會負責、為自己負責的大法粒子。決不辜負恩師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