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姐的修煉、正法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11日】一.大法挽救了家庭,昇華了自我

七姐於97年7月得法。那天她正在去法院的路上準備與愛人辦理離婚手續,途中遇到一位朋友,閒聊中朋友告訴她她正在修煉法輪大法並給她講了許多法輪功的事,臨走時借給她一本《轉法輪》。她拿著書在那裏等她愛人,可是怎麼也沒來,只好回家,一進家門就看見她愛人正在屋裏坐著,這時她不但沒有生氣,反而平和地將《轉法輪》遞給他,他看完後覺得寫得真好,然後七姐也跟著看,當她拿起書心中特別敞亮,有種說不出的舒服感,同時伴有很強的正念向腦中打。就這樣她走入了修煉的門,原本一個破碎的家變得和睦了,多年的心臟病也沒了,「要強、利害、抓理不放」的性格完全變了,同事看到了她的變化都說「這個法真好」。由於家離煉功點遠,她愛人每天騎車帶她與孩子去點上學法、煉功,365天風雨不誤。學法後明明白白地過關,在面對無理的傷害時,她都能坦然面對、笑呵呵地對待,心性得到了昇華。

二、踏上上訪之路的所見所聞

就在7、20邪惡勢力大面積非法抓捕輔導員時,七姐再也靜不下來了,她知道大法正在受到迫害,自己必須出來正法,7、20那天她和功友一起到市政府上訪,要求釋放輔導員,直到將輔導員放回後,才回家。但是邪惡並沒有就此罷手,7、21又開始大量抓人、抄家,七姐又和功友走上了北京上訪之路,只是想說句真話。上訪的路很是艱難,中途倒了四趟車才到達北京,途中設卡處的警察個個荷槍實彈。天安門廣場那天遍地是警察,到處詢問過往行人,廣場上還不斷抓人。當警察問她「幹甚麼來了」她說「上訪」,警察讓她回去,但七姐沒有動搖,警察就將其拉到大客車上,照相、錄像、翻東西、問住處,然後拉到北京體育場,又轉至豐台體育場,在那裏她看到了數以萬計的同修被扣押,不許上廁所,她就和同修一起背經文,談心得體會,有的同修的修煉故事使在場的警察都感動得直落淚。在體育場不斷有警察抓打背經文的同修,還將同修在地上拖著走,就是這樣同修們仍然笑呵呵地向他們洪法。這樣一直持續到晚上,這時天空出現的法輪像雪花一樣多,有的開著修的同修看到師父駕著法船,警察也看到了法輪,而且感到整個場特別祥和,學員們的心都凝聚在了一起。這時警察嚇壞了,連機槍都架起來了。到了夜晚七姐被拉至火車站送回家,同樣在火車站警察個個荷槍實彈,她們被帶上了一列火車,天亮時學員們看到法輪帶著火車走。9點多帶回當地,下車時警察感動地說:「唉呀!太好了,車上乾乾淨淨!」

當江澤民一夥盜用政府名義對大法的誹謗升級時,七姐又坐不住了、心裏難受,99年10月4日又一次了踏上了北京上訪之路,就是想向政府說聲「法輪大法好」,一到北京就被冒充學員的警察抓住,當時就意識到不配合邪惡,被強行帶到地方駐京辦事處問住址不說,在那裏她看到惡警殘酷地折磨大法弟子。當天被帶到當地辦事處,由於七姐心裏特別坦然,惡警幾次想打她,都沒得逞,然後拉回當地拘留所,在那裏環境十分惡劣,她和幾個功友將其清掃乾淨。然後她們開始煉功,這時警察就過來幹擾,用腳踩,但是她們還是堅持,三天後七姐開始絕食,要求釋放,惡警們開始對七姐進行迫害,用木板打臉,這時奇蹟出現了,只聽到叭叭聲響,但木板卻絲毫沒有打到臉上的感覺,只感覺有股風,周圍的功友看見都替她涅把汗,直至木板被打斷,彈出很遠。然後又用膠皮管子打,管子像雨點般砸在她身上,卻一點痕跡沒落下。後來釋放她時不太清醒地寫了不去北京的保證。
 
回去後意識到不該向邪惡寫保證,為了彌補損失,繼續做正法的事,全面講真相,在看完師父在大湖區法會上的講法後,她又去了北京,這回她想我一定要做好,絕不給大法抹黑,而且還得安全回去。進京之路又是那樣地艱難,她帶著孩子通過封鎖順利到達天安門,由於警察太多,橫幅沒能打出,被警察強行拉上車時她就高喊「法輪大法好」、「還法輪大法清白」,被拉到天安門派出所。在那裏已經關了好多學員,他們不時地喊著「法輪大法好」,這時有一個戴眼鏡的惡警用電棍邊打邊罵學員,不知誰在樓上倒水,那水一點不偏地全部砸在這個惡警身上,學員們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窒息邪惡。」那惡警立即不敢打罵了。

後來七姐被拉至昌平,呆了一天一宿又轉留花派出所,在那裏她向警察洪法,由於不說地址又被拉至崇文看守所,在那裏她們遭到了犯人的迫害,經過洪法犯人全都得了法。一星期後被送到河北省張家口市懷來縣看守所,那裏的警察非常邪惡,由於七姐堅持不說地址他們就逼她跑步、踢正步,還打她嘴巴子、給她上背銬、毒打她……,由於長期背銬手全黑腫了,後來用電棍電,她當時心裏背「威德」和「無存」,覺得自己達到了「空」的狀態,電棍電她她不覺得疼。後來,沒把握好就說了地址,2001年1月4日被當地公安從京帶回。在那裏,她還看到邪惡之徒的殘暴和下流,一位黑龍江的大姨身上僅有的100多塊錢被惡警強行搶去,由於她不說地址,她和警察說:「看來我是要在這過年了,可是我沒有錢交生活費,等我回去後一定給你們寄來」,下流的惡警卻說:「不用回家還,我們這有服務生,有小姐……」大姨正義地對說:「我和她們怎麼能一樣,我和她們太不一樣了」這就是警察的言行──逼良為娼。還有一位大叔被強行扒光衣服用皮管抽、澆冷水……,真是慘無人道。

三、正念擺脫邪惡,緊跟正法進程

2001年1月4日,當地公安將七姐帶上了回家的列車。在車上她想:我是來正法的,不應該被邪惡帶走。尋找時機擺脫邪惡。在車到某市倒車時,七姐急中生智請求給家裏打電話告訴家裏一聲,就給她當地的姐姐打了電話。等她姐姐來時,就與警察說她去洗手間,隨後她姐也進去,與姐姐換了衣服,堂堂正正地從兩個警察面前走了出來。剛出候車室就看見一輛正要開走的出租車問她是否坐車(平時候車室門口不讓停車),就這樣七姐擺脫了邪惡。當警察發現她不見後就四處找。

一次她在她姐姐家,當時警察來她姐家查找她,沒的地方躲了,她就鑽到衣櫃裏,可是櫃子的門沒有玻璃,只有一層布隔著,剛進去,警察就進屋了,一屁股就坐在了櫃子旁,開始詢問她的下落。這時櫃子裏的七姐看到警察說話時吹得那塊布直動,她都不敢喘大氣,心中想:我是神,窒息邪惡。不一會,與其一起來的警察說下面不准停車,他們就走了。七姐又一次擺脫了邪惡。
 
現在七姐雖然流離失所,但仍然在積極做正法的事,緊跟正法進程,全面講清真相,救度世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