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中走向堅定和成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8月4日】小學時上自然常識課,書上說另外星球上沒有人,因為沒有人所必須具備的生存條件:陽光、空氣、水。我覺得想不通,難道另外星球上的「人」一定要和地球上一樣的環境才能生存嗎?或許有另外的生存方式。我去問父親,父親說,你的想法有道理,但考試時還得照書上學的去回答。後來初中上物理課,老師說電子圍繞原子核轉動的形式和地球圍繞太陽轉動是一樣的。我當時就在想,電子上是不是也有人呢?我的生命中一直伴隨著一個問題,為甚麼我是我,我不是別人呢?因為從小對科普雜誌感興趣,大學四年就泡在圖書館,知道了氣功的玄妙,後來又對佛教發生了興趣,知道了氣功和佛學有一點點關係,可茫茫書海,無從下手,看也看不懂,直到96年我得到了法輪大法,才解開了我生命中的疑惑。並且深為「大道至簡至易」這句話所打動,我相信這是絕對的真理,他甚至貫穿了我生命的最深處。

得法後,大法成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份。修煉的路是坎坷不平的,我的情很重,很敏感,對丈夫要求很苛刻,第一年,情關過得很猛,我曾幾次在師父像前流著淚對師父說:「師父啊,我一定要過這一關,可實在太難過了呀。」第一年過去後,以後的路就比較平坦了,周圍的一切順了很多。

99年大法受到不公正的對待,望著7、20之後電視上惡毒的攻擊和誹謗,我憤憤不平地痛哭了。我知道,作為大法弟子,我應該勇敢地到北京為大法鳴冤叫屈,周圍的同修陸續走了,可我卻沒能堅定地邁出這一步,兩次背著包離開了家門,可其他的同修一勸說,我就回來了。記得十月份大法被壞人上綱上線地誣蔑的第二天,我決定赴京,在途中,我滿腦子想的都是:我走了我丈夫會受牽連嗎?如果挨打的話,我承受得了嗎?到了火車站,功友打電話告訴我,去北京的功友明天回來,等與他們見了面再走吧。我再次找到了回來的藉口。

師父的「心自明」發表後,我認認真真地看了幾十遍,突然意識到自己不配當一個大法弟子,「法度眾生師導航」,師父在發「我的一點聲明」和給中央及政府領導的一封信時,我在幹甚麼?我為甚麼不堂堂正正地去北京證實師父的話是對的?於是我寫了一封信,以我修煉的體會證實這兩篇經文句句是真實的。帶著這封信我又一次離開了家。這一次,我明明白白在法理上悟到了,我去北京證實大法是最正的行為,也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所以我很輕鬆,沒有了對丈夫的牽掛,當時我的父親病重,妹妹要結婚,都沒能阻擋我去北京的決心。一路上我回憶著自己短暫的一生,唯有修大法才是最幸福的時光,那麼現在,哪怕付出生命,我也了無遺憾。一路上我默念著洪吟中的「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來加強自己的正念。到了信訪辦,被一大群全國各地的公安便衣圍住,他們審問了我十幾分鐘,我坦然回答我的來意,他們居然把我放了。回到家中,原以為我丈夫會發脾氣,沒想到他卻說:「你站出來講公道話是對的,人是得有正義感。」可臨行前他擔心地幾晚上沒睡好覺。通過這件事我深深體會到,法能正一切人心。以後每去一次北京回來,我與丈夫的關係反而更融洽。

去年十一月,我再次想去北京,可周圍的學員覺得在家中做真相就夠了。我與另一位功友商量,決定花一個禮拜的時間動員其他的學員,後來有十幾個學員與我們同行。這一次我們結識了好多北京和外地的功友,他們修出的一身正氣和為大法不惜付出一切的精神感動著我,讓我深深覺得自己相差太遠。有的功友一次次上天安門,我自愧來得太遲了。想到還有那麼多功友沒有走出來,我發誓回去後一定鼓勵他們勇敢地邁出這一步。在去天安門的路上,我一次次地止不住淚如泉湧,我為大法的神聖和偉大而落淚,為功友們的壯舉和浩然正氣而落淚,為自己能幸福地參與正法而落淚。回想以前我是個膽小而自私的人,現在我不再自我保護,並體會到了付出的幸福,我感到一股正的力量在胸中升起。被抓後,我只想快走出去,叫更多的人匯入正法的洪流中來。我覺得牢房與我無緣,我的心願未了,我不甘心被關住,果然,第二天我就很順利地出來了。

回到家後,我叫來了流離失所在北京護法的功友,每天與家鄉弟子開交流會,每場二、三十人,有時一天開兩場,連續開了十幾天,每開一次,就有一批功友到北京。我們還通宵製作條幅發給需要的功友,時間過得緊張而充實。這期間,我們聽到了與我一起到北京的功友絕食十二天,被活活打死的噩耗,更激起了我們正法的決心和勇氣。12月底,我們再次大批學員走上了天安門。

這次在獄中,我目睹和經歷了邪惡之徒對大法弟子的瘋狂迫害,他們流氓手段無所不用其極。可我更看到了大法弟子面對邪惡寧死不屈的氣概,和對大法一片赤誠與堅定的心。相比之下,我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可正法還在繼續,我知道,我會和功友們一道在正法中一步步走向堅定和成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