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魔窟:河北省高陽勞教所對女大法弟子的殘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9日】「全國學馬三家,河北學高陽」,這兩個勞教所因野蠻迫害善良的大法弟子而名聲大噪,那麼這名聲的背後是甚麼呢?

首先介紹一下高陽勞教所女隊的地理位置:方圓幾里外渺無人煙,放眼是一望無際的曠野。距縣城20里。未裝修完的一幢新樓,「洗腦班」就在裏面,蓋好框架的樓北面是一個大院子,用電網圈住,院子的東、北、西三面是平房,這就是女子宿舍、隊長值班室、中隊辦公室。走出這個院子,正對的路東第一個門是堅定的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的地方。緊挨的是女子中隊的大隊辦公室。這排房後面五十米處有一排很髒很破的庫房。庫房的地上有環形固定物,兩邊一邊一趟,被銬的人蹲下,兩臂伸開,正好兩個圓形環之間銬一個人。被銬後站不起來,又不讓坐下,所以被稱為蹲銬。這原來是男隊的地毯廠,從去年11月成立女隊開始,這不起眼的地方,就成了高陽勞教所迫害女大法弟子的罪惡場所。

下面讓我們看看高陽勞教所不法之徒如何對善良的大法弟子犯罪的。

2001年春節前後,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到高陽勞教所。第一個晚上是最難過的,剛進入夢鄉,就突然被叫起,穿衣服走,以後再來的大法弟子根本就不讓進院,直接到大隊辦公室或庫房。暴徒們強行逼寫保證書,他們把大法弟子銬上雙手、雙腳,或蹲銬,12個女隊長摁住,幾個男隊長手持電棍,對準穴位電腳面腳心,把電棍插進嘴裏,電舌頭,嘴裏燒肉的味道幾天下不去。電臉、嘴,把電棒插進後背裏,電背部、脖子,看那脖子像燒糊的一樣,腫得和頭部一樣粗,還有把銅絲纏在大拇指上,用手搖的發電機通電,或用交流電觸手銬,手銬上的藍光都能看到,手銬很快發熱,灼傷手腕。還有就是雙手吊銬起來,電腳心及全身,昏死過去之後,再用涼水澆過來,這期間用電不頂事時暴徒們就氣急敗壞地用鐵棍子、木棒子打,或拳打腳踢,一功友還被用煙頭燙胳膊。

對於絕食來說,一天不吃就灌,一天一灌或兩灌。對於蹲銬來說,不許坐、不許睡覺,幾天幾夜這麼銬著,手、胳膊腫得像饅頭,銬子勒進肉裏去。一隊長說:「把你銬在這兒,你就是那籠中鳥,想怎麼擺弄就怎麼擺弄你,想死你還死不了。」

新聞媒體誣陷說煉大法的人自殺。善良的人啊,現在你們明白了吧!我們學了大法知道了生命的可貴,人身的難得。是這些沒有人性的歹徒在往死裏折磨我們哪!

有姓吳的姐妹倆,在天最冷的時候,被歹徒連打帶凍全身是瘡,多處潰爛化膿,腳不能走路,多次被拉到醫院上藥,隊裏醫警每天用酒精為她們(還有其他被打成這樣的學員)擦洗傷口,至今,手上、身上還有疤痕。

今年4月份石家莊轉來一批大法弟子二十幾名,當天晚上就在中隊辦公室裏,電棍呲呲了一個晚上,她們被銬在暖氣管上,十幾個隊長圍住她們,白天一張張笑臉,變成了一副副猙獰的面孔。竄來竄去瘋狂的、失去理智的大打出手,電棍閃著白光,這一個晚上使二十幾名大法弟子感覺是來到魔窟裏。黎明時,暴徒們把她們全部帶到大庫房蹲銬,又開始了獸性般瘋狂的折磨。一名60多歲左右的老太太承受不住暈倒在地,方姓男隊長用力踢她幾腳,大罵她裝死,又用電棍狠命地全身亂電一通,發現一動不動,確定她真暈了過去才住手。後來剩下七名大法弟子,為此絕食,結果被關押在院子外的教室裏。幾乎每天都遭受慘無人道的謾罵與摧殘。

暴徒們做賊心虛,都是半夜打人,而且是無人處。多少個不眠之夜,不知自己會不會被弄出去,不知睜開眼醒來自己的功友是不是人去床空!

大法弟子都是些善良的人,只不過說了句真話,揭穿了一些不實的報導,有的甚至是從家裏抓來被非法勞教,卻遭此非人的折磨,天地為之不公啊!

所謂辦班,其實就是拉出去打,暴徒們還強迫堅強不屈的大法弟子進行高強度勞動,在酷日下每天裝土卸土等,隊長們手持電棍,幹慢了非打即罵。有一大法弟子終於累倒了,高燒不省人事。還有一大法弟子,被多次打昏死過去,再用水澆過來,抬回院裏後,一動不動地在床上躺了兩天。在洗腦班上,空氣幾乎是凝固的,令人窒息,大法學員被迫坐馬札,從早上5:00直到夜裏12:00,不服從提出去就打,隊長一個眼神,那些監控的就像兇惡的狼一樣撲上來極盡流氓手段。

在這裏如果有人和隊長講理,得到的回答都是令人髮指的。問:「你說沒打人,那她身上的傷是怎麼回事?」答:「是她自己弄的。」問:「你身為警察打人,你們是知法犯法。」答:「那我就不用手,我用電棒,我沒有打人吧。」一叫周燕的隊長,興致來了就叫學員罵街。有學員說:「我長這麼大,沒有罵過人,我罵不出口。」周燕則惡狠狠地說:「你要知道這是甚麼地方,你不罵是吧,你馬上給我抱上被子滾出去。」即使家屬探視,家屬也被強迫罵了街才允許接見。

高陽勞教所通過摧殘法輪功弟子深得上級賞識,可謂名利雙收。經常有外地勞教所隊長,中央電視台,省級領導參觀採訪、視察。每次來人,暴徒們就強迫學員扭秧歌、跳舞、玩遊戲。中央電視台記者為了名利,不惜出賣自己的人性和良知為當權者導演出一幕幕騙人的把戲,還有不負責任的省級領導,向學員問話,高壓之下,學員不知如何回答,因為那將招來無邊的苦難。請這些記者和領導審視一下自己,如果你們還有良知,你們敢不敢報導一下真實情況?

這就是被大赦國際評為「人權惡棍」的江澤民一手栽培的人民警察、記者、官員。全國各地大法弟子慘遭迫害的事例說不完訴不盡。這些愚昧無知、利慾熏心的警察們都不知自己在被當作打人的工具的同時,得到的將是地獄中層層被滅盡的可悲下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