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克拉門托人在法輪功中看到和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24日】加州薩克拉門托蜜蜂報2001年7月19日刊登文章介紹法輪功。文章說:每個星期六和星期日的早晨,十幾個人聚在薩克拉門托(Sacramento)的東部煉習法輪功。若是在中國,由於這種呼吸運動以及打坐儀式,他們會受到逮捕和折磨迫害。在麥克肯利(McKinley)公園柏樹蔭下,他們先順暢地做一套平緩優雅的伸展練習,有點像太極,然後盤腿坐在粗絨浴墊上,伴隨著中國傳統音樂打坐。

這些修煉者說法輪功顯著地改善了他們的身心健康。法輪功─大致可翻譯為從佛法的轉輪中形成功力─把呼吸,煉功,打坐,與宇宙的原則真-善-忍結合在一起。

看起來,法輪功可能是世界上最無害,最和平的功法,但因為他自身的益處,在中國變得太受人們喜愛,以致於現在被認為威脅了中共政府的穩定。

法輪功是於1992年由李洪志老師傳給中國人的。文章說法輪功稱在中國有七千萬修煉者,超過中共黨員的人數。

中國政府官員稱煉法輪功人數將近二百萬。這個數字足以使中國主席江澤民於兩年前在幾千法輪功信眾示威反對電台及大學的誣蔑後,將其定為非法。取締的導火索發生於1999年4月,一萬多法輪功修煉者圍聚在北京中央政府處要求政府的承認。

文章說星期五,薩克拉門托的幾位法輪功愛好者將去華盛頓與來自全美的信眾一起抗議上個月在中國哈爾濱一個監獄中十五位女性法輪功信仰者死亡的事件。中國官方稱這些女性在監禁期間上吊自盡。

大多數在麥克肯利公園練功的小組成員是華裔。查爾斯.賴(Charles Lai),34歲,是英特爾公司的芯片設計工程師,他同妻子以及兩歲的女兒一起來參加練功。他說,他不再感到由於長時間在計算機熒屏前工作而產生的眼部疲勞,並且總體來說更有忍耐力。例如,若有人批評他的芯片設計,他不大會去爭辯。他的妻子補充說,「他對女兒更有耐心了,也更照顧家庭了。「

賽薩(Sasa),32歲,說她是1998年在家鄉廣東省當裁縫時開始學法輪功的。「當時我丈夫與我之間的關係有些緊張,」這位現在的廚師說。由於害怕中國政府對她在國內家人的報復,她沒有講出她的姓氏。

「現在我更加冷靜,更加容忍,更加善良了,」她說。「我以前會因為小事就生氣,比如當我四歲的女兒淘氣時。現在甚至大事情(如婚姻問題)我也能好好談,我勸丈夫不要有婚外情人,我更加有愛心,並且我們更加相互信任。「

文章說這個小組參加了最近在國會大廈的示威以抗議他們所說的在中國針對法輪功修煉者的無休止的恐怖的鎮壓。

克里斯.蒂娜林,11歲,說當她和她母親去年夏天在北京拜訪朋友時被捕。「我們九個人被關在一間布滿灰塵的小房間。」這位舊金山市的居民說。「第一個夜裏我睡在水泥地上,沒有水,衛生間也沒有隱私。警察把我和我母親分開,給她戴上手銬帶走了。」

林說,幾日沒有進食後,她們被強迫返回美國。文章說法輪功追隨者稱超過250名追隨者在監禁中死亡,600人在精神病院受到摧毀神經的藥物的折磨,10000多人被送入勞改營。

大赦國際報導至少有200名追隨者死於監禁,數千人被逮捕。使中國政府尤其緊張的是這不像其他有組織的抗議者,「這些人屬於中國的主流,」國際大赦組織亞洲部倡導者主管T庫瑪(TKumar)說。

位於薩克拉門托的加州州立大學一位教授裏查.席克(Richard Shek)說,至少在1999年取締以前,中國的法輪功成員中包含數量相當可觀的老年共產黨官員和警察。

定義法輪功很難,因為他沒有正式的成員名單,沒有廟堂,沒有明顯的政治綱領。開爾文.林(Kelvin Lim),是一位計算機技術人員,他幫助組織在麥克肯利公園的集會。他說參加活動的人員都是自願者。

活動似乎在兩個層面進行,席克說:那些(僅限於)來練習呼吸及打坐的,和那些更加深入,熱忱地追隨李洪志大師的教導的。

文章引用李(老師)在書中的話說,他將「親自」給真正信仰者在小腹處下法輪。法輪是給與能量的圓形物,「法輪是宇宙的縮影,具備著宇宙的一切功能」。這個圓形物,將永遠旋轉,吸收好的能量,放出壞的能量。

文章引用林的話說,真正遵守法輪功道德準則的煉功者從來不會生病,並且因此不需要藥物,醫生及醫院,但是初學者有病得去尋求醫學治療。

「我感到它(法輪)在我的小腹,」他說。「你可以自然地痊癒─自從我煉功五年來,我沒吃過藥。」

文章說在麥克肯利安寧的集會似乎遠離中國的混亂。

儘管鎮壓,席克說「人們仍在監獄中進行絕食,仍在利用他們得到的每一個機會對公安人員循循善誘,仍在天安門廣場展開橫幅」。「他們不會變得怯懦,他們不會離開。」

(譯註﹕薩克拉門托是美國加利福尼亞州首府)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