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人間地獄 - 遼寧馬三家勞教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2日】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希特勒公開邀請新聞媒體參觀訪問納粹集中營,讓被槍口監督著不准說話的猶太人演出「和平、體面」的生活場景,給世界一個「集中營裏的猶太人甚至能夠享受參加和觀賞足球比賽的生活樂趣」的假象。然而包裹後的殘暴依舊是殘忍,虛偽掩蓋起來的血腥仍是血腥。在希特勒主持奧林匹克運動會的同時,成千上萬的猶太人被殺害,這是希特勒的本性決定的。

今天江澤民也在爭取奧運會的主辦權。它步希特勒的後塵,撈起了前者玩剩的把戲。這個能夠想出把天安門上枯黃的草噴漆成綠色的騙子可算把它的行騙術表演到家了,其政治流氓本性也在其中顯露得淋漓盡致。

臭名昭著的人間地獄馬三家勞教所,竟被收拾得煥然一新,還請了幾家國外記者參觀,讓關在勞教所裏、根本沒有說話權利的法輪功學員在記者面前打打籃球,展示一下所謂的正常生活環境及文明轉化場景。甚麼「我們沒有用手銬,沒有用電擊棒,沒有毆打學員。」。甚麼「連男牢房都沒有」。甚麼頻說「感謝教養院,感謝政府」。甚麼「所長蘇境拿出的一本記事本,上面有一頁一頁充滿感激的話」,真是讓人毛骨悚然。

然而,枯草可以被噴漆成綠色,天安門上法輪功學員被警察暴打灑下的鮮血是高壓水槍沖洗不掉的。窗明几淨的道具遮蓋不住慘無人道、禽獸不如的暴行。

誰都不會忘了,就是在那個罪惡馬三家,18名大法女學員被扒光衣服後投入男牢房,與男犯人同居一室,結果令人髮指。馬三家勞教所的惡警對法輪功女學員說,甚麼是「忍」,「忍」就是把你強姦了不允許上告!

管教人員為了立功達到轉化指標,對於來自不同地區在當地難以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的迫害,強行洗腦,長時間的體罰,長時期的無休止的消耗式的折磨,強迫他們放棄修煉,不轉化天天蹲著,不讓睡覺,拿電棍電,打罵成了家常便飯。特別是所長蘇境、邵立等,為了撈取政治資本,更是不擇手段、凶殘至極,極盡其邪惡之能事,進行殘酷迫害。馬三家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達2000多人。

齊玉玲,被電棍電乳頭, 張秀傑,被電棍電、打,還被電陰道部位,被電的昏死過去。王曼麗,因為不轉化,被隊長帶到隊部,管教和隊長倆人打她耳光,打得她支持不住,又打腦袋,然後用電棍電,一直電到她沒有知覺為止;李小燕,被管教用四個電棍電她的頭、腳心,把她的肉都電糊了,逼她轉化。

就在這樣一座邪惡勢力的黑窩裏,那些由地獄的小鬼轉世的管教人員卻由此而被立英模、受二等功、長工資等。雙手沾滿鮮血的女所長蘇境從北京領得獎勵5萬元、副所長邵力獲獎3萬元。

江澤民一夥流氓集團軟硬兼施,一面行騙,一面讓警察在天安門強行曝光外國遊客的膠卷,吊銷採訪大法弟子的國際記者的執照,重判召開新聞發布會的大法弟子,怕的就是邪惡暴露。

它們根本不敢把馬三家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送到國外,在不受威脅的情況下講出那裏的真實情況。

它們根本不敢讓媒體自己採訪大法弟子陳子秀的女兒張學玲女士。為了替被折磨致死不改初衷的媽媽說句公道話,張學玲被身陷牢獄。

它們根本不敢讓媒體在自由環境中採訪滕春燕女士。美國永久居民滕春燕女士,僅僅因為搜集江澤民用精神病院關押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例,被冠以「搜集國家機密」罪名而判三年勞教。

因為它們清楚地知道,真相大白於天下的那一天就是它們走上歷史審判台的日子。

從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公開鎮壓一開始,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就在
「我的一點聲明」中,「呼籲世界各國政府、國際機構、善良的人們能給予我們支持和幫助,解決目前在中國發生的危機。」兩年來,已有一萬多名大法學員被勞教,五萬多名被監禁,六百多名被強迫送入精神病院,五百多人被判刑,二百二十多人被迫害致死。但他們寧折不彎,始終不渝堅持真、善、忍的理念,用非暴力的、和平的陳情方式講清真象,冒著生命危險呼籲全世界各界人士共同幫助制止江氏集團的法西斯行為,幫助制止在中國正發生著的這場無人道的迫害。

每一個炎黃子孫,每一位有良知和正義的人士,都應該聯合起來,盡自己的微薄之力,共同揭露「中國政府中那個邪惡的政治流氓集團「的邪惡,反對它的酷刑鎮壓,嚴懲它的暴行。點滴之水可匯成全民族、全世界的抑惡揚善的正義洪流。

納粹時期的倖存者,尼莫拉牧師在臨終前說了這麼一段發人深省的話:「當他們(納粹)來抓猶太人時,我保持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當他們來抓共產黨人時,我保持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當他們來抓貿易工會主義者時,我保持沉默,因為我不是貿易工會主義者。當他們來抓我時,已無人留下替我說話了。」

歷史告訴我們,揭露邪惡,制止、廢除酷刑是我們每一個人責無旁貸的責任和義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