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馬三家教養院的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28日】
(一)

我是一名曾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教養院的法輪功學員,目睹了警察為逼迫大法學員寫悔過書採用的種種卑劣、殘忍的手段。至今想起仍歷歷在目。

王滿力,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大法女學員,因不肯接受叛徒的邪悟,拒絕寫悔過書。警察先是派幾名叛徒輪番地所謂「開導」,不讓其有片刻休息的機會。見徹夜不眠攻心不成,便命其「蹶著」或「蹲著」(「蹶著」就是兩腿並直站立,用力彎腰至極限,手尖指向地面,頭倒空)。王滿力仍不寫,暴徒便逼迫全室大法學員十多人一同陪蹶,一夜一夜不許停歇,有的嘔吐、有的甚至休克。

還有更殘忍、下流的。

王惠,是一名二十多歲女學員,警察見其始終不屈服,王大隊長和王小隊長每人兩支電棍對其用刑。四支電棍同時放電,而且專電乳房、心臟、手心、腳心、甚至難以啟齒的部位。啪啪擊電聲和淒慘的哭喊聲,夾雜著惡警的喝斥聲:「你給我罵不?你給我罵!你給我罵!」幾十分鐘過去了,王惠終於走了出來。只見她頭髮零亂,目光呆滯,身體不斷抖顫,露出皮肉的脖子、手背腫起一大片,躲得大家遠遠的,連手都不敢讓別人碰。緊接著警察瞪著眼對王惠說:「你說你忠誠,這不也罵了嗎?」緊接著命王惠馬上寫悔過書,王惠說:「我寫的是假的。」「假的也要。」然後惡警命人送去紙筆。

以上只是兩個片段,真不明白,我們只是練功群眾,為何竟遭此毒手?而且,這裏很多大法學員的所謂教養日期已滿,仍不釋放,每天幹大量勞力活。只能休息三、四個小時。

(二)

我是從馬三家教養院出來的大法學員,親眼目睹了警察毒打、殘害法輪功學員的慘景,手段之凶殘,令人髮指。

王豔霞,因拒絕走操,雙手被銬在床腿上,蹲不得,坐不得。後來,又被施以拳腳,門牙被打掉,頭髮被拽下幾縷,左眼完全充血,血紅血紅的,臉腮鐵青。一場大雪過後,警察命其脫下外衣外褲,棉鞋,只穿襯衣襯褲,一雙單鞋,站在電線桿下雪地中,一站就是兩個多小時。

瀋陽某學院大學教師趙永華和農村的朱慧敏老太太,因拒絕走步,時值隆冬,被弄到外面,被警察脫下外衣並逼迫她們在地上來回爬行近一個小時。

田苗、田玲、詹鳳琴同樣原因,也遭到酷刑折磨。三個人被分別帶出去。

田玲被關在廁所內遭受拳打腳踢。

詹鳳琴被小隊長王淑征帶到一間屋子,先是拳腳相加,摳嘴巴,踹後腰。旁邊姓黃的女惡警提醒說:「費那勁呢,不有工具嗎?」於是王小隊手持兩支電棍,對詹放電,臉、脖子、胸口、乳房,無一倖免。有時,甚至觸到某一部位幾分鐘才抬起電棍。

田苗,被帶到辦公室,被脫下外衣,脫下鞋子,兩名女惡警同時擊電,專電乳房、腳心、女人最隱蔽處。痛得田苗滿地翻滾。它們便拿來三個銬子,將兩隻手銬在一起,兩隻腳分別銬在兩個桌腿上。見田苗疼痛難忍,大聲喊叫,命四防人員遞來黑黑的髒抹布塞進田苗嘴裏。兩名女惡警像瘋了似的,十多支電棍輪流換用,用刑近一個小時,才罷休。雖然事隔已久,但田苗淒慘的叫聲猶在耳畔。

馬三家惡警對善良的煉功群眾竟下此毒手,還有一點人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