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曾被馬三家非法關押的法輪功男學員的見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11日】我是一名法輪功男學員,曾經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教養院。近日有機會重訪馬三家,想不到剛剛離開不到二個月,「昔日」的馬三家教養院就有了很多令「局外人」不解的變化。

走近馬三家教養院,這裏的大門旁多了一個值班室,還有多了專職的看門人員。往日的院門好似增添了一絲「緊張」,守門人員盡職盡責地「監視」著往來的陌生車輛與行人。馬三家教養院已成立了幾十年一直沒有門崗?是甚麼時候增加的這一設施?為甚麼設置?

踏在馬三家教養院院內的馬路上,如此的熟悉。我與一同關押在這裏的其他法輪功男學員曾經清掃過這條馬路不知道有多少次。這條街道兩旁及馬三家教養院院內生活區的垃圾箱都是由我們男法輪功學員負責清掃的,長達一年之久。

沿著街道前行來到馬三家教養院院內的「馬三家少年教養院」,咦!這裏原來焊接在鐵製拱形門架上「馬三家少年教養院」八個金色的大字如今怎麼換成了「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這裏原先關押的不滿十八週歲的少年教養人員去哪裏了?為甚麼女二所遷移到這裏了?「女二所」原先不是在馬三家教養院六大隊的旁邊嗎?(註﹕我在馬三家教養院期間曾經在少年教養院內被關押了三個月,這個少教院是新建成的,我們一共34名男法輪功學員在這裏曾鋪砌過石路和鋪過草坪,這是2000年8月的事,不久後我們被轉到馬三家教養院的新收解除大隊。)

繼續順路前行到達了一個建築工地,這裏沒有人在施工,樓房剛剛建了一層,這就是由江澤民犯罪集團用了二千萬人民幣的人民的血汗錢在馬三家教養院建築的所謂的「思想教育轉化基地」的場址。但是為甚麼在冬天就迫不及待地開始施工準備的工程,如今只構建了一層為甚麼不繼續施工了呢?春天熱火朝天的施工場面現在為甚麼擱置?變得如此冷清?

順著馬三家教養院院內的大道一直往前走約4里路,在路的左側,我來到了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原來的所在地,這個真正的女二所與關押普通男勞教人員的馬三家教養院六大隊(在這裏關押了100多名男普通勞教人員)僅幾步之隔。一切都沒有變,樓房還是原來的樓房,四層還是四層,裏面還關押著女法輪功學員。(我去時恰是中午,正好看到一隊女法輪功學員正在由外面的食堂打飯回來,她們還穿著統一的服裝,我在馬三家教養院被關押期間曾經被管教幹部帶著去過女二所進行過思想交流,所以我知道穿著這種統一服裝的是法輪功學員。)唯一的改變是原先掛在這座樓上的女二所標牌不見了,但是樓門上的帶有女二所字樣的門簾還依舊懸掛著在那裏。是甚麼原因使馬三家教養院匆匆忙忙把女二所的牌子移到了少年教養院?是因為這裏是關押不了更多法輪功學員了?還是因為有甚麼其它的原因?

(註﹕在馬三家教養院院內有好幾個關押男普通勞教人員的場所,我所見到有馬三家教養院一大隊、三大隊、六大隊、八大隊、少年教養院、新收解除大隊每個單位都有上百名的男勞教人員)

看到上面的疑問,你是否明白這些「為甚麼?」

如果,你知道了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開放」了馬三家教養院,「公開」接受國外媒體記者的採訪,那麼你就會明白這一切的「變化」是何緣由。

這一切的「安排」只不過是為了矇騙那些外來記者,讓國外記者採訪到假的信息,給臭名昭著的馬三家教養院抹粉,掩蓋被大赦國際評為「人權惡棍」 的江澤民的罪行。但是,假的終歸是假的,真象只有一個。

看到國外記者的報導說,馬三家教養院的院長不承認「在教養院內有男法輪功學員」,我真為他的謊言而感到可恥,如此小事都要撒謊,不知道他們為甚麼?難道是怕「十八個女法輪功學員被投入男牢房之事」被記者追問不休?怕他們所幹的見不得人的事情曝光?

我相信所有知道真象的人都不會給這伙流氓當幫兇,我相信那些來到中國馬三家教養院採訪的國外記者都是有著高尚的敬業精神的,雖然暫時可能被一些假象所迷惑,但是一旦知道事情的真象,他們一定會如實地把事實報導出來,因為他們不僅要為他們所在的媒體單位聲譽負責,更要對自己的人格負責。讓我們全世界的善良人們都來關心中國的法輪功群眾,他們無辜的受迫害,強制地被「洗腦」,而且被強迫去說謊話。每一個有正念的人都不能容忍這種情況再延續下去,讓我們所有有正義的人都來為正義吶喊,讓全世界人民再一次認清江澤民流氓集團繼「天安門『自焚』事件」後的又一彌天謊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