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爾加裏太陽報:廣告牌事件--人們不禁疑惑:到底誰在主宰本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14日】卡爾加裏太陽報,2001年7月12日。

卡爾加裏中國領事館的同志們甚至在這裏也揮舞著他們的錘子和鐮刀嗎?

事情起因於一些煉習法輪功的卡爾加裏居民想在西南區第六道,中國領事館的旁邊豎立一個廣告牌。

上個月,同樣位置的廣告牌紀念了天安門六四屠殺12週年,這記響亮的耳光,扇得中國領事館的同志們團團亂轉,抱住毛主席語錄尋求安慰。

領事出來教育太陽報的讀者,中國的內政「不容任何國家、集體或個人以任何方式干涉」。

他斬釘截鐵地告訴我們,任何這樣的干涉「都將是枉費心機」。

現在,輪到法輪功要豎立一個廣告牌。

法輪功是一個快速發展的運動,包括身體鍛煉和遵循真、善、忍的道德哲學。

但北京的屠夫們不喜歡法輪功的流行。事實上,他們給法輪功扣上各種罪名,然後取締、再教育、監禁、折磨和殺害其成員。

兩年前的本月,中國的暴君發起了對法輪功的攻擊。廣告牌旨在提醒人們記住這一事實。它的內容如下:中國,停止鎮壓法輪功!225被殺害,50000+被監禁。

法輪功開始著手進行。他們和帕蒂森戶外廣告公司簽了約,廣告費用付了帳,版面設計定了稿。然後,在最後一刻,格琳娜打電話給法輪功。

「嗨,我是帕蒂森公司的格琳娜。希望你給我回個電話。呃…廣告牌必須換個地方…出於政治因素。如果你能過來的話,我們商量一下。」

當地法輪功成員伊恩.奧利弗說,他馬上去了帕蒂森公司。他被告知,所謂的「政治因素」是中國領事館要求禁止廣告牌。該要求想來是通過卡爾加裏市政府傳達給帕蒂森的。

市政廳內的政客們行動迅速,他們叫喊,並沒有提過甚麼要求。傳話員維基.梅格拉斯說,「我們沒有要求帕蒂森禁止任何廣告牌」。

就算市政府沒有提出過要求,問題仍然存在。他們是否傳遞了中國的要求?

如果市政府沒有參與,難道是中國領事館獨自行動?中國會抓起電話,找一個本市的私人企業,要求公司偏向他們?還是他們更可能通過市政府搞私下交易,讓市政府給他們的首長戴上白色牛仔帽,而冷落持不同意見者?

如果市政府沒有找帕蒂森,中國也沒有,那麼是誰幹的?甚麼是所謂的「政治因素」?難道是帕蒂森自己先決定簽約,然後再突然取消,因為他們新近發現了北京也有值得尊重之處?真相在哪兒?

格琳娜目前「出遠門了」。帕蒂森指定的發言人呆在辦公室裏,但不接電話。為甚麼這麼多機構養了喉舌,卻難開金口?

中國領事館積極備戰。

……(省略段為領館可笑言論)

哈,這就是他們裝腔作勢含糊其詞的欺人之談。

伊恩和法輪功成員正在考慮下一步行動。

伊恩說,「這裏是加拿大。他們踐踏了言論自由。我們想做的不過是豎一個牌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