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大法身心健,離開大法病復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7月1日】提起筆來,羞愧萬分,因為我曾在執著心帶動下兩次離開了大法。

96年4月我在辦公室偶得《轉法輪・卷二》,一氣讀完。被師父博大精深的法理震撼,緊接著請來《轉法輪》,兩、三天讀完了。在讀書過程中,肚子就陣陣響,接著腹瀉幾次,然後就覺著小腹部有個東西轉。引我入門的功友說,是師父給你清理身體並下了法輪。我深感法輪大法的神奇,馬上參加師父講法錄像學習班,緊跟師父踏上了「返本歸真」的修煉之路。

我從小體弱多病,直到得法前32歲的我,患有嚴重頭痛、肝炎、鼻炎、咽喉炎、嚴重關節炎、盲腸炎手術後遺症腸粘連、低血糖、心臟左束阻塞,有時疼起來,只得坐著,大氣都不敢出。整天像個藥簍子,吃藥也不太管用,副作用還很大。光吃治風濕的中成藥,每星期要花去50多元,吃得整天口乾舌燥,好像多少年沒喝過水。自煉功後短短幾個月,這些病都不翼而飛。更神奇的是我多年的近視眼輕了,就連腳雞眼和脖子上的小肉瘤也自動脫落了。

師父教導我們煉功要重德,要時時處處做一個好人,要求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當時我在單位培訓處工作,教學、行政雙肩挑,不光校內有課,還有下鄉執教的任務。工作中我嚴格要求自己,認真備課、授課,盡力幹好行政工作,97年被評為省級「優秀輔導員」。單位組織向山區捐物,我拿出好的棉被、棉衣,處長說:「還是人家法輪功,這被子多好,我往學校交都跟著光彩。」平時走路看見路上小石子、小瓦塊,我都要揀起來,怕別人硌腳或被絆倒。有一次我上樓時發現一些紙屑,正在揀,被處長看見。到辦公室後,處長對我說:「看到你的舉動,我很受感動,煉法輪功的人素質就是好。」因為心裏有大法,我時時處處為別人著想,做這些事是自然的,同年被評為校級、市級「優秀黨員」。

99年7.20邪惡勢力開始迫害大法,我正在丈夫的部隊休假,7月19日擔任縣級領導的大伯哥打電話給丈夫,說政府要抓人,無論採取甚麼手段也得讓我放棄法輪功。丈夫不准我到外邊煉功,我誠懇地告訴他:「做好人沒有錯,該怎麼煉就怎麼煉。」丈夫氣得打我嘴巴,打完又問,我仍說煉,就這樣問一次打一次,直到把我打倒在床上。在以後的幾天裏,我非常苦惱,可是受電視惡毒謊言毒害的丈夫對我一再逼迫,在關於師父「豪宅」、「吃藥」等謠言的蠱惑下,我迷惑了,動搖了,順從丈夫的擺布給單位打電話說不煉了。

當時部隊空氣異常緊張,停止工作,開始成立專案組進行調查,不光調查軍人,就連軍人家屬、朋友都要調查,後來軍區司令員親自來團裏檢查。我的煉功帶被丈夫燒了,書燒了一半時發現有人路過他才停止。可惡的是,在怕心和人的變異思想的左右下,休假結束回家前,我把《轉法輪》、《精進要旨》、《長春講法》幾本書拿到一個小山上燒了。當時邊燒邊想:如果真有佛、道、神,請你們離開書吧,人間的火燒不到你們……寫到這裏我已泣不成聲,我對不起恩師歷盡萬般苦難對我們的救度!!!我到家後,又向單位交了一本《轉法輪》、《大圓滿法》、一盤煉功帶,並燒了師父的法像和法輪圖,還對人謊稱:「4.25」我去北京是聽說去聽一個報告會,到北京後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知道當時我是為了保護自己,而在助紂為虐……現在我告訴大家真相:事實上我就是聽到天津抓人了,才自願去北京依法上訪的!

一位同修在師父的安排下,找到了我,讓我知道了真相,看到了師父的新經文,我才從噩夢中清醒:我被政治流氓江澤民控制下的媒體宣傳的欺世謊言矇騙了!被江澤民等人利用政府對本國人民採取如此卑鄙流氓的手段震驚了!同時我也被師尊那無比寬廣的慈悲感化了!師尊做的事是世界上最正最好的事:人類的道德已經敗壞到了這種地步,師父還無私地傳這麼好的法,普度眾生,為各界眾生,耗盡一切。無知的世人卻謾罵、誹謗大法和師尊,都不知道自己面臨的是多麼可怕的處境!

等我清醒過來後,又開始學法煉功,可在無故處理我們的支部大會上,口頭表示不煉功了。後又在居委會打印好的所謂的「不進京護法、不參加法輪功活動」的保證書上簽了字,後來又答應領導不進京上訪。在這一切當中我用常人的狡猾思想想:我該幹甚麼還幹甚麼,但也時常為自己的所做所為不符合「真」而苦惱。直到我看到了師父在《大湖區講法》才意識到自己問題的嚴重,悟到師父要的是堂堂正正的神,而不是「兩面派」的人。

今年春節前後,丈夫回來休假,又把我封閉起來,不准我和大法弟子接觸。「天安門自焚」事件發生後,我倆爭論好幾次,我說師父講過不准殺生,也明確說過自殺是有罪的,這幾個人不符合大法要求,不能算真修弟子,他們這樣做是敗壞大法形像。丈夫堅持用各種符合邪惡勢力的邏輯分析此事,他和電視輪番轟炸式「說教」,我沒能堅信大法、堅定自己的正念,我覺得太累了,甚至懷疑起師尊來,答應丈夫退出。丈夫歸隊後,我才知道「自焚事件」完全是導演好了的一場戲。這次停止煉功雖然短短的十幾天,頭痛、腰腿疼等病又犯了,7.20後停止煉功期間也是先前煉功煉好的病又犯了。就像師父在經文《大法不可竊》中講的:「因為你過去世所欠下的業力是因為修正法而躲過了,一旦你降為常人了,無人保護你,魔也會取你性命的呀!就是求其他的佛、道、神保護也沒有用,他們不會保護亂法的人。而且業力也會回到你身體上來。人修起來難,可是掉下去太易了,一關過不去,或太強的常人的執著放不下就可能走向反面,歷史的教訓太多了,掉下來時才知道後悔,可是晚了。」

我兩次離開大法,最根本的原因是我學法不深,放不下對人的根本執著。我真誠地希望處於和我一樣情況的學員趕快清醒,以我為戒,不要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我也衷心地勸告善良的世人,我兩次離開大法,兩次病復返的事實足以證實:我師父講的法是真法,法輪大法是真正的佛法修煉。「如果在正法這件事情結束之後,人類將要進入下一步的事,頭腦中裝了『宇宙大法不好』的這個人、這個生命,就是第一被淘汰的對像,因為他比宇宙中再壞的生命都壞,因為他反的是宇宙的法。」(《大湖區講法》)而江澤民等敗類誹謗天法,散布惡毒的謠言矇蔽世人,它是在把不明真相的無辜百姓往火坑裏推。請對自己的生命負責,冷靜地做出自己正確的選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