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症獲新生--八十歲老母親的修煉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29日】母親是位善良、賢慧、聰明而又端莊的東方女性的代表,修大法近6年,母親由原來的體弱多病,到今天的身體健康、精力充沛、紅光滿面,從外表看不過五、六十歲。

母親修煉前曾患有心臟病、高血壓、矽肺病、卵巢癌和子宮癌等病。94年又患有肝癌,經三家醫院會診為肝癌晚期,肝右側有一個7x5.6釐米腫瘤。在二零二醫院住院4個多月,花出醫療費近2萬元。因治療效果不明顯,出院回家用偏方繼續治療,個人又花去3萬多元,使病情得以穩定,但仍無好轉。

在95年秋,我喜獲法輪佛法,讀後明白了這不僅是一部祛病健身的好功法,同時是度人的宇宙大法。我把這部大法介紹給我們全家和我的母親。當時母親曾對我說:你們趕上了這麼好的功法抓緊學吧,我老了恐怕沒有這個福分了。看到母親那漸蒼白的臉,我由衷地感到生命的無常,更感到能生在大法洪傳時生命的可貴。我激動地對母親說:媽媽,你患病已經一年半了,別人半年不到就走了,為甚麼?因為你是有緣人,生命的延續正是為了讓你得遇佛法啊!遇佛法而不得才是真的無福分啊!這樣我和母親一同聽了師父在濟南的講法錄音,當聽到第四盤時,母親就看到了在房中飛旋的大大小小的法輪,五彩繽紛。身體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浮腫消失了,臉色紅暈了。第二天醒來,高興地對我說:老四,我夢中看到師父在給我調理身體,這法輪功真靈,你趕快教我。聽到母親有力的話語和身體的變化,我們全家都非常激動,真切地感到佛法的偉大、超常。三天的時間,母親把五套功法全部學會,第一次打坐就坐了40多分鐘,以後每天都堅持煉一個小時的動功,早晚各煉一次靜功,每次都在50~60分鐘,其它時間母親就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或看師父的講法錄像。一個星期後,母親把家裏的藥都處理了,扔的扔,送人的送人,不久就到煉功點上煉功了。她逢人就說法輪功神奇。在母親的感召下,很多有緣人也走上了法輪大法的修煉道路。

下面舉幾例:
馮嬸:60多歲,母親家的鄰居,有肺癌,在母親的介紹下也開始修煉法輪功,並在2000年10月1日到北京正法,講明真相,後被抓,現仍被非法勞教。

劉姐:40多歲,母親同事的女兒,曾患有乳癌,整日痛苦不堪,煉功不到兩個月,病症全無,成為一個健康活潑的好人。

母親看病的醫院的院長的愛人曾患有直腸癌,做換腸手術,此院長為我母親會診過,得知母親煉法輪功病全好了,就讓他愛人煉法輪功。結果他愛人煉功後病也好了。

"7.20"以後,由於我和其他輔導員一同到北京講明真相,省公安廳和街道派出所等二十幾人來我家查抄。事後母親開始有些害怕,煉功也不敢放錄音帶,聽老師講法錄音也把聲音放得很低,跟鄰居講大法好時也不敢大聲說,對來我家取資料的大法弟子也告訴不讓大聲說話,要悄悄的。一天傍晚,我和母親正在家裏煉動功,片警來了。母親慌忙中去關錄音機,由於天黑,把床頭放的一杯水碰洒了,被褥弄濕了,錄音機也沒關上。母親急忙對片警說:是我一個人煉功,我女兒沒煉。我糾正說:我們都在煉,不但現在煉,我們會永遠煉。事後,我對母親說:你連煉功都不敢承認,還能是修煉的人嗎?你怕片警知道我煉功,怕片警把我抓走,這不是怕心和親情都沒有去掉嗎?我們修的是最正、最好的法,我們是在做好人,我們的一切都是光明磊落的,怎麼還怕警察呢?你的怕,這不是心性問題嗎?師父說:"只有學法修心,加上圓滿的手段-煉功,確實從本質上改變著自己,心性在提高,層次在提高,這才是真正地修煉。"(《何為修煉》)

幾天以後的一個早晨,我和母親煉靜功,放著煉功帶,聲音很大,片警來了,問我們在幹甚麼。母親說:你也看到了,也聽到了,問我們在幹甚麼,我們正在煉靜功。母親又把自己如何患病,如何煉功後身體健康向片警介紹了一番。最後母親說:是法輪功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會永遠煉。從這以後,母親就敢在家裏堂堂正正地煉功了,警察也從此沒再來過。

2000年3月初,母親消了一場業,事後母親告訴我說:我最難受的時候,聽到師父在耳邊告訴我:6-7天就好了,6-7天就好了。就這樣母親先後有過三次這樣重複消業,每次都是6-7天就好了。第三次消業,母親排出很多血,而且有幾天處於昏迷狀態,但母親懂得這是她的業力所致,是師父給她消去生生世世的業力,在幾次的消業中,母親都堅強地闖了過來。

2000年8月,姐姐、姐夫又聯繫醫院,說給母親複查一次,到市第三醫院做了CT,結果甚麼病也沒檢查出來,原7X5.6CM的腫瘤早已不翼而飛了。醫生拿著母親先後的兩個片子對照說:這法輪功真是神奇了。我說:還有更神奇的呢。母親在38歲時右胳膊粉碎性骨折,當時胳膊內夾一鋼板,外用石膏固定,康復後鋼板一直沒取出,右胳膊一直不能伸直,30多年裏下雨陰天胳膊就酸痛難忍。修大法後,母親記不得是甚麼時候能伸直的,不知不覺中就好了,現在和正常人一樣。

2000年11月的一天,我準備去北京證實大法,母親對我說:老四,你不要去了,去過兩次都沒被抓,事不過三,你不會有那麼好的機會,三次都不抓你。我說:媽媽你不要再說了,否則你的臉一會兒又腫起來了。那是9月30日那天,我第二次去北京時,母親說:去過就行了,在家不一樣做嗎?嘴裏一說「不要去北京,不要去北京」,母親的臉就腫起來了。這次又像上次那樣,母親的臉腫得很高。我把師父的"嚴肅的教誨"這篇經文讀給她聽,因為母親不識字,得法後只能讀《轉法輪》《洪吟》這兩本書。當讀到"得了法卻不能證實法,還配當大法弟子嗎?"母親說道:我都快80歲了,在家做不一樣嗎?大師不會不管我的。我說:既然你自己沒悟到,你就不要阻攔別人,否則你也會造業的。母親明白後,沒有再阻止過。三天後,我從北京證實大法回來,當母親聽我講到如何被抓,如何向警察弘法時,母親急切地問道:老四你挨打了嗎?當得知我沒挨打時,母親高興地笑了,我告訴她師父早就說過:"如果一個人他要是沒有那麼大的業力,就絕對不會出現那麼大的難。"《美國西部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演講》)

今年正月,因為我一直流離在外,春節不能回家,十六那天,我們全家在二姐家團聚,我告訴他們正法的進程,母親聽後非常高興。80歲高齡的母親拿起麥克風唱了好多首兒時的歌謠、四季歌等,聽著母親那真情、渾厚、而有力的歌聲,我們全家人人都笑了,就連不煉功的幾位姐夫都說:法輪功真是超常啊。

至"7.20"之後,母親雖然沒有到北京正法,但她終於從不敢煉功到堂堂正正地煉,從不發真相材料到發真相材料,從反對進京上訪到支持,並能以親身體悟去告訴周圍的人們,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超常的。

現在我們家已有6人修煉法輪功,此外還有3人一直看書,有3個外甥女在4.25後得法,其中有2個外甥女都在2000年12月12日到北京證實大法。一個2天被無條件釋放,一個9天被無條件釋放,二人憑著對大法的正信、正念闖了過來。現在她們都在正法洪流中,講清真象,助師世間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