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使我絕處逢生:一位前腦瘤患者的得法修煉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6月20日】我曾經是一個被醫院判死刑的患者。

我出生在農村,為了跳出家門,我拼命讀書,總算老天有眼,我終於考上了自己夢寐以求的大學,因為我自幼體質差,便報考了醫學院。在讀書期間,一向營養不良的我時常頭昏,我以為是貧血就沒放在心上。

臨近畢業時,我開始在醫院進行臨床實習。在這期間,我的頭昏日漸加重,視力也隨之下降了。畢業後同許多同齡人一樣帶著自己美好的理想步入社會,開始為生計而忙碌。隨著工作負擔加重,我的身體也逐漸消瘦,頭也越來越昏,連走路都是搖搖晃晃的,這時才引起我的重視,我決定在醫院作個全面的身體檢查。結果被告之我得的是腦瘤。

家裏人便開始著急上火了,帶著我到處求醫,但所有的醫院都是一個建議,手術治療,開顱取瘤。在現階段還沒有哪個醫院能有把握開顱取瘤後不讓病人留下後遺症的,何況這是一個鵝蛋大小的瘤子,再說也得花費一大筆醫療費。我也知道,即使能開刀,這留下的手術後併發症也是非常可怕的,如稍不小心,碰上一根神經就完了,不是瞎,就是四肢殘廢,更有甚者如果手術後一直不能醒來,這不成了植物人了嗎?

我開始猶豫了,不想用自己年輕的生命作為賭注,與其過這種不是正常人的生活,還不如就這樣清醒的活一天算一天。有時頭痛得很厲害,我知道這意味著甚麼。我開始有些絕望了。一天天的茶飯不思,精神萎靡不振。整個人就像已病入膏肓。我對生活已沒有了信心。

有一天,家鄉來了一個親戚,他原是一個胃癌復發的患者,煉法輪功後,病竟奇蹟般地好了。當時他就是來向我介紹法輪功如何好的。

我一直就很相信實證科學,對氣功之類的東西並不太相信,但在無路可走的情況下,就把他拿來的《轉法輪》看了起來,說來也是奇怪,第一講還未看完,就感覺肚子餓得難受,想吃東西,叫姪兒買來一碗麵,一連幾天食慾不振的我,便狼吞虎嚥地將一碗麵吃下去了。就這樣,這厚厚的一本《轉法輪》居然被我一氣看完了。

第二天,我便到附近煉功點上去學功,婆婆見我病重,陪著我一起去煉。慢慢隨著不斷地學法和煉功,我的精神一天比一天好了起來,吃起飯來也感覺到香了,二個月後,我的頭昏、頭痛的現象已明顯減輕了。連以前兩三天就感冒一次,現在已不復存在了。整個人就像脫胎換骨了一樣,以前蠟黃的臉,發紫發青的嘴唇也在不知不覺中變得紅潤了起來。別人看見我簡直不相信我恢復得這麼好。

修煉法輪功後,我不僅身體健康,過上了正常人的生活,而且我的心靈也發生很大的變化。以前的我總愛爭勝好強,即使明知自己做錯了,也要為自己辯解,經常為一些小事和別人搞得不和。修煉法輪大法後,我變了。有一次,我愛人的大哥半夜裏喝得醉醺醺地沖到我樓上,一邊摔打著房門,一邊說要打死我,罵著:"鄉里仔,憑甚麼平日裏對我那態度!" 因為當時我睡得正香,把我吵醒後,還以為是罵他兒子的,就準備出門勸勸他,誰知還沒等出門,他隔著窗戶玻璃一拳頭就朝我打過來,玻璃打碎了一地,還好,我只是兩隻手背被玻璃碎片劃破了長長的兩個口子,隱隱約約只感覺到一陣痛,面對這一切,我忍住了,因為師父要求我們煉功人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面對這樣的辱罵,若沒修煉法輪功,恐怕是拼了命也要和他大幹一場。但這一次,我想到自己是一個煉功人,我沒回他一句。

法輪大法改變了我,使我變好了,我以後還要做得更好。作為一個真正的受益者,我衷心地希望都能讀一讀這部宇宙大法《轉法輪》,像我一樣從中也受益,做一個好人,一個對社會有益的人。

明慧網:絕處逢生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