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大法通過我們展現他的大威大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5月16日】今天早上學法,讀到「老師給了學員一些甚麼」中有這樣一段話:「講到老師給些甚麼,我就給大家這些東西。我的法身一直要保護到你能夠自己保護你自己為止,那時候你將走出世間法的修煉了,你已經得道了。但是你必須把你自己作為一個真正的修煉人,才能做到這一點。」以往學法中對這一段話不十分注意,但今天有所不同,結合師父近期和以往的一些經文,我恍然似有新的領悟。

有許多同修在讀到師父的詩「操盡人間事,勞心天上苦。有言訴於誰?更寒在高處」時,常常為師父為我們「操碎了的心」而感動,那些真正體會到師父良苦用心的同修甚至會淚流滿面。我理解這些同修的心情,他們知道師父為他們承受得太多,為自己不能報答師尊的大慈大悲而慚愧。對於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們肯定是窮其一切也無法報答的,這將是我們生命中永遠的遺憾,就像萬物生長靠太陽而萬物永遠也不能報答太陽的哺育一樣。但是我在想一個問題:是否我們因此就可以永遠依賴於師父的精心呵護之下而像一個孩子一樣地永遠也不想長大呢?就像春天種下的幼苗在秋收的時候仍然是一棵幼苗怎麼行呢?果樹能夠不辜負太陽的哺育和雨水的恩澤的唯一方式是豐碩的果實,而我們能夠讓師父唯一辛慰的是我們的在成熟中走向圓滿!

近期有不少同修在某次開法會時被惡警抓獲,當時在法會上有人提議發正念鏟除邪惡、有人提議趕快跑,結果一些人在猶豫中被惡警們輕鬆抓獲;而那些竭盡全力奔跑的同修們,有的邊跑邊喊師父幫助,有的邊跑邊喊「鏟除邪惡」,跑了出去。如果師父的新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沒有發表前發生這樣的事,可能是由於還有他沒有悟到的一面造成的結果,但在師父已經清清楚楚地告訴了我們的正念是威力強大的時候,我們還是一見到邪惡就跑,就是我們心性上出現問題了。我個人認為問題主要有兩個:一個是對邪惡的怕心還沒有從根本上去掉,一個是對大法所具有的「鎮邪、滅亂、圓融、不敗之法力」的力量不夠堅信。我不知道另外空間的邪魔們看到一群修煉人被惡警追得慌不擇路的時候是甚麼想法,師父的法身在看著這一切時能不痛心嗎?師父說過「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正法修煉中沒有任何偶然的因素存在,而且都是和正法緊密相連的。這樣的事情發生了,我們是否要認真地想一想,我們是否在任何環境中都坦然地放下了生死與怕心了呢?可是最令人痛心的是事情發生後,一些同修還不能吸取教訓、正確地思考及深入領悟師父的經文,反而有的同修說「當時發甚麼正念呵,心性沒達到那個標準發正念也不好使。」如果這樣大的損失都還不能喚起你的深思和從正法的角度向內找,這才是真正的可惜啊!

是的,我們還沒有圓滿,但這不等於就可以對自己放寬了標準,因為天上的神是不把修煉中的人當人看的,而我們自己卻把自己擺到了一個甚麼位置上去了呢?是混同於常人呢,還是該把自己當作一個「神」的標準來看待對呢?師父在《除惡》中說:「當這次考驗結束時,所有的壞人都將被神銷毀」,而這參與銷毀壞人的「神」中我們應該置身事外嗎?師父在《忍無可忍》中說:「真、善、忍是法!是宇宙大法在不同層次的體現,絕不是人所認為的人的甚麼思想與常人生活的準則。如果邪惡已經到了無可救無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採用不同層次的各種方式制止、鏟除。」師父在《殺生問題》中說:「這裏邊說明一個問題,不能因為有蟲子,我們澡也不洗了;也不能因為有蚊子,我們都得上外面找地方去住;也不能因為糧食也有生命,蔬菜也有生命,我們把脖子紮起來,不吃也不喝了。不是這樣的,我們應該擺正這個關係,堂堂正正地去修煉,我們不去有意傷害生靈就行了。同樣人要有人生活的空間和生存的條件,也是要維護的,人還要維持生命和正常生活的。」是的,我們不能因為惡警干擾我們就不交流了、不煉功了、就每天東躲西藏,我們不能因惡警的干擾我們就不弘法了、不去救度世人了,甚至連人生存的空間和生存的條件都被破壞了也無動於衷,我們是人間的這層護法神啊。我現在才真正理解了師父的話「所以除惡是在正法,也是在救度世人與眾生。」如果以江澤民為代表的邪惡勢力一天不除,廣大的中國人民、身在苦難和麻木中的中國人民就一天難以看到真正的真象,就不能夠得法,就不能被大法救度,而當大法展現在人類時,他們就可能失去被救的機會。同修啊,主動地去除惡吧,這是我們同化大法必須要走的一步,是正法的需要,是法的威德在人間的再現,是我們修煉成熟的表現,也是大法弟子在修煉中的威德與大慈悲的展現!在師父講得如此明瞭的情況下,我們不能再以人心來對待如此神聖的大法了,當我們再次面對邪惡時我們要直面邪惡並向它發出嚴正的限時警告。

大法有洪大慈悲的一面,也有無上威嚴的一面、絕對的威嚴的一面,他可以創造一切、慈悲一切,當然也可以毀滅一切不好的、不正的一切!其實關於除惡與正法的問題師父早在《道法》中就已經講過「其實這是人的一面對法認識的不足所致,人為地抑制了你們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們已經修成的那部份,阻礙了他們正法。還沒修成的一面怎麼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經得了法的一面呢?人為地滋養了邪魔,使其鑽了法的空子。做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過關了。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修煉的人畢竟不是常人,那麼本性的一面為甚麼不正法呢?」同修呵,我們要認真地反思自己的心性與行為了,如果我們真的已經去掉了根本的執著,那邪魔還敢來干擾你了嗎?如果我們的心真正是純正慈悲的,那邪魔真的還敢走到你身邊來嗎?那他可就是在自取滅亡。師父在美國西部講法時說:「但是那種慈悲是一種偉大的佛法的力量的體現。不管你再不好、再壞的東西,像鋼鐵一樣的東西在佛法的慈悲威力面前都得熔化掉。所以魔一見就害怕,它真的膽怯,它會化掉、會消失掉,絕不像人想像的。」由此我想,我們時時刻刻都必須保持正念和慈悲的心態,這就是邪惡最害怕的,而當我們無論在何時發現邪惡迫害大法的情況時都要毫不猶豫地上前去主動窒息邪惡、鏟除他,其實當你真的能放下人的一切執著而像一個「神」的樣子來要求你自己時,你會發現那些惡警們、邪惡之徒們啥也不是,他甚至無需你動一個小指頭,因為你的正念就是威力強大的!

師父的新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發表以來,我發現如同當年《挖根》這篇經文一樣,再一次觸及了許多同修們的根本執著心,那就是「通過這樣的事情暴露出一些人,從根本上還沒有改變常人的觀念,還在用人那種人維護人的觀念認識問題。」我個人理解,現在當務之急是鏟除邪惡,這是緊跟師父正法進程中必然的一步,從更高的意義上來看也是洪大慈悲的表現,是一個由人轉變成神的關鍵,是去掉自己尚存的人的隱蔽很深的觀念和根本執著的好機會!邪惡之所以還會如此猖狂,難道與我們有些同修在正法進程中沒有整體提高上來沒有關係嗎?與我們中一些「人」還沒有放下最後的根本的執著沒有關係嗎?在具體遇到過關時,我們時刻應該用正念對待而不是總要依賴師父,師父說:「在修煉中你們不是由於自己真正地實實在在地提高,從而使內在發生著巨大的本質上的變化,而是依靠著我的力量,借助外在的強大因素,這永遠改變不了你人的本質轉變成為佛性。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

同修們,現在其實就是真象大顯的時刻,但這個偉大的時刻的來臨,需要我們每個人認識到法的強大威力並同心去實現它!我們是得「道」者,是未來的宇宙中的神,怎麼會被常人中的邪惡因素所任意左右呢?恰恰相反,現在我們要用真善忍去衡量每一個邪惡的人,對他發出嚴正的限時警告是對他的最大慈悲,因為當大法以一種非常的方式到人間來時,他們就將從根本上失去一次懺悔和請求我們偉大師尊寬恕的機會了。我們原先的洪法、講清真相正如師父所講「表現上我們求得世人對大法的支持,這是在人這兒表現出來的世人那一面想法,而在另外一面它是反過來的。誰給予大法支持,從正面宣揚了大法,他就是給自己未來開創了生命存在和未來得法奠定基礎。」由此我想,那個被所謂的「聯合國」開除了人權委員會的美國,那是一個真正關注世界人權的美好的國家,還有漫山美麗楓葉的加拿大,這些國家及國家的人民是真正有福了,在此我祝福這兩個國家及他們的人民,他們必將無比強大、繁榮、幸福,因為他們給予大法的支持給自己贏得了無邊的福份。

師父說:「祝大家在最後圓滿的路上走得更清醒,留下自己的威德。」同修們,讓我們清醒再清醒吧,讓我們拋棄一切人心去掉最後的執著吧,讓我們在由人到神的本質上的轉變過程中發出「更加純正的光燄」吧,讓大法通過我們展現出他本來早就應該展現的大威大德吧,讓我們「在堅定與修煉的成熟中走向偉大的圓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