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夜色籠罩下的聯合國前靜默的啟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4月28日】在聯合國前的燭光守夜是我至今參加的所有正法洪法活動之中感受最深的一次。那天,在夜色的籠罩下,沒有音樂、沒有動作、沒有聲響,幾百名大法弟子手持螢光棒、花圈、橫幅,在聯合國對面國際紅十字會的斜坡上靜默。

當晚的夜是那樣寂靜,天空中閃爍著星光,映照著大法弟子一顆顆充滿正念純淨的心,我感受到周圍強烈的能量場,尚未開啟的天目被強大的力量一層層掀起,我體悟到師父的經文在其他空間層次的內涵,雖然看不到另外空間,但能感到當時在不同空間正發生著神與魔激烈地交戰,還有不同層次的眾生正在覺醒,那些都有我們在坐的每一個大法弟子的參與,而我們這個空間的一切卻顯得那樣的平靜,我體會到純淨正念的威力,的確是「此處無聲勝有聲」。

從日內瓦回來之後,看到了師父的新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和明慧網上登載的大法弟子心得體會「法度眾生師導航」等。我更清楚地了解了大法弟子的正念在不同層次空間所起的作用,也體悟到每次寫完揭露邪惡的文章之後所承受的身心痛苦的原因,這使我想到偉大的師父為正法度眾生所承受的苦難和艱辛,那一度滿面滄桑的背後隱含著是怎樣巨大的承受和付出,令人無法想像,當我再次看到師父「在山中靜觀弟子與世人」的照片,不禁熱淚盈眶。

我為自己未能多為正法出力而感到後悔,也為那些至今還走不出來的有緣人惋惜。正法的進程在不斷加快著,機會出現一個就少一個,那些根深蒂固的根本執著沒有相應大的魔難或考驗如何去?在正法中不夠標準的無數高級生命尚被淘汰,而在這亙古不遇的機緣中修煉大法的有緣人,不能在法正乾坤中達到構成其生命本源所在境界的標準,那些生命的處境還不危險嗎?

我也有過走不出人的時候,當試圖在世俗中尋找慰藉、逃避或寄託,換來的卻是更大的苦悶和空虛。那時,整個人似乎都被壓力和執著包裹著,邁出人的那一步的確非常艱難,這時最需要的就是突破束縛的願望,一旦真得豁出去了,或是硬把自己推出去,就已在另一個境界中了,心變得越來越輕鬆,然後發現周圍的一切隨之改變,確是物隨心移,正如師父所說的:「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日內瓦之行讓我對此有了更深的認識。

邪惡與魔難總是猖獗在有漏之處,甚至像不拘小節這樣的有漏都能給正法洪法帶來障礙和損失。此次赴日內瓦的許多大法弟子可能對此都有所感受,諸如說話大聲、找旅館之類的「小事」,都能對正法洪法活動產生一定的負面影響。如果我們時刻都能保持像聯合國前靜默時那樣純淨的心態,那將會是一個甚麼樣的局面呢?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的經文裏,師父已經提出了「時刻用正念」的要求,是到了改變我們最表層的時候了。

參加過聯合國前靜默,感受到純淨正念的威力,日內瓦回來之後,一向不拘小節的我似乎一下改變了許多。當努力時刻保持正念時,發現過去很難抵擋的壞思想和雜念不再那麼難以抵禦了,參加正法洪法活動的心態比以往純淨了,同時也察覺到參加活動的一些同修所表現出的常人心態。師父說過:「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而我們做得不夠所帶來的損失,則會讓師父和大陸弟子承受更多的苦難,反之,則能為鏟除邪惡、救度眾生、「助師世間行」多盡一份力。

讓我們在走出來揭露邪惡、講清真相的同時「時刻用正念」,在這個「真正修煉的環境,做一個真正的神。」

大法一粒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