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學員在日內瓦:每一個大法粒子的作用都很重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4月17日】 四月八日再赴瑞士,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從啟程前至歸來,都感到這是一次非常特殊的活動,對自己的修煉有很大的促進作用。

以往參加任何洪法活動或是法會,都非常明確地知道要去做甚麼,有甚麼活動,或是受到大型煉功或遊行的『吸引』,很想感受一下那種壯觀場面,而且一切都由別人安排好了,自己的付出很少,任何一次法會前,自己都會根據這次活動的地點及內容來考慮:我要不要去?我去可能學到甚麼?見到誰?有甚麼收穫?從個人『需要』出發,由自己來安排,好像並沒有完全從法上來思考。而這次人權會議開幕式幾天的活動我已經參加過,完全沒想到還會再去。就這樣在不太明確去做甚麼的情況下與三位功友一起出發了。

在旅社大廳裏等候時,心裏難免有一種不踏實的感覺,安排住房的人也不在,明天做甚麼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呢?這時,只見一個白人學員背著背包,裏面插著大法氣球,穿著大法字樣的外衣,精神奕奕地走了進來。陸續地,推著嬰兒車,抱著小孩的,面熟的,不認識的功友們從外面洪法陸續回來了。協調住房的學員也趕來了耐心熱情地照顧我們,看到我們拿到了鑰匙才放心地離開。

當晚,我們首先參加集體學法,幾十名各國學員用五種語言朗讀《轉法輪》,真是別開生面,而瑞典和德國學員穩重清晰的聲音更讓人感到他們內心的純淨,雖然聽不懂他們的語言,但我卻意識到自己的浮躁。之後,我們分開小組,在當地學員的協調下和其他功友一起為明天的活動做準備。四天中,我們的活動經常變化,而且經常是兩個人分散在街上洪法或簽名,通過活動和交流,我們越來越認識和體會到作為一個大法粒子個體和集體的重要。不要小看一個學員,一件印有大法字樣的衣服,或一個大法徽章,你出現在那裏,你走在街上,或是向別人介紹大法,就在散發著正的光芒。洪法、正法,不在於所做的事情大小也不在於自己的語言能力,而在於修煉的那顆心。雖然有些活動和我們想像得相差較大,可是當我們靜下心來去做時卻真地感到了自己在發揮粒子的作用,是大法需要我們做,不是我們幫助誰,這是大法給我們的寶貴的機會。多一個人就多一份正的力量。這是我們許多人以前沒有體會到的。更何況在另外空間裏的表現更是我們目前尚不能看到和想像的。

下面再談談我在徵集簽名時的幾點體會。以前經常聽別人談徵集簽名的感想,他們如何激動,如何為簽了名的人感到高興,作為聽者,我無法理解那種喜悅。當我真地抱著簽名表走在街上時,害羞和膽怯擋不住正念,我和一位功友推開了第一個商店的門,請老闆簽名。他迅速地看了一下內容,非常愉快地寫下了自己的名字,當時我的心裏非常為他高興,為自己邁出了第一步高興,那認真寫出的一筆一劃決定了他的未來,我怎麼能不感慨呢?就在我油然而生的喜悅中,我自然地聯想到了其他功友的感想,我明白了。兩天中我們幾個人共徵集到五百多個簽名,被拒絕的很少,簽名本身就是講清法輪大法真相的好機會。不少人在電視中看到過宣傳,正的負的都有,他們不太清楚,就法輪功是否是宗教和搞政治等提出問題,我們一一解答,有的人在得到了答覆後高興地簽名;有的人雖然仍然不能斷定誰說的對可是仍然願意簽名。我們希望他繼續了解情況並做出自己的判斷。有位男士問:「簽名?為了甚麼事?」我說:「關於中國的法輪功」。他說:「是支持還是反對法輪功?」我說:「支持」。他說:「啊,好,我簽。」我們訪問了幾家咖啡館,所有的店員都熱情地簽名,有的還主動把自己的筆遞給正在用餐的顧客請他們也簽。在一個車站,許多等車的人都為我們簽名,有的甚至不怕錯過自己要等的汽車,並祝我們好運。有的老年婦女說,她知道中國發生的事,「太可怕了」,她希望她的簽名「能夠(對此事)有所幫助」。我說:「會有幫助的。這非常重要。謝謝您。」我們還遇到一位從法國來瑞士旅遊的中國女子,她在國內時從沒聽說過法輪功,在法國才聽說,但並不了解法輪功是甚麼。我們給了她一些材料,並簡單介紹了一下情況,她說:「我雖然不知道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我認為這樣鎮壓是不對的,我可以簽名。」有一個大廈接待處的小姐在看了簽名表前面的介紹後流下了眼淚,說:「太可怕了,我當然要簽,」並主動拿給她的同事請她也簽。就這樣,我們走了一條街又一條街,心中坦蕩祥和,簽名中發生的令人感動的小故事太多了。

在和其他地區學員和聯繫人相處的四天裏,我們親眼目睹了他們為法的無條件的付出和排除萬難的勇氣。多一條路,多一種可能,就去試,有了困難也不怕,盡可能多地開創洪法講清真相的路。彼此平和對待,一切從大法出發,放下自我,那種心態和境界,真是讓我感到自己和他們明顯的差距。在修煉人的場中,感到的是和祥,溫暖,和大法的偉大力量。你會覺得自己做得太少,執著得太多,修得不夠。

(新加坡大法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