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大法弟子都能做到──"踏著真理如意而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5月6日】我始終這樣認為,真正地從理性上、從法上、從心性上去交流,是不會帶有任何負面影響的。這種交流只可能讓大家看到、感受到大法的殊勝與偉大;只可能使大家更加堂堂正正的修煉;只可能讓大家更加理性的認識大法、更加明白正法修煉與普通修煉的區別、更加在法上勇猛精進。他不可能在人的頭腦中產生任何害怕的因素或者甚麼思想業的干擾。我自己的親身修煉與對大法的正信,在與學員的交流中從來沒有過一絲讓人留下負面因素的痕跡,他完全是喚醒大家本性上、更高境界上對大法的正信。那種對一定能鏟除邪惡的正信,具有排山倒海的力量。

在與各地學員的交流中,我看到有許多人學法不夠,很多時候是用人的一面來理解大法,而不是從理性上來認識。邪惡勢力安排的這場針對大法的迫害,對大法弟子的考驗真是無情的,過去師父一再要大家抓緊學法,在"再去執著"經文中師父是心急如焚的對弟子們說:"弟子們啊!師父心急而無用啊!......"那個時候我們能理解師父說的話嗎?我看到許多學員證實大法的事沒有少做,可是修煉不僅僅是用我去過北京、我也發了說明真相的資料,就能夠衡量我們是否達到了正法修煉圓滿的心性標準。舊宇宙的邪惡因素正是利用我們弟子對大法認識的不足從而鑽我們的空子來破壞大法,考驗學員。我們對大法的正信使我們的主意識變得無比的強大,他使得我們明白這種對大法的正信能夠改變那個空間場的物質因素。我的狀態就跟師父在大湖區講法中說的真正的大法粒子的狀態是一模一樣的,因此我不知道所謂"轉化"為何物,內心裏對人充滿了慈悲,不單單是人不可能轉化我,那些在壓力下被轉化了的學員,那些所謂開著修卻亂悟的人,當我一聽到他們的情況就要去見他們時,那種心性中是沒有一絲擔心和害怕的,沒有一絲為私的,全是慈悲。人間沒有任何力量能夠動得了我對大法的正信。在我的正念中,對那些還不能堂堂正正修煉的學員,我要讓每一個見到我的和聽到我的聲音的學員,都能迅速在大法中堂堂正正修煉,而且是不帶任何強制的,不帶任何害怕的痕跡的。這一切我做到了。這種力量是排山倒海、壓倒一切的。我經常跟學員交流中談到那種"踏著真理如意而來"的心態。我覺得我能回報給師父的,就是和我認識的學員們一起都盡可能的在大法中提高。

我到過一些地方,來交流的學員全是從來就沒有出來過的,或是7.22以後就表態不修了的。當地的老學員覺得他們還能出來交流?太不可思議。來交流的人不多,卻帶了上百個與他們同樣的學員走了出來。我聽說他們中只有一個到達了天安門,而且沒有任何魔難,其他全部出家門就被抓了。這對邪惡勢力的打擊真是致命的,苦心經營了兩年,用盡了各種手段,卻連他們認為都不是學員了的人都走了出來。而且那一個到了天安門的學員用正念去跟大家交流,更加堅定了他們在大法中修煉。我見了許多曾經向邪惡勢力表態的老學員老站長,通過在法上理性的交流,他們全都回到了正法修煉的軌道上來,而且非常好的做著大法粒子該做的一切。

我們去掉了人心,但我們可以利用人心,可以把人心看得更透。報紙上說"要把甚麼甚麼建成法輪功攻不破的堡壘",我覺得這就像是狐、黃、白、柳在做最後的哀號,非常可笑。我跟市長、科學院的院長、宗教事務局的局長等等高官和學者交流過(在正常時期我非常尊重他們),每一次我都把他們的思想打到我的手心裏,無論他怎麼變也就那麼大一點。我交流過的人,沒有不對大法敬佩的。

其實我們很多學員被變異的思想干擾帶動了還不知道,被各種"安全"掩蓋了這種變異物質。因為在這種環境中生活得太久,邪惡勢力確實是非常非常的邪惡,以至很多學員由於學法不深而受影響,再加上學法少,干擾更大,也想不到怎麼去向內找自己的問題了。其實就是正念、正信與多學法。我們在做著宇宙中最偉大、最殊勝的事情,邪惡勢力的破壞性宣傳,加上那些變異物質在你頭腦裏演化成好像你在犯罪一樣,演化成好像全世界只有你一個人在上電腦而且全世界的眼睛都在盯著你一樣。腦袋裏裝多了這種邪惡,就促使你的這種干擾更大。為甚麼邪惡勢力總是用辦轉化班和勞教來威脅大法弟子,除了它們太邪惡之外,就是我們學員心有執著,心有害怕,而不能"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不知道大法弟子在任何一個環境中,只要是從正法的角度出發,都能很好的用正念鏟除邪惡。

大家在明慧網上看到了遲來了三個月的"法度眾生師導航"一文,我覺得這篇文章就是告訴大家,大法弟子只要心存正念正信,在任何一個環境中都能有效地鏟除邪惡因素。在"泰山頂上的法會"一文中學員們談到了如何用本性和神通來正法以達到鏟除邪惡,談到了為甚麼要把邪惡勢力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的行為用正念打回去,從而鏟除邪惡因素,而不能一味從個人修煉提高的角度去消極承受,否則會使得邪惡對你自己和其他大法弟子的迫害更加瘋狂。

許許多多老學員已經如師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經文所說的那樣在做了。單純地從個人修煉提高的角度出發,現在已經使越來越多的學員感到難於承受了,思想業、怕心、似乎沒完沒了的難,心中在乞求著師父早日幫助解脫,一些人感到自己一個人走路都很困難了、筋疲力盡了,還要去幫助別人?還要去背一個人、幾個人?在去年六月,看到那麼多大法弟子被長期關押,無法煉功學法,受盡邪惡勢力的迫害,我動了一念:我要煉功來加持他們、幫助他們。沒想到煉功時我一打手印,洪大的慈悲源源不斷地從內心裏湧出,而且化作了對整個人類的洪大慈悲。此後我幾乎一煉第五套功法就流淚,我悟到這是大手印中的法的體現,他促使我懷著這種對人的洪大慈悲去北京證實大法。

從看守所出來後,我從法中悟到應該調動自己修好的一面來幫助自己、同時幫助那些正做著各種證實大法的學員。於是我發出正念:"我所有的護法神和我修成的生命體要制止邪惡勢力來干擾我;要阻止邪惡勢力迫害正在證實大法的弟子,要保護大法弟子們的安全"。在一次證實法的行動中,我發出排山倒海的正念:"請師父加持弟子們成功!"我感受到整個地區都布滿了純正的能量場,大家全都順利安全地完成了所要做的。在一次去見一個害怕躲在家裏的站長時,我發出"糾正這個空間場"的正念,同時又從法上與他交流,短短幾句話、幾分鐘就迅速使他明白過來。又一次聽說有從監獄裏出來的人邪悟影響了很多人,我強烈要求去見她時,學員都怕我被她所影響。我說這是沒有可能的事,邪的怎麼可能影響到我呢!在去的路上我心裏靜靜的對師父說:"師父!我相信我對法的正信、對法的證悟和強大的主意識能夠幫助他們轉變過來,但我仍然請您幫我打掉她那個背後的邪惡因素"。在正悟與邪悟的較量中,我運用我證悟的法理讓她們自己看清她們所說的一切的問題與錯誤,把正的展現給她們看一看。

後來我去某地說明真相,我覺得應該啟悟人們明白的一面,而不應有邪惡因素來干擾我,得道者多助。我在上網時,我相信我強大的功足以安全地讓線路暢通。我看到電視上播音員以及其它壞人污衊大法時,看到明慧網上登出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時,就是打出強大的正念:"打出佛法神通鏟除邪惡勢力!"結果我看到很多被那些東西控制的播音員換了。我覺得這是一個大法弟子能不能從正法的角度來衡量一切,能不能從不同層次、不同境界來參與正法的問題。我也發現許多學員不能解脫和超越自己從而去幫助別人,就是從個人修煉提高的因素中考慮太多了,侷限了自己的境界從而侷限了自己的能力。我覺得我有說不盡的能力,可惜自己目前沒有三頭六臂,力所不能及。可有個學員說她知道有警察抓我們弟子時,她就想如果他(那個警察)還有救,她就用功能托個夢給他,告訴他迫害大法弟子是要遭最大的惡報的;如果他沒有救了,就鏟除邪惡。她說她學法的時候心裏也想著讀給在監獄裏的學員聽,這方法對我很有啟發。正念不是坐在那成天瞎想,他是修出來的、自然的正念。師父在"忍無可忍"經文中早就發出了不同境界對邪惡的"總攻令",也告訴我們應該怎麼樣做一個護法神。有個天目看得到的學員跟我說:"我對著邪惡因素發出正念──炸掉它,那邊就像原子彈一樣真把它炸掉了。"讓我們所有大法弟子都能做到──"踏著真理如意而來"。


大陸弟子
2001/3/31/,2001/5/4/修改。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