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重新造就著我,我為大法說真話(美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3月26日】 我叫馬春樸,虛歲80。修煉法輪大法以前,我是多種疾病纏身的老病號,五年之內曾做過三次大手術,胃五分之四切除,子宮全切,甲狀腺次全切除,身體非常不好。此外,還有冠心病,心絞痛,嚴重的腦動脈硬化,血液粘稠度高(紅血球積壓超過正常值十倍),重度神經衰弱,血吸蟲病等。因為身體不好,長期失眠很難入睡,導致身體極度疲勞。

以上這些病中最使我痛苦難熬的是我的這個頭。腦血管從四十歲就開始硬化。整個頭部又暈、又脹、又悶、又硬,難以形容的痛苦加雜重度的耳鳴,分分秒秒地伴隨著我,有時說話多了一點,牙關都緊,真是苦不堪言。有時頭難受得只想撞牆。為了治療我這些病,跑過多少中西醫大醫院,求診專家和氣功師,均無明顯改善。北京友誼醫院神經內科主治醫師,對我特別警告囑咐,我必須終生服藥不可中斷,以防止腦血栓、心肌梗塞等栓塞性疾病發生。多年來我對治療已徹底絕望了,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地靠早晚兩大把藥來幫助維持血液循環。幾十年來我就這樣一直在病痛的折磨中,艱難地無可奈何地活著。

1996年3月,一個看似偶然卻並非偶然的機會,使我有幸知道了法輪功。我讀了《轉
法輪》,我邊讀邊興奮。被李老師所闡述的法理所震撼,意識到這是教人向善、能使人修煉的一本寶書。我立即投入了法輪功的修煉。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情,在我身上發生了。在我修煉剛剛2個多月的時候,有一天(是個白天),我突然感到有一股力量(我無法形容),從我的頭頂唰地一下子衝下來,瞬時間,所過之處,原來頭部那種黑洞洞像住在山洞裏的無法形容的難受的感覺一下子一掃而光,我頓時感到頭清目明。長期扣在頭上的那頂「帽子」也消失得無影無蹤。這種清爽,這種舒服的感覺,對我來說已經遙遠得恍如隔世。幾十年來,不知道真正睡眠的滋味,現在也睡得那麼香甜、深沉。此後,我再讀《轉法輪》,在《轉法輪》第二頁最後一個自然段,看到李老師已經清清楚楚寫的:「我這裏不講治病,我們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我非常激動,是師父幫我淨化了身體。

以後我的身體越來越好,越來越強壯。走路兩腿輕快,全身輕爽,80歲的人了!以前滿身是病的藥罐子,如今卻吃飯香、睡覺香、精神足。現在一粒藥也不用吃了。熟人見我都驚奇:「老太太怎麼變化這麼大!氣色白裏透紅,精神這麼足,走路蹬蹬的。」我告訴他(她)們:這是我煉法輪功煉的!

修煉法輪大法不僅使我身體發生巨大變化,我的心靈也得到不斷淨化。我按照李老師要求的,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事先考慮別人,遇到問題首先找自己的不足,利害衝突中不爭不鬥。不斷提高心性,逐漸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而今,我心態祥和,平靜,愉快,開朗,以前面對坎坷人生的那副愁眉苦臉,一去不復返了!

我開始修煉法輪功時,因為我敏感,在修煉三個月的過程當中,就明顯地發現和感受到在我的小腹部位師父給下的有靈性的法輪,(是在另外空間體現的)日夜不停地、非常快速地旋轉;另外,在全身師父給下的氣機在任何時候我都會感覺到它的存在。聽起來,這些似乎讓人難以置信,但這確是實實在在的在我身上的親身體驗。這是迷信嗎?!這不是迷信。法輪大法是真正的玄奧的超常的科學。

面對中國政府把法輪功視為異端邪說,對李洪志師父進行惡毒的人身攻擊。我認為,中央領導人對法輪功不了解。作為法輪功修煉者,法輪功的受益者,我有責任向中央領導反映真實情況。1999年七月,我決定回國上訪。回國後,我去上訪。在我還沒走到上訪辦公室之前,就被公安強行攔截,搜查我隨身帶的提包,強行沒收了我每天要讀的《轉法輪》書。我被關了三天。三天後,由於我家人的擔保,把我放了出來。我從離開家到回來,坐著過了三天兩夜,只在第二天中午找了一塊有木板處睡了半個多小時的覺,我卻一直保持著精神十足,真是令人不可思議的超常狀態,這是法輪大法的力量!

今天我之所以在這裏講述這一切,我希望用我的親身體驗能讓大家對法輪功有所了解,能使更多善良的人們在大法中受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