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的樂,從心髓各個空間湧出,瀰漫了一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月19日】 坐牢,以常人心是不敢想像的。從生到人世起,那就是個大禁。死,不過一了百了解脫了。而坐牢意味著甚麼?!以前嘴裏輕飄飄的那句話---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而這當真擺在面前的時候才明白,這不只是勇氣。從前以為自己是能放下生死的,可這機緣就擺在面前的時候,才發現原來自己的內心還有這麼多執著心。放下執著需要自心的覺悟。師父說:生無所求,死不惜留;蕩盡妄念,佛不難修。師父的話,字字千鈞,直指人心。

我站出來了。我到北京天安門廣場大聲高呼:法輪大法好!李洪志師父好!不要迫害法輪大法修煉人!我的聲音從靈魂深處發出,直透天際。我覺得聲音從亙古荒天直透遙遠未來。我從不知道自己有這樣的大聲,這輩子第一次這樣大聲。天安門廣場布滿便衣警察和武警。我被抓了,我被推上囚車,我被送進監牢。

業是要自己來消的,這也是種緣分。能不能站出來,也不是旁人能想像的。往天安門廣場的路上處處是警探,步步關卡。而心一放下來,就見雲開霧散了。

我覺得,現在就是道長魔消的關頭吧。事到臨頭,悟到就做到。修煉人依大法行事,該做就不能含糊。

回首看常人社會,我看到的是人欲熏熏,是迷魂的呻吟;是常人無望地耗著自己的生命。我看到那魔是想把修煉的人群壓制下去,想用污辱酷刑來阻嚇、想用牢獄空間來隔離、想用時間的消磨來淹沒修煉人。可這些根本無法動搖我們的正念。

人身難得,生命可貴,而修煉的機會更是千載難得。高壓強權我無意避之;常人奚笑我淡然受之;親朋痛惜、鄰陌相憐我泰然安之。雲霧怎能阻止太陽的燃燒,昏睡也留不住時光的前進。人是那麼渺小、粗陋,常人陽壽百十年,彈指一揮間,怎能不珍惜。佛法之洪大精微,用人所有的能力看到的也只是管窺之一斑。修煉路上,步步智樂慧珠;光明心底,無限殊勝法輪。

修煉苦嗎?不苦。我這麼說,別人卻不信。說我心腸硬,能忍受痛苦而已,而我的確感覺這不是苦,而是大大的樂。從心髓各個空間湧出的樂瀰漫了一切。周圍的常人才是很苦啊。那苦是和著他們自己生命的元素,簡直分不開的,那業是從來就拌和著生命的苦,常人自己都麻木了,而令他們感到不能忍受的苦,才只是最表面的罷了。而我卻從最深處泛著樂。只表面上一層與他們相似。這點苦是表面的浮渣。我的苦,消一點,少一點,幾乎很稀罕了。但他們那常人之苦卻似乎越掙扎越多,沒有盡頭一樣。

我以慈悲奉勸,修煉吧,法輪大法好!真的光明、善的慈悲、忍的包容,三花輪轉,是真實的世界呢!我知道師父在上面看著我們,這一步,要我自己走上去才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