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理智、智慧和慈悲來維護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1月21日】 明慧網上刊登的一篇美國弟子的經驗交流文章使我深受鼓舞,我不得不第一次寫下自己的經驗。因為我們將在十二月初召開一個以「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為主題的大會,我便乘此機會分享自己在這方面的經驗。

我讀的那篇文章題為「捨盡一切就是得到一切」。這句話使我想起自己一生中,不明白捨盡一切的結果就是得到一切而多次迫不得已的所作所為。我懼怕失去令我內心覺得安全可靠的東西,卻不知道我的不放棄又能得到甚麼。但是捨盡一切才是全部意義所在,才是我們的基本原則。就像如果去掉你層層的後天特性,留下來的就是你的真實的自己。

李老師說過:「現在的大法老弟子應該是真正的能把自己當作大法中的一個粒子而不是在學法了,是學法的同時發揮一個大法粒子的作用,為大法做甚麼就是在給自己做甚麼一樣。這就是經過這次魔難走過來的弟子此時的真正狀態。」

對我而言這是指甚麼呢?

這句話解釋了我所經歷的兩個階段的事情。在2000年瑞典法輪功夏令營中,法強有力地充實於我的全身、全心、全部思想之中,這種力量是那麼強大,勢不可擋,我無法用語言來形容。老師的話也使我理解秋季時經歷的淨化身體的過程,這個我將在後面提到。

大法正在糾正一切,使一切變得純正,同時去除一切不正的東西。如果我們敢於放棄自己的執著,我想這真是我們的好機會。另一方面,如果我們抵制這種變化,我們也會碰到許多考驗和痛苦。為了使自己保持純正的心態和思想,我想我們內在的決心至關重要,那樣還可以使自己更加融入大法。

師父還說:「這和99年4.25以前,老弟子怎麼學好法、得到法時的心態不是一回事,那時候是學、是得法,現在是學法的同時在邪惡迫害法時如何起到證實法的作用。堅定走過來的,就是大法中的一員、一個粒子,而且是正過法的,就應該知道自己怎麼做,在任何環境中在哪裏都會發出純正的光芒來。」

我體驗到這個問題不僅僅是我們身外的邪惡,也是我們自性所攜帶的邪惡;我們的自私自利,我們的怕心,我們的邪惡,我們負面的價值觀和情感,我們對他人的品頭論足等等。當我漸漸地放棄了這些想法和行為,我開始在任何環境中都會發出光芒來。別人會看見我的優良品性從而接近法而不是接近我人的一面。

我必須一切基於法而不是人的一面。那樣,才可以從自己真正本性的角度去行事,才能有一個正的心態和思想,才是大法的一粒子。當我們站在法的基點上的時候,我們每個人都會在如何用理智去證實法,如何用智慧去講清真象以及如何用慈悲去洪法與救渡世人上找到自己的方法。

我開始明白自身的執著放棄得越多,就會越善待他人,因為我的安全感在於大法而不是我人的一面。當為大法工作時,我不再執著結果如何,而是在現在所處的真理與智慧的層次上盡力作好。對我而言,不帶人的一面的執著與觀念來洪法非常重要,也就是說,不注重結果,不受人的一面控制,而只讓自己處於大法的威力之下。

我相信那些該得法的人終會來得法。我想,我所能幫助他們的,是用我面前的人能理解的語言介紹法(針對不同的人用不同的語言,但都是發自於我的內心),是寬容地對待他人的缺點(這比較困難,因為它意味著承受和忍耐),是給予支持和提供見解,告訴他們我們會像這樣做,像這樣想,我是這樣理解的,老師是怎麼說的,要去讀書,然後向他提供信息,但一次不能太多。

當我離開自己人的一面、捨盡一切的時候,智慧就會自動湧現出來。智慧和純潔的,安詳的,正直的心態和思想接踵而來,融於法中,非常純淨。

證實大法對我而言就是以真、善、忍為指導,符合宇宙特性並能堅定不移,向全世界揭露中國官方對待法輪功弟子的邪惡行為。

開始的時候,對我來說,走出來證實大法實在是很困難。甚至一想到要走出來就讓我恐懼萬分。以前自己私下修煉是十分容易的,但是現在必須站出來,置身於眾人面前。很長一段時間我一直處於這種思想痛苦之中,可以說我就是這種個性。多年來我嘗試了許多方法去克服它。現在這種痛苦的經驗再次浮現出來,再次清晰地展現給我。

這是一個進一步退兩步、躊躇不定的過程,是去除它,還是任其左右自己。看來我終於戰勝它了。我內心鎮定而平靜,曾在我內心鳴叫的恐懼音調和有關泯滅,死亡和忘卻的低語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安靜、平和和自信的無聲語言。

追隨我的命運,完全接受我的命運,一切行動均在法中並用一顆祥和的心態證實大法,我感到非常愉快。

現在我是大法的一粒子,當我這樣認識自己的時候,我便可以接觸到大法的無邊威力。甚麼都不能阻止我在法中經歷的一切,甚麼都不能阻止我用理智、智慧和慈悲來捍衛大法。

大法的另一粒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