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動窒息邪惡

——致監獄的同門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2月21日】師父在《忍無可忍》經文中說:「除盡邪惡是為了正法,而不是個人修煉問題。個人修煉中通常不存在忍無可忍。」而我以前兩次進京正法基點都站在個人修煉上,對邪惡的迫害採取被動承受,也無意中默認了舊宇宙勢力安排的這一切。《李洪志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的講法》中說:「這一切我是不能承認的,所以要清除它,包括這場邪惡。他們原來是想要把我們像過去的宗教一樣對待。變異的觀念使他們對於在歷史上對神的迫害成了正當的,像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這些事情已經成了高層生命下來度人的一個範例,這怎麼能行呢?這本身就是敗壞!一個神下來度人,人把神釘在十字架上,人有多大的罪呀,到今天還在償還。可是那不只是人幹的,是更高層次的生命敗壞了造成的。這一切他們不敢說他們自己有問題了,因為一切都在變異著、變異得偏離了法才逐漸地變成了這樣。歷史上沒有哪一層生命敢觸動它,一切都由縱橫交錯的、變得非常複雜了的因素左右著。這一切不純的東西都得去掉,通通都得去掉!」

在正法中,我要把自己變異的觀念,用大法通通糾正過來。年前看中央電視台播放的百萬人簽名,破壞大法,知道這也是最需要我們走出來,來證實大法的時機。年三十踏上北去的列車,悟到師父的話「大道至簡至易」,「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不用有過去的幾次迂迴倒車,去掉了進京護法就意味著被抓被打,要承受的變異觀念,非常坦然,輕鬆地直達北京。我要從常人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突破出來,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在正法進程中,勇猛精進。

大年初一,金水橋前,面對邪惡,我無比坦然,自信地打出「真善忍」橫幅。同時喊出「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法輪大法是正法。」不知喊出多少遍,沒有絲毫的怕,面對撲上來的警察便衣,我高喊:「大法弟子無罪,你們不要做江澤民的替罪羊,人民警察不能傷害善良的百姓。」 打開車窗向廣場上的百姓警察們講清真相。看到警察們在向我微笑點頭。

當天被送到平谷縣看守所,邪惡第一要的是摳出我們的姓名地址,好送回當地迫害,這也是我們第一不配合的。當天60多位大法弟子95%無論他們採取甚麼樣的手段,堅決不報姓名,同時集體絕食,這也是前面的大法弟子踏著尖刀開闢出來的。重溫師父的話:「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

師父還說過:「其實邪惡所幹的一切,都是在你們還沒放下的執著與怕心中下手」我又一次悟到整體提高,整體昇華,就是邪惡最害怕的。於是,同號的14位大法弟子都感到我們今天應該集體拒絕提審,不讓邪惡們單獨提走一個大法弟子。於是將門堵死,任邪惡動用幾十犯人,又調來武裝警察,用盡棍棒和各種威脅手段,門仍是紋絲不動。當時,我處在最重要也是最危險的位置,隨時面臨被抓住頭髮,棍棒亂打,被用點燃的打火機威脅等,同修們幾次要替換我,頓感到自己在這個位置最合適,我不在這個位置誰在這個位置呢?隨之,身體本能地產生了根本不怕打,不怕火的感覺。頓時體悟到佛法的偉大,超常。邪惡確實非常邪惡,沒想到它們競動用了乾粉滅火器,進行猛烈噴霧,這時14位女大法弟子都感到是放下生死了,同時喊出:「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隨之,沒有體力的影響,沒有窒息的感覺,沒有常人的恢復過程,門紋絲不動。最後是邪惡妥協了,在這一過程中我深刻地體悟到師父在〈〈博大〉〉中所說:「而他博大精深的內涵只有修煉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層次中才能體悟和展現出來,才能真正看到法是甚麼。」

第二天早起打坐,一天中學法,交流,其中兩名犯人(都已得法)幾次說道你們如果有不適感覺,趕快告訴我們,我去報告。晚6點時,我突然悟到,我們不是在等待著釋放嗎?修煉中不能等,我們應該主動去做,師父曾說,「做到是修」。於是商定都躺下,不到3分鐘,我就出現心臟急速跳動,另一位同修全身顫抖,呼吸急促,語不成聲,再看另二位,剛才還紅潤的臉,突然變的鐵青。所長,大夫來了,量過血壓,心臟,高喊:「你們沒有任何問題,你們都好著呢,要吃飯呀,保持體力,明天還要煉功呢!」我知道不能被他的常人觀念帶動,「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我要主動去做。又喊來所長,這一次他們問了我們煉功前身體狀況,我對他說:「如果這5位大法弟子(14位被分開),今晚出現生命危險,你要負全部法律責任,走出去的大法弟子要在網上揭露你們的罪行,人命關天,大法弟子是世界上最善良百姓,你們必須馬上無罪釋放大法弟子。儘管他們巧言相辯,我悟到這是常人的觀念,在這個空間表現出的是我們抵制監獄裏的違法行為,另外空間就是神在清理鏟除邪惡。

第三次又喊來他們,警察們開始詢問我們的編號,我意識到馬上就要釋放了,但他們一去查編號就是50多分鐘,我想不僅今晚要走出來,我還要趕上今晚回家的火車,不能讓他們再拖延時間了,趕快喊人來,不一會兒,就釋放了三位。這樣只有我沒被釋放,我悟到,我還要繼續往前做,強烈要求釋放,同時感到兩手又出現病態中的那種麻木,我及時說出自己身體情況,不久,無罪釋放了我。在這一過程中,我看到了所長開始根本就沒有釋放我們的意思,是我們主動窒息邪惡,主動出擊,要求無罪釋放,最後把他的心給做動了。又一次看到了強大的佛法在世間再現,我深深體悟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我們做到了是修,從而堂堂正正走出來了監獄(在此看守所只呆了2天半,絕食2天半)並趕上了回家的火車。

監獄的同修們,趕快從消極承受、等待的狀態中突破出來吧。師父曾說:「放下生死你就是神」,監獄怎麼能關住神呢?不要再配合了,主動窒息,鏟除邪惡吧。我悟到應該通過整體昇華的力量,堂堂正正走出監獄。精進吧!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吧!「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只要我們有這個願望,做到是修,師父就會給我們促成這個機緣。再一次讓我們重溫《論語》第一自然段:「「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否則,宇宙的真相永遠是人類的神話,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走出來吧,監獄裏的同修們,投入到正法的新過程中去。迎接普天同慶的那一天。

(大陸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